红尘碎语
时间:2012-03-30 21:30: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四月百合  阅读:

  一
  春的夜,温而粘稠。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觉得很孤单,心情也会变得很浮躁,思惟因而零乱而茫然。无缘的想起顾诚的那句诗:灰色里,走着两个孩子,一个鲜红,一个淡绿。想想,是不是每个男人都有顾鸿铭的“茶壶”想法呀。
  被“茶碗”的女人,自古到今都是这样的认命吗?不然的话“英儿”和“米琪”也不会落得一个暴走天涯一个亡命黄泉吧。
  淡淡的哀愁笼过来,没有心思读书、也不怎么想看电视,多数空下的时间用来发呆,可能真的就落了那句俗话:女人伤春。
  按说,春天的人心该是充满了憧憬的,暖风、暖阳、明艳的花开。可是,这样的繁盛,是又一个的岁更,又一年的轮回。逝去了光阴、流走了华年,匆匆的流年里,何止是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啊!
  年岁的递增,不仅是增添了皱纹,同时还有那些幻得幻失。曾经那样的想去西藏,想亲眼看一看那里人的纯朴和善良、山的雄伟和壮观、水的神奇和瑰丽。深深的向往着布达拉宫的转经筒,向往着开着雪莲花的冰山,向往着清碧的“那木错”湖。
  觉得一生里,一定要有一个时间,去看看那一步一叩头用身体丈量自己与神的距离的朝圣者,看看藏族姑娘脸上美丽的桃花红,看看云朵一样洁白的羔羊。想住一夜圆圆的毡房,想跟最近的星星说说话,想看一个转身花都开啦的大草原,想看一看万马奔腾的气势和壮观。
  为此,还真的去了健身房锻炼自己的适应能力,去旅行社咨询旅程,上网查进藏须知,看电影“转山”,一遍又一遍,还真的买了“战地”野外套装,甚至剪短了头发。终将成行的时候,还是退缩啦。因为压差、因为含氧量、因为干燥、因为饮食,我怕了那些数据。
  想想,我可能最怕的还是我自己。年来年去,心里总是存着许多的不确定,这些不确定让我迷茫、惧怕甚至还有绝望。
  二
  那夜,楼道里有人结婚,夜半被惊天动地的“雷鸣炮”吓醒。再无睡意。喝了杯水,看了看鱼缸里的鱼,发现它们也没有睡。想,这是一群集体失眠的鱼吗?
  窗外,天上挂着清瘦的月亮,下弦月,月光下那一树一树的玉兰花显得有些鬼魅。熄了灯,拉开窗帘,在月光可以照到的沙发上躺下,看一张老掉呀的碟《甜蜜蜜》。看张曼玉坐在黎明的单车后,脸上挂着花一样清澈的笑。
  那时好像是春天,仿佛可以感受到那扬起的长发间吹动的风都是暖的。那时的张曼玉,是那样的媚,媚而不妖,如青青的莲。再后来,他们遇到,错过、再遇见。流年里走过那满地的荒凉,走过那些堪回首的物是人非,在纽约的街头,在人来人往的旧商店门口,她孤单而落莫地听着那首《甜蜜蜜》,一回首,他们看到了梦牵魂绕的彼此,她一愣,然后笑起来,那一笑,掩去了多少风雨和沧桑。这一笑,就像她从花瓶到影后的转身,她在岁月和镜头里修炼着自己,修炼的像仙,气定神闲。
  喜欢张曼玉所有的片子,甚至那些烂片。喜欢她的直爽、执着。尽管情路不顺,她依然可以全心全意的对待生命里那些遇见。她低调、内敛、却也暗香浮动。她在接受一次专访时的一句话,听了让女人都心疼:人生最美好的时间,如果没有心爱的人在身边,纵然美丽如斯,又有任何意义呢?字字透出多少无奈、多少的创伤啊。然,她是玉一样的女人,她的美是时光雕刻而就的。茫茫红尘里,人到中年的她,依然期待那句人间的奇迹:灯灭人散时、回首遇知音。
  三
  那是个怎样的梦呀,有山、有水。可以看到窄窄的小溪里有小小的浪花,浪花下边有小小的鱼。山上呢,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棵一棵的树,好像是云杉,那种秀而挺的树。
  天很蓝,蓝的像水晶,云不是很白,有些透,像丝绸。路边好像是集市,有许多的蔬菜,好像有紫色的茄子,青青的小白菜,还有豆角。不记得见过集市上有人。水果呢,有樱桃,我记得很红,还有葡萄,一串一串的放在一个篮子里。
  想吃饭的时候,有一个很高的坡,那里好像是吃早餐的摊位,我记得有人买豆浆,我甚到看到豆浆的浓和白。好像一起吃饭的时候,一个吴姓同事过来,他还不让我给钱,说是他会结帐的。
  最重要的是我梦到了两个很久没有见到过的姐姐。一个姓丰,曾经有段时间一起工作过,相处的还很好,后来工作调动啦,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梦里我好像找错了门,木门打开的时候,她就站在我面前,还是那样的微胖、慈爱,不记得说过什么,只记得很亲、很暖。还有一个“堡头”村里叫二荣的姐姐,她好像是她们那里很少有的有文化的人,处了一个在城里工作的对象,记忆里她是漂亮的,穿粉色的衬衫,白色的凉鞋,头上还有一个白色的蝴蝶结。其实,平日里已经真的想不起她们啦。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她好像很忙,我记得她脸上有汗,她的身后有许多闪着金色光芒的玉米。
  以前做梦多是恶梦,有时会梦到可怕的蛇,很多次梦到自己掉到悬崖底下,是那种深不见底的深渊,好像每次都有掉下去就会死掉的感觉。醒来,想了很久。我反复的回忆,生怕露掉一点细节。谢谢这个梦,让我见到了两个久违的姐姐,还有见到了那样蓝的蓝天和花花草草。
  四
  曾经相信,执子之手与子携老。并且相信的一塌糊涂,愿意用一生的忠贞挚爱一个人。无论贫穷或疾病,风雨共当,不弃不离。其实,上帝并没有让我担心温饱,也没有给我接受更多考验的机会。在我还以为生活风清云淡的时候,转眼就变成了一地鸡毛。
  这是个开放而多元化的社会,滚滚红尘里变数无限。现世本身就存在无数的流离和颠沛,当所有的坚持和信仰被击的支离破碎的时候,便开始怀疑所谓的纯洁和良知,甚至觉得那个过去的自己傻而可怜。
  自己想要个“凌霄殿”,而别人更喜欢“盘丝洞”,我无法改变别人的道德取向,也无法将自己变成兴风作浪花的妖精,怎么办?有些日子,甚至找不到地方安放自己,安放自己的心、安放自己的灵魂。
  忧郁,长时间的不喜欢说话,不愿意与人交流。失眠,成夜成夜的难以入睡,床头放着200片装的“舒乐安定”。那时好像在药店是可以买到的,有时会想,会不会哪天吃的过多死掉也没有人知道?那些致命的伤和痛,掩在心底,不给任何人讲。有些内容,只到现在没有任何人知道。
  那些日子是报怨的,心底还有恨、诅咒,人也变得不怎么善良。那时的水准,比俗人还俗。某天看一文友博,他无不幽默的赞赏着小三们的傍大款,称她们是侠女,说她们以最温柔的方式杀富济贫。一语惊醒梦中人呀,想想那人之所以被傍是因为骨子里就深植着劣根,你没发现,只能证明你没有眼光,怪谁?
  于是,任日子过成了一个人。又开始写那些心情的小文,看朱德庸的漫画,收集惟美的图片,配上有点诗情的文字,发给群里的死党。依然还是喜欢新开的花,嫩绿的草、蓝的天、温暖的风。原来,世界并没什么改变,还是原来的世界。前题是自己要用清净的心,看世界,那样就会发现,信念、良知、洁净、恩慈,依然是金子一样的散发着绝世的光芒。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