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人旧事
时间:2014-10-10 10:53:0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无边桑木  阅读:

   十八岁之前,我生长在乡下。

  我家的前院,住着媒婆一家。媒婆是个男的,他虽然年龄比我爸还大,但根本不像我爸那些人那样严肃,他爱说,爱串门,喜欢和小孩子开玩笑。我当年并不知道也到底说成了多少对媒,只觉得,他能做媒婆,大概就是因为这些。

  我们吃饭时,媒婆也爱端着碗,一边吃一边到我家串门聊天。我记得有次暑假,我在家,他一边吃饭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女孩子,上学没用,早晚是人家的人……他说的是一个普遍事实,那时候,村里的女孩子,在十七八岁时就已开始谈婚论嫁,能读完初中的已属少数。

  这次国庆节回乡,我在我爷爷家的门前遇到媒婆。他看起来有点老了,有暮年将近的气息,骑一辆三轮车,上面拉一车土。我问他身体如何?他说,身体还好,就是有老寒腿,天一冷,腿疼。

  他问我:“一个月工资多少钱?”

  这话,我初听之下觉得他有点冒昧。但很快就释然了,这个种了一辈子庄稼的人,问这话是很自然的,就像问庄稼的收成一样,能有什么不合适呢?而我之所以觉得一时不适应,一定是因为在城里生活久了,人变得戒备和防守。

  我诚实地说了一个数字。媒婆一听,立刻睁大了眼睛,满是羡慕。他说:

  “这是上学上好了呀!还是上学好……”

  不知道,他说这话时,是否能想起自己当年“读书无用”的话?

  后来我让他来院里坐一会,歇歇。他闻听此言,重新骑上三轮车,说,得赶紧干活了,再过三天就是寒露,豆子还没收……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想,他现在应该不再说媒了吧?他暮气沉沉的状态,显然已不太适合做那份需要热情的“事业”。

  路

  从县城一路向西,沿着我当年回家的路线,回乡。觉得原本很长的路,竟这么短,只一会就要拐弯了,再一会,就要下到那条土路上去了。

  好在,它们都还在,我也还能一眼就辨认出,它们的模样。

  还是有一点陌生的。在一个岔道口,有条路向左前方延伸,这和记忆中的不符。后来,我看到路旁的浅沟,沟两沿长满一丛丛的荆棘,熟悉的感觉又立刻回来,沿着沟走,准没错。

  一些农民在路两旁的田里收庄稼。玉米已收获完毕,还有不多的秸秆留在地里,没来得及砍去。有些人在收豆子,用架子车装了满满一车。大地基本是裸露的了,这里一片那里一片的的玉米秆和豆田,就像广阔土地上的一片片树叶,根本不影响整个大地的风貌。此刻,农民穿着深色的秋装,你不用仔细看,也能感觉到微凉的秋风正微微吹乱他们的头发。秋阳很暖,但是触目所及,尽显寒凉。

  棉花很少见,我原以为,会看到棉花盛开的景像。后来只在一片杨树林里,看到一小片稀疏的棉田,随便地挂着一些棉桃。

  以前我们种麻,种棉,麻用来搓绳,棉用来做衣。路旁,到处是一块块的棉田,十月,正是棉花盛开的季节。现在,尼龙绳和丝棉代替了这些,种的人很少了。

  那些现在还种麻种棉的人,一定是如我一样,固执且怀旧的人。

  相见不识

  我家的门前很荒凉,原来邻居的房子没有了,出来一片空地。现在,那空地上长几棵不大的树,树下,谁种了一些南瓜。不见南瓜,只见即将颓败的南瓜叶和树的枯叶。

  我拿钥匙,开我家的大门。大门锈迹斑斑,像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门头上的“迎客松”还在,磁砖掉了几块。

  一个头戴礼帽,穿得想当体面的老头,隔着那片空地看我。我也看他,实在想不起来他是谁、我该怎样称呼他了。但我知道,他一定是我们原来的某个邻居。

  后来,他可能实在疑虑,以这片土地主人公的防备语气问我:

  “你是谁?”

  我想不起来他是谁,但我清楚地知道在这里,我是谁。我向他说了我的乳名。

  他一听,立刻热情起来。说我变化太大了,不敢认了。我一边在脑子里努力想着他是谁,一边像个老邻居一样回话:想家了,回来看看。

  他拉着我的手说,在这里长大的,能不想家嘛!

  我问他家在哪边?他自豪地手一指——诺,那边,我们家是楼房!

  我看向他手指的方向,在这一瞬间,突然恍然大悟:这不是我大爷嘛!在我的记忆里,他现在的家的位置,原来是两个四合院,他和我大娘住里院,他的大儿子住外院。

  现在,这里是两栋崭新的楼房,看来他们的日子过得还不错——这也一定是让他感觉自豪的地方。

  我们的村庄不大,几十户人家,全村都姓一个姓。论起辈份,都有点瓜葛,上一辈的,全是叔、伯、爷,二十多年过去,我们现在都有变化,但不至于变得相见不识,很多人,仍然一见如故。像这样的情况,出乎意料,让我不免有点唏嘘。

  村庄里到处跑着一些孩子,我能从他们滚圆的脸上辨认出他们父母的影子,但是他们肯定不知道我是谁了。

  再过一些年,随着老一辈的人逐渐叶落归根,这个村庄,将会彻底把我当成陌生人吧。

  那时候,故乡,就真的远了。

  少年

  讲一个故事,关于少年。

  那时,是一群少年。豆蔻年华,他们在青青校园,怀揣理想,一起读书

  许多朦胧的情愫在暗暗滋生,但那是一个保守且封闭的年代,校园恋情被视为禁地。况且,都是明媚有理想的少年,谁也不愿真的将内心幽暗的一面,展现在阳光下。

  毕业了。那天,东西已收拾完毕,但是,三年来漫漫滋生的情丝已经深深扎根于这里,难以割舍。从此一别,很可能天各一方。

  她感到离别的疼痛,期盼忽然如春草般疯长。后来,她独自一人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期盼心中的那个他会过来。许久以来,她暗暗喜欢他,关注他,为了他一句无意的话或失落或高兴。她也相信,这种感觉不是寂寞的,从他的眼里,她早就读出了同样的内容。在这分别的时刻,她多么希望他能主动一点,向她表白一些什么。

  她独自一人坐在那里,是要给他一个机会。

  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坐了许久,空荡荡的教室里,她的背影孤单而落寞。

  作为她的好朋友,我知道这个少年时期的故事。我还知道,他最终表白了,是在两年后。两年后,他托我带了一封信给她。但是为时已晚,青春年少的时期,两年,可以改变多少东西!

  十多年后的今天。当年的少年,都已结婚生子,少年时期的爱慕和那些隐晦的情感,终于可以在经历世事后,大白于阳光下。我们如今回头看那些故事,会像看别人的,的确,谁的青春里,没有那样一个身影呢?

  我们经常说起他,不知道他现在哪里,怎样了。

  这次我回老家,是她陪我。他的家在离我家不远的另一个小村庄,在路边,是必经之地。

  路过时,我说,去找他?要个联系方式就行……

  两人下车。

  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他居然在家。国庆节,他也从所在的城市赶了回来。

  我俩站在他家的大门前,看他从屋里出来。那屋门前恰好有一片阳光,他站在阳光里,看到我俩,开心地向我们招手:“来!来!”

  我觉得,那一瞬间,我仿佛又看到曾经的那个少年。十多年的不见,距离一下子无限缩短。

  我们聊天。一切,都像不曾发生过。我们只有,现在这样老友般的感觉。

  当天晚上,他在微信里发来这样一段话:

  今天你们两个的到来,给了我很大的惊喜,同时,也了却了我十几年的心愿——一直想和你们联系,这下好了!

  这话令我很感动。因为我能感受到其中沉甸甸的感情,我们,也何尝不是如此。

  不过我更多地是感觉高兴,失联这么久,我们仍然,一见如故。

  泪水

  一直到见到她,我才知道,这是一次实实在在的寻旧之旅。

  这次返乡,我是因为想家了。想看看以前走过的路,家乡土地上生长的庄稼、野花和野草,想我们原来的院子。想趁着假期,回去看一看。

  L是我在家乡唯一的朋友,我们从少年时期一路走过来,是可以请进生命里的人。我的第一站,是去她那里。

  后来我去她家,看她的妈妈,我的阿姨。

  也是十多年没见了。阿姨见到我,很激动。她紧紧拉着我的手,仔细打量我,连说我瘦了。

  她突然说,见到我,想哭。然后泪水就下来了,说能见一面,特别满足。我也禁不住流下了眼泪。一种亲人般的情愫,在内心狂生。

  当年,我经常去她家,和L同吃、同住。数年如此。而我们已经这么久没有见面了!

  现在我想起她的泪水,仍然止不住流眼泪。这些年,我们虽然不见,但内心从没忘记。我能理解她说的“见一面就特别满足”的感受,我亦如此。能见一面,知道对方现在生活得很好,真的是特别满足。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