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土地
时间:2014-09-26 15:13:4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林炳根  阅读:

   小学座落在村子中央,右侧有座祠堂,一进三开间,前建有文化广场,后边是草地,缓缓的斜坡,挺开阔的一块地方,草地旁边还有几株两三人抱的大枫树。秋天时节,草木枯黄,草地褐色一片。黄昏时,我经常坐在草地上晒太阳,静静地看着村庄、田野,心中荡起涟漪。我想我是幸福的,我坐在大地的中央。

 
  儿童放学归来早,草地空寂,村庄空寂。草地上,听不见孩子的笑声,已经越来越少的人光顾这里了。村子里没什么人,何况其黄而陨,草木凋零时,讨厌的苍耳还要挂在人的裤角上,跟着人跑。而独有狗尾巴草在阳光下摇曳,一小片一小片的,微风掀起波浪,弥漫着麦浪成熟的香,麦浪成熟的味道,被夕阳镀上一片灿烂的金黄。
 
  越来越多的人离开了村子,搬到城里去,或买房置业,或寄居篱下,而任乡村一块块土地荒芜。我无法说出心中的情感,也许还有点怀恋,但绝对算不上不舍,还是城里充满着希望。我曾在城市里的一些阳台中,看到一掊掊土,从乡下或市郊里捧回来的土,放在瓦盆里,或泡沫箱中,里面栽上葱和蒜,算是对泥土的一丝敬畏和怀念吧,其实那根本算不上和泥土亲近,毕竟有点小家子气,有点拔出两脚不粘泥,有点忸怩作态,泥土已经越来越远离我们。
 
  有个亲戚,寄居在厦门,在那个寸土寸金而又高楼满屋的城市里,还没有自己的一块立锥之地,他租住的尾楼,有一块不小的屋顶,曾听到他煞有介事的介绍在屋顶种菜的经历,用泡沫箱种出的绿色无污染的蔬菜。他常常后半夜起来给菜浇水,没有烈日高照,不伤菜,菜长得快。他每每后半夜回家,都不忘给屋顶上的菜,浇浇水,确实是有心人。也有一个艺术细胞特别活跃的朋友,诗联、字画,茶叶、花草皆有经营,在县城便捷要道旁租一农家,带有庭院,院里既摆有花草,也有个工作室。书香墨韵兰草气息弥漫,的确是一个绝佳的接地气的地方,朋友的眼光实在好,气质如兰。而我们这些营蝇狗苟、远离自然者,不知作如何感想,羡慕乎,妒嫉乎,或毫无感觉乎!
 
  我们曾经对土地十分崇拜,万分珍惜,现在却背它而去。我们曾经视土地为神圣之物,闻着泥香,不离不弃,见缝插针,不舍分毫。现在却不足惜,任其荒芜,不再心疼,因为我们没有闲情打理它,或者我们已经远离土地,或者我们从来都没有亲近它,既没有靠近,也不懂打理,没有感情。我们老早没有土地,远离故土,远离家乡。
 
  我们远离农村,远离泥土,是我们大度了吗?我们对田园的态度,竟转变的如此快。泥土曾经生长着我们的根系,现在我们似乎要连根拔起,把土洗净,随着一拨拨城市化进程浪潮的涌来,随着一次次城市化的规划,越来越多的人失去了土地。我们不再拥有那块私有领土,那片王国,那畦菜园,那掊土,我们不曾占领过,多了不多,少了不少,心中也不怅然,而我们何时心中才多了一分怅然。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