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讨者的艺术
时间:2014-09-09 16:20: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清风绝尘履  阅读:

   如今行乞已发展为连锁行业,大街小巷无孔不入。曾经我会为他们驻足,现在多半不会了,只需稍稍理性分析一下便可轻易看出其中的漏洞,无论是失足无助型还是老无所依型皆极尽悲情,总是定时定点地演绎着各种烂俗故事,演技拙劣,背后的编剧更是不负责任。

  诸如,未婚先孕的失足妈妈一个星期孩子有十天在生病,夫唱妇随的老年夫妇穷得买不起面包果腹却买来大音箱重复播放《父亲》《母亲》等煽情歌曲,偶尔配上不成曲调的唢呐却略欠诚意。熙来攘往间但凡有一声入耳便添了几分不能归家侍奉双亲的惆怅,最要命的是某个清早还会遇到尚未分工到位的一大群乞讨者,有断手断脚者齐聚仿若行尸走肉,不慎入眼者哪有理由会不精神一上午?

  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但在这行里不幸的故事可以无限复制,赌的就是观众的眼瞎。我就在一个人声鼎沸的街头见过一个后背烧伤的大汉,惨状刻骨铭心,还未缓过神竟然在下一个路口看到了一模一样的伤口重现,但却不是同一个人,没想到悲情故事可以如此肆意的模仿与巡演,尔后对于乞讨者只有绕道而行,以免同情心发作。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十字路口的一角出现了一个拉二胡的长者,长胡须颇有些仙道之人的神韵,只一椅,一胡,一人,便会有各种旋律响起,有时候是《千里之外》,有时候是《菊花台》,有时候又是《白月光》,乞讨道者的面前有个小盒子,供行人听乐后的点赞,里面是路人听过音乐后放下的零钞。虽然没有“为梦想而奋斗”的乞讨者宣言,也没有家门不幸疾病缠身的故事编排,但过路人与他似乎有种伯牙子期的默契,似乎根本不用去管“欺骗”还是“信任”,至少他的音乐不会说谎。

  他拉他的二胡,每天都有新的曲子,仿佛不是为了行乞而是寻找志同道合的知音人。很少听他拉奏名曲《二泉映月》,大概是嫌太过悲戚,那些稍稍过时的流行乐由二胡演奏后又是另一番韵味。我时常在想这把年纪的老者还能与时俱进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何况是顾及到听众的感受,就算是把他归为乞讨者一类,那么他也是一个高贵的乞讨者,或者说是有着业界良心的行乞者。

  没有人知道他是在讨生活还是在享受生活,他总是拉他的二胡,很淡然的样子,没有乞讨的台词,甚至没有乞讨者演练多时的眼神,没有苦痛的样子显示了一个专注民乐人的修养。也许他不是街头艺人里最会行骗乞讨的,但每次看到他穷得只剩下音乐的样子就会生起无限的敬意,同时为那些被玩坏的行为艺术感到疼惜。那些不思进取却能发家致富的捷径,这位行乞的长者没学会,很多的穷人也没学会。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