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棵树的心灵对白
时间:2014-07-30 16:11:4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当你伸出手握住另一棵树的时候,也有一棵树正在枯萎,亦或就像冷漠里的宅院。盛大的,正在迁徙的影子,一如沙画,被风吹得支离。

  我费尽一千个轮回,任雷霆击碎我的躯壳,依然将最后一缕忧伤的目光,锁定你的方向。

  你和我,是荒草中的梧桐。

  此际,你正在翩翩起舞,是的,在乎到你的妩媚,正在一丝丝消耗,这是我等待的那颗树,她的枝桠就是我沸腾的血管,都伸向了哪里?那些碎着的灯红酒绿,仍然只是习惯么?只有我拼着滴血的图案,在晨风里看你瘦削的骨胳,如此熟悉,你捕捉的陌生,可否是不该浮浪的表达?

  认知了纵容,才有息心宁静,颤抖的叶子,一片片落在隐忍的根须。释放,有什么不可以,就粉碎了那些尘埃里的桎梏,何惧冰与火,来考验多情的你。可我突然笑了,原来这也是一种狭隘,本来,你就属于寻爱的森林。

  来生凋零作春泥。那时,我还会在荒野之中看见你,凌风伫立,做你琴衣上的流苏,或者,用阔叶的手掌,捧来你爱写的心曲,轻轻哼唱:空谷失音,人无语,秋风一去兮……

  不厌弃你斑驳的皱纹,曾听那流水淙淙,绕过寒溪,也曾看过你相约蛱蝶,一路纷飞去。

  悠悠寒蝉,聆听那千秋际遇,那是怎样的长空,划过那么多,那么多心痛的泪滴。深深地在乎,却无意言语的雕琢,只把祝福千万,交付于皓月千山,将万千寂寥锁在深深梦海,把一个没有看护好的梦,任凭浮云带走。

  忘情。皈依在佛前,露寒石阶,长亭向晚,听谁,再把跳动的心音,献给混沌的天与地。不离开这座山,因为山上有你,不离开这棵树,悄悄,钤印相思的奔流,岁月的痕迹。我们是被风吹在一起的种子,没有鱼的相惜相忘,却不由自主,炽烈的凋残,任无数现实的残忍,在时空里逐渐消弭。

  听不得阵痛的秋风,看不得狂风雨雪,撕裂你的翠衣。所以我选择的角度,竟然就是一线天的夹缝,你戏谑的笑着,把这一切规避,当成桑槐模样的陈述,阅尽此生,你不会知道,一切破碎,还不是仅仅为了你。

  有一天,一个牧童在树下歇息,我看见他的短笛上有那样一行字迹:恨不休,爱无止,心梦同栖息,此生且忧离。是断雁无凭的问候么?都写在梦的那端,漂沦寒江,辗转三春无消息。

  我看见一滴露水,滴落在我的怀里,你已改变了模样,任风吹,从流无绪。

  终于失去你,你变成侯门案上落尘琴,我,也老迈了凭吊的步履,当我看到满山的杜鹃,声声还是,不如归去。

  那可是空中听闻的《广陵散》,山阴山阳,倚云吹彻,月冷梧桐,霜飞凛冬,陟彼屺兮,松柏随风,别梦旖旎。

  越千年,此岸彼岸成沙画,那是你梦中的披红。云霞璀璨,却覆盖了红尘砂砾,承载多少沉甸甸的念想,每一个梦醒,依稀还是:快剑难拂流水,绝响难遏行云。

  笑我今生妄痴心,梧桐叶散觅知音。缘此两心同沦落,他乡遥对断弦琴!今生挥毫只为你,来生琴碎一知音。琴台风,怆然起孤蓬,倩谁长剑随风,灞陵琴箫忆,悠悠事,且看梧桐叶落时。

  恰是这曲笔恨江湖,愿把一个平安符,托付你的手掌心。一双面孔的轮廓,分明是今生的我和你。这是怎样的对视,枝干入云天,风中颠簸,还不是南朝玉璧,缺圆了万古痴迷。

  今生爱痛,不关梧桐不关琴。情关万里,多少春风,吹断金闺梦里人。我爱非所爱,我琴非我琴。一惑终须静,琴寄明月魂。

  抱紧你,你还是最近的那颗树。你的心扉上了锁,琴入匣中指犹寒。

  除了放下,想对你再说点别离的心绪。月色中拖曳狭长的身影,那是你么?长宣万里路,你还在我的印章里,是桐花素雅,是纤纤秀腕,一段空灵的乐音。

  在桐叶飘飞的时候,心头还有伤痕。我必须提起一个最为亲切的名字,从没有半丝半缕的陌生,就像每一次心跳,恍然击打绯红的黎明。

  今生为一场炫舞,苦苦的相守,却不成结局,如阡陌上的树,不再对人挥舞欲望的手臂。灵魂若有根须,就让老去的时光,把一只风铃,还有永不停歇的牵挂和祝福,簪在你的发髻,是否可以?

  我说过,不会埋怨你,不会怪你,不会恨你,但会想你。想起你曾经那样的真纯,让我也升腾起别样的感觉,把你,当成我最重的牵挂,从日出到日暮,百转千回,宁愿我看到的放浪都与你无关,宁愿你投射的那些影子,是你所需要的开心。

  我不做累赘的藤萝,我是曾和你相依相伴的那颗树,为你,我忍住了割破手心的冰棱,扛住了红尘风雨。在一条湍急的河道上,为你驻足停留,愿见你的风华,还依然在我的祝福里。如此甚好,我的回答注定比你多些,我的表达却没你那么热烈,只是看你的背影,就兀自黯然销魂。

  如果在某天某地我又与你重逢,那已不再是最真实的自己。嵌入灵魂的面孔,怎么能不教人一眼认出。彩云绕月飞,晨曦舞霞衣。我醉时君已踉跄,我不逃避时,冰雪已约定归期。于是,我释然于怀,就将一条极为宽阔的视野,留给你,而我,宁将繁枝低在尘埃里。如我心动,清风无数,如我知你,愿得一心。

  只有文字不会随形骸消逝,会随灵魂远走。焚稿何意?那些来过去过的交逢,就任风云续写另一个章回,坚信那些永不消逝的美好,会在流水的回旋里,随春风,消解那些冰川,随秋雨,荡涤那些忧郁。爱无失落,琴无误音!所以我方在周金楚辞的颠沛里,用目光抚摸你的瘢痕,把你的美丽,刻在一缕琴音。

  雪花落满了山坡,你瑟瑟的枝条,在星光里颤抖,我竟来不及,不能像其他的树木,可以寒暄叙旧,只能随风捎去一片月华,让它慰藉你含泪的叹息,在画屏深处,在故国山河,在我,旷世的孤独里。

  我是一棵独行的树,我没有禅的博大,没有茶的温煦,直至没有儒家的含蓄,我只知道我来看过你,而在我们彼此最不该分离的时候,却天地离分。难得的是,几乎是一个心念,就可以与梦交会,你着翠衣斗篷,仍旧,旋舞在秋日山林。

  望断蜀山遥,心碎烟云事。轻轻问候,尚在苦恋的梦里。如此即是涅槃,我不会将这些话写在梧桐叶上,那也会简单到冷酷,寂静到心死。弛纵江湖,奈何你在身后,于是蓦然回首,又经几番烈火烽烟,忍别离,再为你风中歌一曲!

  清明雨,阳春雪,早为心事注明了缘起,假如我们没有今生的相遇,假如,你把所有柔情的暗示都压在心底,我宁愿要一场更为盛大的冰冷,就如初见的陌生,可仅有陌生,又何来相知的美好!那宿命的尘满面,那早来的鬓如霜,可否是为了心爱的你?

  怕有深情无以序,纷纷白雪恨心离。秋霜何处琴何处,聊赋梧桐作铭记。

  千般无情,万般无奈,一分错念,千头万绪。细数那琴声,流不尽一个情结,莽莽山林两棵树,叶落声亦稀。

  我生长过的地方,你留下芬芳的足迹,斗转星移,花开彼岸,夕阳如海,愿为君歌一曲,雪映梧桐知我心!

  如此,凭我一人错着,再与红尘无关,此际,我是山间一棵树,你可知,这且行且歌的流转,这一生永不萧疏的琴声,在今夜,依旧静听云水。桐花芬芳处,月上东山,茫茫天地,秦筝古韵,素心多千遍,翩然一梦写传奇!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