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糖纸圣诞松
时间:2014-07-15 16:49: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海王★  阅读:

   当我在那个冬日的清早醒来时,极北的小村落正罩在一场青蓝的晓色里。凝霜的窗外是稀疏的松林,那些高大的亚寒带针叶树木伫立在微明的天光里,松针墨绿,擎着白色的积雪。

  屋里的火炉边坐着我的哑巴外婆,一只细长的铁扦在她枯木般的手中转动,炉里的木炭被翻出新鲜的焰色,红亮的火光填满她古铜色脸颊上纵横的沟壑。在升腾的热气中,她抬起头微笑着望向我,伸手指了指窗外,似乎想说:天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我摇头,从一旁外婆的被子下找出棉衣——在北方严寒的冬日,这些衣物如果没有被早起的外婆放进她的被窝里,或许早就被残夜凉透了。陈旧的方形木桌上,一本《安徒生童话》正和翻开的台历一起静静地躺在逐渐明亮的晨光里。台历上的数字鲜红,燃烧出与冬季极不相称的热烈:12月24日。

  12月24日,我寒假的第一天,和以往的寒假一样,我又在哑巴外婆的砖红色小屋里醒来,等待凛冽的清晨落进微睁的双眼。在我随身携带的那本童话书里,住着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她孤单地穿行在寒冷的大街上,破旧的围裙里是永远卖不出去的火柴。她死于12月25日,在圣诞节的夜晚。在书中描述她死亡的那一页,彩色的插图中央矗立着一棵美丽的圣诞树,树上挂着五颜六色的吊饰和礼物,高高的尖顶直指苍穹。

  那种高大的松树在北方的村落并不少见,比如,院子的大门口就孤零零地立着一棵,但那只是普通的松树。在这离极圈近得几乎能看到北极光的地方,那些松树寂寞地生长了百年之久,没有人在意它们,它们也便成不了圣诞树。

  有些时候我会捧着童话书坐在院子门口的松树下,每当双手冻得通红、寒冷侵入肌骨,我就会想像我正坐在一棵圣诞树下,和那个在漫天风雪中无家可归的女孩子坐在一起,想着想着便不觉有了种顾影自怜的况味,而每次抬起头,总对上窗子里外婆向外凝视的双眼,那眼神里有忧虑,有怜惜,有淡淡的哀伤,像是朦胧的雪烟笼罩远山,像是飘渺的晨雾萦绕森林。

  我低下头去,皑皑的雪光中,书页上的女孩坐在圣诞树下,笑容满足而安宁。 圣诞节暖黄色灯光下的那个世界,她无法拥有,而我,也一样。我身陷这冰雪村落中,在近乎死寂的冬天里,被所有的声音拒之门外。极北的冬日安静得出奇,连聒噪的寒鸦也不愿在此久留,各家各户为了御寒整日门窗紧闭,几乎不往来,似乎所有人都已经看惯了人情的淡漠与疏离。或许,这是个没有声音的村落。有时附近人家的小孩子会溜出来在院门口玩耍,但他们的声音与我这个“外人”无关,我只静静地低头看书,无意介入他们的世界。

  我知道,外婆正静默地伫立在她砖红色小屋的窗前,守着我,守着她屋顶上那缕炊烟,等早饭在木桌上冒出白茫茫的蒸汽,她就会打开门向我招手。她无法开口说话,我也不会出言应答,彼此无言,便突然错觉这世界本就是无声的。

  一阵风把松枝上的积雪掀落在书页上,我抖去白雪,抬头只见邻居的孩子们围过来。

  “你在做什么呢?”

  “你是不是捧着那本破书冻僵了?”

  “听说你妈妈不要你了,对吧?所以把你丢到老哑巴这儿来!”

  我没有理会他们,起身想要离开,突然手中一空,书被他们抢了去。

  “哟!快看这上面画的是什么?”拿书的男孩夸张地叫起来。

  “是圣诞树吧,”一个女孩凑过来,“听说这几天城里到处都是这种塑料松树。”

  “塑料松树?那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去买糖吃,”一个小胖子缩着脖颈站在一边,“村前卖店新进了几箱糖果,玻璃糖纸比这书上画的图好看多了。”

  “喂,你倒是说话啊!”拿书的男孩不耐烦了。

  我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们。太阳在雪地上制造出一片刺眼的光海。

  “怎么?不会说话是吧?原来你们全家都是哑巴!”见我无动于衷,拿书的男孩气恼地把书摔在地上踩了几下,“看我踩烂你的树!”

  其他孩子互相看了看,随即一起围了上去。他们叫嚣着把书踩进雪里,如同踩扁一只小虫,争相展现着年幼孩童的疯狂与残忍。被他们踩踏的,正是有圣诞树插图的那页,我平时太喜欢翻看那页故事,结果书在落地的时候从那一页自动打开了。

  屋门被外婆“吱”地推开时,那群孩子一哄而散。外婆站在门口定定地望着我,神情歉疚而不安。她的眼里有泪光——刚才的话,她大概都听到了吧。外婆看了我很久,又看看地上的书,最后,她还是缓缓抬手指向屋内,示意我先回去吃饭。

  我倔强地摇摇头,迈开冻得发麻的双腿转身走开。书中的圣诞树面目全非地躺在我身后的雪地里,我没有去捡,也没有回头看。

  我有些赌气。那些孩子这样对我,是不是因为我是“老哑巴”的外孙女呢。

  哑巴。有时我真的会怀疑我们都是哑巴。在我为父亲的离去哭喊得歇斯底里时,无暇照看我的母亲也只是以两巴掌了事,她不喜欢用语言解决问题。

  而我,就像当初父亲遗弃我一样,我也抛下了那本童话书。

  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已经睡了,睡在她幻想的圣诞树下,睡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似乎我再向远方行进一会儿,就能找到她,似乎只要走到那棵圣诞树下,我就可以找到温暖,找到我的家、我的天堂。

  可是那棵树在哪里呢。

  我在密密匝匝的的松林中抬起头,覆着积雪的一排树尖上方是晴远的蓝色天空,阳光明净,照得人眼眶有了泪水的温度。

  回到那间砖红色小屋时,我的脸已经冻得发紫。外婆正坐在桌边低头专注地看着什么。我走过去,看到了她手中的童话书,书页上是破烂不堪的圣诞树插图,书页边缘还残留着雪水的潮湿。

  “外婆?”我轻声唤她。

  外婆抬头看我,她不好意思地笑着,眼中却满是晶亮的光彩。

  她的笑容像是一个谜。

  或许是那天夜里被轻微的开门声吵醒,习惯早起的我竟然一觉睡到第二天天光大亮,睁眼时,外婆不在我身旁。我的童话书被透明胶带谨慎地粘合,和台历一起躺在木桌上的阳光里,有细小而古老的尘埃飘过,闪闪发光。我低头看台历——12月25日,今天就是西方的圣诞节了。

  外面隐约有人声响起,我一边叫着“外婆”一边去开屋门。门打开的时候,我没有看到外婆,却在那一瞬间错觉自己坠入了梦境——

  正对着门口的那棵高大的松树不知何时脱胎换骨,墨绿的松针间满满地缀着五彩缤纷的吊饰,那些吊饰的形状和位置与我童话书插图上的极为相似,只不过,它们比书上的吊饰更晶莹闪亮。在树下围着的是昨天那群孩子,他们仰着头张大嘴巴惊喜地看着那棵圣诞树,就好像看着一道神光从天而降。看见我,他们的神情变得有些尴尬。过了许久,昨天抢我书的男孩子终于走过来,“这棵树……是你做的?”

  “不是我,”我想了想,“是外婆吧。”

  “是阿婆做的?好厉害!”那个昨天将我的外婆称作“老哑巴”的男孩竟然惊呼起来,一脸虔诚的敬意。

  “一定是阿婆,她昨天向我家借了梯子!”邻家的女孩说,“你看那些彩球,是用糖果拼出来的!”

  “怪不得卖店的糖被买走了一整箱。”小胖子一边看着圣诞树,一边剥着手里的糖,玻璃糖纸在阳光下铺展开来,泛起迷醉的光辉。

  我抬头望着外婆的圣诞树,星星点点地,阳光钻出松树繁密的针叶。我呆呆地看着,忽然眼眶一热,险些流出泪来。

  我想到我的哑巴外婆在寒风中缓慢地爬上梯子的样子,她仔细地系好每一根挂吊饰的线绳,好像线绳另一端悬挂的是一只易碎的水晶球;她用冻得发红的双手,把晶莹的星光和深蓝色的拂晓涂进每一颗糖果里,她为我悉心装饰这棵松树,如同打扮一个待嫁的新娘。

  “真漂亮……我也想要一棵,既能看又能吃。”小胖子嘴里含着糖果,话说得模糊不清。

  “那,那……那不如……”那个之前抢我书的男孩看着我,脸上燃烧出一片窘迫的火红,“我们再去买些糖果,让阿婆教我们做……好不好?”

  “昨天的事,原谅我好吗?”邻家的女孩看着我,眼中有晶莹的亮光,“你不是小气鬼对吧?”

  我愣了,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这些在山野之中长大的直率的孩子似乎对昨天的事情满不在乎,笑得一脸灿烂,在他们的眼睛里,雪地反射出的明晃晃的阳光正微微荡漾。

  我忽然觉得躯壳里有什么东西融化了,那颗心停止了战栗。

  我向他们点了点头,“好啊。”

  在那一天的太阳偏西之前,极北的小村里出现了十几棵五颜六色的圣诞树,美丽的树木矗立在白茫茫的雪地上,景观壮丽空前,引得各家各户的大人也纷纷出门观看。因严寒而变得寂静闭塞的村落,在那一天忽然被喧闹的人声温暖。人们裹着厚厚的棉衣围在树下交谈、说笑,雪域的小村庄在那个圣诞节迎来了入冬之后最热闹的一天。那些圣诞树像是一架架糖果天梯,自人间拔地而起,直入云霄,所有甜蜜的梦境都悬挂其上,闪闪发光。

  多年以后的今天,当我想起这些往事的时候,南方的街市正在又一个圣诞节的气氛中热闹起来。在这座不下雪的城里,街边的圣诞树伸展着墨绿色的塑料枝桠,五色彩灯温顺地次第亮起,那些吊饰在霓虹灯的映照下泛起金属的冷光,我站在商场门口抬头望着,怎么看也看不出记忆中那种暖意。

  而外婆,在几年前的一个冬日就在那个村落的黑色土壤下安睡了,她和那本童话书一起,长眠在北方雪域寂静而幽深的松林里,她砖红色的小屋陪伴着她,在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冬夜里,静听飞雪落上松枝的声音。那些不眠的星星在黑夜中央眨着眼睛,看护着所有的记忆和童话安然入梦。

  那个当年抢我书的男孩曾寄来一封信,他在信中说:

  “虽然阿婆走了,但是节日却一年一年地过了下来,每年圣诞节的时候,村口便民超市的糖果都卖得非常好。大家还是用各色糖果制作吊饰,不过,这两年用巧克力的也渐渐多了。节日的晚上,糖果被摘下来分给各家小孩子,大家像过年一样谈天说地,开心极了。我们也给阿婆做了一棵,就在她墓碑边上,那上面的糖果,从没有任何人去动过。”

  接到信的那天晚上,我枕着信睡着了,梦里,外婆静静地伫立在积雪的松林中央,她微笑着,苍颜白发,目光安宁。北风从岁月深处呼啸而来,在她脸上切割出交错的纹路,她的身后是那棵高大的圣诞树,满树糖果吊饰被风吹动,在圣诞节的晨光里闪烁着梦幻的光泽,五彩缤纷,耀眼如天上繁星。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