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语
时间:2014-07-14 17:44:3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牧火  阅读: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何况是从小的玩伴聚会。当然是口无遮拦,守着孩子个别人就有点尽情抒怀。四家。和朱医生我俩开车赴约。陈总携全家和内侄莅临。老友孙总热情款待。

  途中,和朱医生商议,我说:“我们快知天命了,淘汰朋友,铭记情感的时候到了。今天你开车,陈总开车,那老头我得上了,我可是好长时间没喝酒了。”朱医生快人快语:“没办法,我们同学几个一直听你的,今天你要不喝酒,这个场不好对付。”“我可是几个月没喝了,肝管内壁钙化罩,你这小子,咨询你到现在没答复1。”朱医生半开玩笑地说:“你这家伙,你要不喝多,不骂人,都认为是假的,你前列腺,血脂,血糖咋没事!”“混蛋,我要有事情你就高兴了?”

  席间,还没有上酒。我问两个孩子,考研的方向确定了吗?老陈的孩子说:中科院。孙的孩子说:还没方向。于是我给孩子们讲了几个故事,不知趣的老伙计插科打诨,我笑着说,你们这几个老家伙真的老了,连校长的话就没有听明白。他们沉思半响,立即笑道:你这家伙老是在不经意间给孩子们指点。倒酒,先谢你。一般来说,陈总年龄大,我们又是北依泰山,南临曲阜,他不喝,我们兄弟几个谁也不敢动杯子。孙总是地主,酒量寥寥,猛劝陈总,陈总的表弟朱医生应和着。我无语,静静的观察。陈总的妻子左脸颊有几道血印,似乎是蚊子叮咬,转脸看看陈总,两个手腕有几道抓痕。我马上又看看他们的女儿,呵呵呵,孩子的胳膊有几个青印。我不做声,随他们劝让。陈总一会看看妻子,一会看看女儿,最后向我投来神秘的一笑,知道他想喝,我也微微一笑。“二哥得回聊城,放他一马,孙总,我代表我们老哥三,你说咋喝?”我也就是欺他量小。没想到这家伙,跑到新疆这几年,酒量见长。末了,喝得他既尽兴,又如意。

  我说:“伙计,我相中的石头咋办?”弟媳不舍。孙总豪言道:“四哥,只要你相中,随意!”送我们的时候就踉踉跄跄,在返回的路上他打过电话来,支支吾吾的几句就断线了。知道他早已进入梦乡了。

  回到磁窑,立即找了广告公司安置底座。回家的路上,我问朱医生,发现什么没有:你表哥表嫂,还有两个孩子?咋地?我说,你这小子就是木瓜,你还不如我这个喝三杯酒的人!我本是戒酒人,在老友面前又狂放一次,机会难得,就算冒天之大不韪吧!尽兴,尽意,尽情,爽!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