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头——童年的记忆
时间:2014-06-27 14:06:2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春夏秋  阅读:

 

  剃头

  ——童年的记忆。

  我小时候没进过理发店理发。那时头发长了,长的实在看不下去了,母亲就找个会剃头的给我剃个光头了事。这样做一来省钱,二来洗头也方便。既然有这么多的好处,所以小时候我母亲就一直 给我剃光头。 剃光头也是一件很受折磨的事。谁要是想剃头,事先要约好剃头的师傅,剃头的师傅按照约定,就会早早的来到你家,拿出剃头刀子,在磨刀石上潦上水,嗤嗤的磨开了刀子,直到磨的亮亮的, 快快的他认为可以了才算了事,然后用手巾一擦,在吹一口气就开始剃头。那边要剃头的人早就准备好了一盆热水,脖子上围上一快布或是手巾,把头用热水烫的头皮发红才舍的出来擦干,坐那里迷着眼等着剃。有时擦不干的头发还滴着水顺着脖子向下流。

  从我记事起,就是一个本家叔给我剃头。我最怕 剃头,一来热水烫的头皮疼,二来剃头时刀子刮的头皮疼。时不长的还开个口子见血。所以我最怕剃头。剃一次头间隔时间特长。每每都是头发长的实在看不下去了,母亲硬逼着我才去剃。一次又该剃头了,我给母亲说:“娘,还早着呢,不该剃啊!”“混小子,你看你的头发长的都能辫辫子了,还不长?后晌就剃。”娘说 的后晌就是下午3、4 点 钟吃过饭。(那时吃两顿饭,下午一顿 在3 点后)没法我就依着娘。剃头的本家叔早早的就拿着磨好的剃头刀子,坐在堂屋桌子边,喝着娘盛的白开水,等我呢。

  我满头大汗的从外面 跑来。娘早就烧好了热水等我来呢。见了我二话不说,端起 盆就到伙房,舀上半盆热气腾腾的水 端到外面来。然后拉 我蹲在热水盆边,在我脖子上围上一条手巾,让我低下头,开始洗。水冒着热气我害怕烫,扯着身子向后退。 娘硬是扯着我的脖子向前拉。说:“别怕,没事。洗不透就剃不干净,还疼。”娘说的对。头发要洗透,剃起来才能顺利。就像割韭菜一样,干干净净的。洗不好剃的疼还剃不干净。整个头皮上,黑一块 白一快的很难看。娘先把手放到水里试一下温度,又像闪电一样飞快的拿出来。嘴里说道:就是烫,我去兑些凉水去。于是跑到伙房从水缸里舀出半瓢水向盆里一边倒一边试温,感觉差不多了,这才罢休。于是我的头就又被按在盆里洗。我的屁股朝天厥着。娘一边洗一边说:“你看这头脏的快成泥蛋了,还说不洗。”我的脸热的发红迷着两眼叫着水热。娘也不理会,一只手按着我的头,另一只手只管向头上撩水,还不停的说:“一会就好,别叫!”我嚎着, 娘洗着,直到洗的水温和了,我也不叫了,头皮烫的发红了,也就好了。那时家里也没洗发液,就用肥皂向头上打磨,直到换上两盆水,头发洗干净了,才给我擦干。娘忙着给我脖子上围上一块干净的布,让我坐在一个高凳子上,等我叔给我剃头。

  我的脸红扑扑的,娘就站在边上看着。叔一只手扶着我的头,一只手开剃。只觉的耳边咯吱咯吱的响。随着响声一块块头发掉在身上,又滚到地上。叔一边剃一边哄着我:可乖!一会就好了,剃干净了好去玩。说着说着咯吱一下,我急叫一声“疼!”随着我的叫喊叔停下手里的剃头刀子,在一块布上钢钢刀子。然后让娘找来一块干净的布把刚才开口的地方擦干血迹,挺起身继续剃下去。一边剃一边说:这孩子的头皮不平,坑坑洼洼的真不好剃, 小心小心还是开个口。叔说的对,我的头皮不平,稍不注意就会开个口子,就因为这,好多人不敢给我剃。我呢也不愿意剃。所以剃一次头就顶几个月,给我好说歹说才能剃一次。

  后来慢慢长大了,我也懂事了,要进学堂了,横竖不让剃光头了。我给娘说:“光头难看,你看人家铁蛋、狗剩(小伙伴的名子)上学都不光头了,我也不光了。”娘说:“人家不光是人家家里有钱,到城里理发店理,咱家没钱!”娘说的也是啊!大人理个发要一毛钱,小孩5 分钱。就是5 分钱也不好出啊。那时家里买油盐酱醋的钱,全靠家里鸡屁股下蛋换来的。娘想想觉的也是,别人家的孩子都不光头上学了, 自己的孩子要是光头上学,人家不嘲笑俺孩子吗?娘也犯愁了。

  这事不知咋让俺本家哥知道了,他说:“婶子这还不好办,我找个推子给俺兄弟理个分头不就行啦!”娘说:“他哥,你这不是说笑话吗?你又没理过发,咋能给你兄弟理个分头。”“没理过还没见过人家理啊,这理发不复杂,一把梳子,一把推子,在头上滚动头发就下来了。不信我给俺兄弟理一次你看看,不行你在想别的法!”哥热情的毛遂自荐。“那好吧,你就找个推子来试试吧!”娘明知哥不会理,想拿我作试验,又没人会。也只能这样了。一天我哥抱着借来的理发工具兴致勃勃的跑到我家,跟我娘说:“婶子,家伙都借来了,叫俺兄弟来吧,我给他理个分头,好看着呢!”娘一看我哥还真的抱来了一包东西,也不敢怠慢,就赶快跑到外面把我揪了回来。6月的天也热了起来,我汗津津的站到哥身边,娘说:“他哥,你先歇会,我赶紧烧盆热水给你兄弟洗头!”哥说:“婶子你不要忙着烧水,这理发和剃头不一样,干着就可以理, 理好了再洗也不晚!”说完哥就拆开包包,一把推子,一个梳子,一把剪子露了出来。

  娘赶紧搬个高凳让我坐上面,哥的个子高,我太低,就又在凳子上垫一个木墩子,我坐的高高的,两脚悬空。娘找来一条手巾围我脖子上,哥说:“不用,天热了,把上衣脱下,光着膀子理就行,理好了用手巾弹一下就行了。”于是娘麻利的把我的上衣扒下来,我光着上身等哥给我理发。我哥一手拿推子一手拿梳子。先用梳子梳一下,然后就顺着梳子的齿露出来的头发理,梳子梳到那推子就理到那,深一脚浅一脚,哥瞪大眼,弯着腰,一会在我前面,一会在我后面,一会左,一会右的移动身子。偶儿我叫一声,推子夹头发了。 哥说:“别叫,我慢慢走推子。”“哥,不会开口子吧?”我耽心的问着。“那能呢!不会的,哥的技术高着呢,一会理完你就知道啦!”哥很认真的给我说。“真的?哥,你不是不会理吗?”我诧异的问着。“你看,这不是给你理着了吗!,要不会咋给你理?以后你理发哥给你包啦,包你高兴!”“好!以后我上学就不用剃光头了,哥给我理个分头!”我高兴的和哥聊着。“别说了,让哥给你好好理!”哥一边哄着我,一边认真的理着。大约半个小时,果然理好了。娘端来烧好的水,给我洗了两遍,擦干,又梳了梳说:“不错,你哥理的还真不错!”哥弹弹身上的头发,过来给我梳成分头,看了看,又在一些地方补了几推子说:“好啦!兄弟你看看咋样,和理发店理的有啥区别!”我跑到娘屋里,把梳头的镜子拿出来对着头左照,右照。“哥!咋深的深,浅的浅啊!头茬也不齐啊!”我对着镜子喊着。“傻兄弟,你这就不懂了,割麦子那麦茬你见过有一样齐的吗?总是高高低低的不齐啊,这很正常!”娘说:“你还怪讲究呢!没让你光头就不错了。以后你哥给你越理越好, 玩去吧!”

  说完我光着上身蹦蹦跳跳到外面玩去了。只听后面哥和娘发出一阵笑声。几个小伙伴见我理发了,跑过来左看看,右摸摸说;这里少一块,那里多一块,坑坑洼洼的。说的我心里好不是滋味。我大娘过来了,看了看我的头说:“这是谁给你理的,像狗啃似的不齐。”“哈哈!狗啃的!”几个小伙伴大笑了起来。我羞的红着脸跑回家跟娘说:“娘,我不要分头了,我还剃光头!”“你这孩子,又怎么啦?”“人家说我理的头像狗啃的一样不好看!”“谁说的,你别听他们瞎说,过几天长长就好了!”没法,我只好任小伙伴和别人说。后来我哥又给别的小孩理了几次, 手艺也渐长了,等我再理发时理的就很好了。上学那天我就是让哥理了个分头,高高兴兴进了学堂。这一理就是几年,我哥一直当我的理发师。他的手艺在我头上长劲不少。我再也不用操心理发的事了。

  春夏秋写于2013年5 月6日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