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心语
时间:2014-06-26 15:05: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江宽水柔  阅读:

 

  1

  我不可否认被剧里的某些台词打动。

  “我从来不后悔爱上了你,也从来不后悔从此离开你”

  拾起,放低,可否那样轻易呢?如果这一切都不容易,经历真正的患难而你深爱的哪个并没有爱你一分,放手和祝福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你觉得字面的逻辑和意思,很难展开这样的“不后悔”,那么戏里将至诚的追随和坦然的放手一一演绎和深化(你没有亲身,凝看别人的场景)已然让你感动。

  2

  我恋着一朵百合花,但其实我并不了解这样一朵百合花。

  百合花的模样,花期和香气在我的认识里没有概念。至于她寓指的美好品质,譬如纯洁,或从前人的提炼总结,我无法追究我什么时候也有了这样的词汇。

  我深嗅花丛中的香气,她们的味道十分太浓郁,香气沁心。夜色正浓,昏黄的灯光,并不让看清他们来自哪一丛,哪一种花卉。走过一条石板路,趿拉一小段的石阶,下坡时的油柏路,伴随它们的芳香,我突然觉得:并一定要看见她们,辨认她们,知道这段路她们给我带来芳香和深吸就已足够。夜足够的温馨,可以放下太多工作的疲劳,或再享受一个人的空间,放任思绪的蔓延、流淌——如同这个世界的安静都是我的。

  如果有机会再走进 ,或照片微距寻找百合的模样和纯洁。如百合的你已然在我的生命里留下美好。

  如果再重新选择一次,我们或许再相逢相知相守。落在别处的淡淡忧伤,一朵百合花的思念和多情。

  3

  售楼部即将开放。

  八角亭,高立柱,这个架构至少在一众售楼部的对比下令人眼前一亮。

  米白的大理石,红色琉璃瓦,银白百叶窗,几净透明的玻璃……装饰后的钢筋混凝土有了艺术美的观感。

  这些原来应具备成就感的东西,却不是我们眼中的那般。热爱工作或享受荣光?不是。它的堂皇华丽断不是我们眼中一件艺术品,而是一种艰苦漫长的任务(既非出于兴趣也非出于一种价值的认同)。淌着诸多的汗水,顶着很大的压力,经历过反复意见的蛰伏,终于熬来它完成的时间。他们此刻在庆祝,我想也不是因为努力和汗水的付出得到了别人的赞誉,而是他们权当告压抑和辛苦任务的一个段落罢了。

  至于后来,它能不能成为你回忆的对象或代表作,那是以后各种因素的左右和糅合。此夜,我途径售楼部开始思考“价值”。

  毫无价值感的认同,往往是不可不完成的任务的排斥和反感。当中无可避免夹杂别人的利益而自己的利益已间接地被包含——你从事一份工作,例如你是建造者,你的任务就是完成投资者所要达到的产品要求以实现他的经济效益或艺术追求。

  问问他们的解脱,你会明白热闹或者光鲜的外在,含着多少不情愿、多少心酸。价值和成就感何来?

  从不热爱开始,价值观都纷纷吐槽你的工作任务,你的人生轨迹。

  4

  光有理想,而没有行动即妄想。

  有行动,苦干甚至实干,没有理想或梦想,很多时候只能成为一头任劳任怨的牛。

  保留些理想吧,即使忙碌的节奏挤占你的空间,或者我仍可以保留一个夜行享受一段如同呓语一般的自由。按我的性情和思想,很难逢场作戏融入他们的餐桌文化、赌局娱乐。

  如果二十五岁之前的称之为前青春,之后是后青春,那么我并未老去。他实干着,纵然时常怀疑这样日晒雨淋的坚持到底值与不值;他徘徊着,许多看不过的利益风景,再异化他的正直同时加剧犟牛的性情。

  如果这个时代不再是艰苦而精神富足的“孙小平”时代,那么他还活在旧时代里。

  5

  在傍晚的时候还是乌云密雨,想不到我行走的钟点却云开星明。能够仰望闪烁的星星,证明此夜的视线开朗。

  无月,我还是寻找了一下,东南角,西北处依旧寻不到她的踪影。日期,我在脑海中翻起日历——夜行前刚好看到农历的日期指示在廿四上。

  “过端午,是农历的五月,算来应是五月廿四”,简单逻辑的推理成立,指向时间的匆匆,我对脸部苦笑了一下。

  6

  人海茫茫,是一个多么唏嘘的词语。

  人海茫茫,我在这里擦肩而过都是生命无比淡写的过客。

  人海茫茫,带着一点悲戚的诗意在诉说他的落寞。

  人海茫茫,带着一点无所谓的表情在陈述他的无关风景。

  我在这里,你在哪里。我不在这里,就会在那里。

  7

  你把绵绵的思绪诉于文字。可是很少人可以阅读到,即使阅读到而没有丰富的人生阅历或者细腻的情感或似曾相识的经历又怎么了解你和欣赏你?

  寻找共鸣或者知己,是你生命中不可少或缺的吗?也许有一天你执着的文字也迅速老去、消失和湮灭,没有亘古的形体成为废墟或遗址,没有闪亮的思想流传在不同的时空。

  很少人阅读的呀,我与你对坐时间不多,用言语不多的话进行交流。不经意间,徒增我的怜惜,你用“转身”来回绝。我明白你孤独,所以选择长途走向漫漫,走向独立的安静。只是可惜,你的孤独未曾理解我的孤独,于是我们转面即各自孤独。

  后来,我们各自写人生的文字,用字的形式隐藏或者掩饰或表现这种孤独。它们,总那样惹人爱怜又不敢雷池半步。

  再后来,我们都明白——你我走进过彼此生命的过客,最终也会以绝对的孤独背离彼此。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