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思念锁进素浅流年
时间:2014-06-16 11:48:5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赤道蚂蚁  阅读:

 

  离开你之后,我便爱上了水。这汪水语,一直承载着我经年的落寞和沧桑的窘迫,浅唱那伤。雪梅,此刻你在哪里?当水中的那轮满月,被撕扯成一弯的弧线,那悬在心头的相思,又走过了一圈。在这片孤独的水域里,永远不曾搁浅的依旧是你当初纯真的笑颜。我一直相信,你和我隔着心的距离,在荏苒流年中,你始终都是我回不去的原乡,尽管曾经的过往已经入目成空,可我仍然期盼着与你对望于光阴的两岸,邂逅一场风花尘缘。

  我轻轻地鞠一捧清水,却触摸不到曾经的温度,我承认,我是老了,这一走竟是二十载华年。都说人世间最痛的,莫过于聚散不由己,最难的,莫过于情逝再回头。而今,这一袭寂寞,已和我相伴多年,我的画笔饱蘸了纷扰红尘,于无声里也清浅了岁月痕迹。这么些年,我守着这汪水域,将孤独的箫音,融入到静水一方,看似拈花了然的从容,看似优雅随性的恬淡,在月缺月圆的痛楚里,谁又知晓夜半无人时那滴滴清泪,是逐渐遥远了清晰的爱恋,还是一点一点囚禁了孤独的灵魂?

  我知道,你和我之间横亘着的不单单是情深缘浅。离开你,我只能深深地想,淡淡地恋,左手道别右手重逢的作弄,让我相信了有一种爱叫做宿命。转身道别的那个黄昏,虽是春光无限却如落秋一样戚戚然然,那年春天我没有看到新绿的惊喜,而随后的秋天同样看不到收获的欢颜,一直到很多年。我似乎永远看不到天地的广袤,注定这场已知的结局只能是凝滞的风景,哪怕是缘深情浅。

  我与你的尘缘,最终却归于了水的平凡与宁静,我守着这汪水,若是有所感悟,自然就不再苦苦地追问。而那些在沉在心底的故事,一旦静静地从时光的脚趾下溜走,就算反反复复的奔波着,我同样无法将自己的矜持,偷偷地钳入你的凝眸。而我的这些心事,就此归于陈旧,在岁月的轮回里,这样的消逝又岂止是一种纯粹的鲜活?

  当往事如茧,被丝丝抽离着,总有一份爱会飘离了以往的港口,我始终不敢幻想它会返航,情已成往事,回头却已难留。千与千寻,如今我只能把这丝丝痛楚,深埋在这你看不见的季节,用皴裂的画笔去重新描摹属于我一个人的风景。就算我永远都不能够抖落掉浮华的尘埃,永远都不能从容地捡拾起那段曾经的爱恋,当时光之泪悄悄地滑落,在我和你之间的缝隙里,我始终相信,无论岁月的风雨怎样敲打打着坚韧的心石,绝对风化不了那一场永恒的邂逅。

  月黑风高的晚上,这汪水语从窗前飘过,似是剪了一窗的心事,一滴一滴的把夜色静静地涂抹。苦涩的月影,寂寞的波涛,郁结的柔肠,我只能伫立在夜的尽头,轻轻挽起一个清浅的,淡薄的结。然后,屈膝而坐,静默着等待下一次的重叠。

  淅水河里遥远的月光,就这样点亮了起风的夜晚,我将想你的心事,决定在今夜独白一场,我借了一弯月的清辉,独自咀嚼风逝的痕迹,夜色游弋的地方,统统都落满了缄默的沧桑,此刻,那片梅林里捡拾梅魂的女子,你又去了哪里?

  今夜,萦绕心间的轻叹,到底该怎样写进我淡薄的清浅流年?当这一笺欲诉的心事,被一滴滴清泪默默地注解,在孔雀湖畔,我独守一隅,我将箫音虔诚地放飞,氤氲成一季的安谧。我聆听着思念,悄悄地把黑夜穿透的灵韵,把星月凝眸的心事,幻成了旧景。然而,只是心,却依然的停留在那阵风逝的最后,始终都走不出夜的心脏,我穿不透的尘埃,注定是要把月亮望成了守候。我的梅林,我的落梅,还有被风吹落的背影,从我的眉梢,渐渐地滑落,滑落了就成了永恒。

  我缄默的静立,向着淅水河的方向。此时此刻,你的城,应该倾尽了月华,那每一缕的光线里,都盈满了我祝福的味道,你是否能够闻到?

  你说过,为了一种自然随性的人生姿态,你宁愿把那枚冷冷的心思,一直冰封在这方的素笺里,我不来,你不去。那是在你转身后泡沫之夏,我曾经安静的走进过,我看见过一颗心的疲惫。我曾经轻轻地捡起,捧在手心里的是被你折叠的心思,静静的,淡淡的。我用漫长的时间拂平了每一道的折痕里潜藏的甜蜜,可是里边还有着你未抹净的苦涩。

  梦与千寻的日子,你总是静默,即使你不说,我同样能读懂你的每一声叹息。我追逐着,在你的身后,无奈地看岁月慢慢远走,而那条洒满相思的小径,落满的全是我矜持的情感,我寂寞的追逐,踏碎了,这一地的惆怅。

  我想,在你的世界里,我就是一副画,一直都静静的躺在这一张蓝色的信笺里,冷漠着,蔓延着。就像是我固守的城,纵然有再多的温暖,同样都无法撞开这一方清寒,我只有将这份无奈紧紧的锁在宣纸之上,夜夜与她对视。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缄默不语地掩藏着这份情感。你不问,我不说。我也是知道,关于这些冰冷的掩饰,其实,你亦是如此。

  我始终无法追逐到孔雀湖里的波浪,然而我却向往与她的触摸,有很多次,我都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再去刻意观望,然而,为了约她相逢,我只能继续沦陷。毕竟,一次次关于相逢的沦陷,就算痛到此生的尽头,也只能在心的最深处存放,我不回头,心就不曾从容。历经岁月的沧桑,萧萧风雨压痛了少年的双肩,当年你手臂上的那枚青玉,还是否依然?

  聚了,离散。这一段缘,转身的背后,洒下一地疼痛的碎裂。随后多年,在每一个风逝的巷口,都有梅林里最真实的梦境,无论是你,还是我,当每次沉醉在这一弯明月的清辉里。那回眸的温情,终是融不化这段距离的冰冷,一些心思,已经被岁月绾束成为缄默,那种黑白底色同样镌刻不上你我相依的梦影,如今,我们只能和这梦在一起,在这黑夜里浅卧,相伴。

  夜,终是倦了。请允许我将悬在胸口上的忧伤,轻轻地与夜色贴近,贴近……

  风停,不语。我将思念锁进素浅流年。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