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时光酿造的陈香
时间:2014-05-20 14:56:2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xyf771107  阅读:

 

  人性,或多或少总有一些贪婪,矛盾地冲撞着,于现实中展开漫无边际的想象,渴望时光倒流。

  被繁盛的现代文明包围着的我们,又总向往着那些古远的清幽。于是,太多的人跋山涉水、驱车劳顿,试图走近那些被世人渐渐冷落的古远旧迹。也许它们已被篡改,被精心雕琢,或被蒙上了挥之不去的现代气息,尘世的双眼,总能透过飘荡于现实的浮尘,窥见历史磨砺的沧桑骨骼。

  于繁华中伫立得太久,跌撞而辛苦,猜忌而冷漠,所以格外向往那些古朴清幽的意境,向往那些古镇、古城、古寺。那份意念中镌刻的清远深美,足以让浮躁的心空变得宁静温婉。与其说向往那份古意,不如说是渴望一份心灵的慰藉与回归。

  一个“古”字,安静而博大,透着陈香与悠远,透着漠漠苍茫的厚重,回不去的历史藏着千古的神秘。是的,就是神秘,古老的神秘,藏着千万个的问,引着你步步深入,让你迷失又沉醉,期待着一个清楚明白的答案。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走进古老,亦是对自己的一种挑战。

  去过一些极具古意的地方,凤凰城沱江边上的热闹,镇远青石板路载满的清幽,周庄潺潺的小桥流水,婺源白色的古徽式建筑,无不透着古韵悠悠,让我深夜踱步于沱江边上不肯离去,让我脚踏青石能听出千古激荡的回响,让我很想飘荡在流水之央随之浮沉,让我在美丽的院落旁禁不住欣然驻足。

  早闻洪江古城,终于有幸亲睹他的尊容。走近他时,天空正飘起了小雨,那份清凉与潮湿恰到好处地渲染了这小城的古意。走在古城的青石板路,雨后的路面清亮透明,亮得能照出行人欣喜的表情,心中亦倒映出一片清新辽阔。巷子之间石阶码头蜿蜒迥深、高低错落,各大门庭图案精美、雕工精湛、风格各异,透着幽远的神秘。

  面对他,感觉不到惊奇,因为简陋得实在貌不惊人。但是,当你悠然穿行于这以砖、木、石为材料的古建筑群当中,天人合一的和谐不由得让你叹服。在这里,精致的窗棂、格扇,栩栩如生的门雕,精巧的栏杆,翘角的飞檐,寺院、镖局、钱庄、商号、洋行、作坊、店铺、客栈、青楼、报社、烟馆、窨子屋等等古建筑保存完好,让你依稀可见曾经古代商贸重镇的大气。康熙、乾隆、道光、同治、光绪、民国时期的门匾、楹联、石雕、石刻、题字等随处可见,流散各处的碑文足见历史人文的深刻。生动的情景剧极富地方特色,让我们跟随着回到古远,感受那个时代的气息。繁多的行档,曾经在这座小城相互促进又相互依存,恰似一幅活生生的“清明上河图”,不难想象这座“中国第一古商城”当时的繁盛。

  安静的人,骨子里透着一种朽,一种多年不想改变的朽,而且一直傻傻地坚持。朽的人,注定迈着迟缓的步伐,无法追得上世界光怪陆离的演变,无法融入鲜活跳跃的时代,无视眼前春暖花开的明媚,却依依回眸时光青苔上潮湿的痕迹,喜欢那柔柔潮湿中透着的温软美好。

  念旧,追崇古远。所以,真的很喜欢那些天然、纯净、朴素的人与物件。大街上,随处可见描眉画唇的美女,淡妆浓抹在她们脸上遮掩的也许不只是斑点,还有难言的心情。面对她们看不清的表情,我愈发怀念那透着古典美的黛玉般的女子,愈发喜欢那些素面朝天的容颜。那样的女子,沉静似水,温婉如玉,将孤独吟成诗,将爱恋谱成歌,将时光守成永恒,告诉我们真实与坚持的可贵。

  若说古典美,萧湘妃子绝对美到了极致。“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这份柔弱、病态的美,让宝玉第一眼见她时便已着迷。

  黛玉的美,时而心事重重,愁绪中依稀藏着渴望,时而笑逐颜开,欢颜中却又感觉不到真正的欢喜。任何时候,她的眉目之间都飘荡着灵河之畔的清风细雨,凝聚了离恨天外的灵晖秀气。冰雪聪明的她,身世孤苦流离,总觉寄人篱下的凄凉,又陷入与宝玉无望的恋情之中。孤傲敏感如她,才情纵横,有些犀利,有些尖酸,有些任性,却无毁她高洁的心志,最终一坯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怎能不叫人心疼?是她旷世的美与才情,毁了自己。

  喜欢古老的东西,更因为古老的东西长情,亦如爱情。牛郎织女的传说,梁祝化蝶,孟姜女哭长城……这些美丽的传说,因为古老,所以遥远,所以美丽,所以才如此不可忘记。而传说终究只是传说,若将之放置于活生生的现实,才发觉守着古老、编织美丽是如此坚难。现在的善男信女们,向往爱情,甚至反复经历着爱情,亦在玩弄着爱情,再难从一而终。他们将爱情天天歌唱,在潇洒来去、聚散不定中品味着爱情,到最后,只剩麻木孤独,任凭怎样的热闹,都感觉自己是一尾孤独游弋的鱼,直至再也不相信爱情

  张爱玲是古老的,古老得一遇到胡兰成,就让骄傲的自己低入尘埃,而后开出花来。而这花,苍白如雪,开在冰冷的尘世,亦化在了无望的心中。聪明如她,遇到爱情便犯了傻,便迷了心窍,最后孤独地客死异乡。她的古老是一种朽,朽到傻,傻到为了一个花心的胡兰成,断送了自己的一生。面对胡的一次次背叛,她一次次原谅,一次次视而不见,而在胡落魄之时仍用自己的稿费倾囊相助。在给胡兰成的信中,字字句句绝望又绝情,而谁都能懂那背后的深爱。当爱不得、爱不能,当爱被生生地践踏,她选择结束和离开。她的爱,曾经轰轰烈烈,但绝不能委曲求全。

  那些古老,是醉人啊,接触便能无可救药地爱上,置身于现代的古文明中,思绪翩跹回溯。曲词典雅、唱腔华丽婉转、表演细腻、舞蹈飘逸的昆曲,被称为“百戏之祖”;唱腔简洁明快、韵味丰富、行云流水的黄梅戏如此生活;集唱念做打完美构成的京剧,字正腔圆,鲜明的节奏感和舞台感体现出和谐大美;一切如此古典而优雅,将我们无法亲临的时光美丽巡演,让那些回不去的古老光阴在历经岁月风霜的洗礼后仍泛着幽素的光,澄澈的,透明的,温柔的醉。

  古老的价值,要数青花瓷。朴素的蓝,透明的釉,蓝白两色相映,单纯明净的色调,鲜明清翠,浓艳相间,层次分明,说不出的典雅清新,又掩不住俊秀妩媚之貌,真正是较五彩隽逸。而正是这古老的魅力,一首《青花瓷》顺势而生,唯美灵动的歌词和温婉清丽的旋律,将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流行音乐完美融合。原来,古典、现代、民族风并非水火不容,而是相知相惜倾情演绎,俨然一幅天然的水墨丹青,“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更是古意绵绵。

  江南,是绝对古意的。飘渺迷蒙的江南烟雨,清清浅浅的小桥流水,雕梁画栋的亭台楼阁,轻巧玲珑的乌蓬船,会让你仿若置身于一片空蒙的古意中,好奇地寻密探幽,心生无端的美妙。若在小雨飘然的雨巷,迎面而来丁香般结着愁怨的姑娘,撑着油纸伞,莲步轻摇,荡起万千的旖旎,落下一地满满的惆怅,那是怎样精心的布设都营造不来的古意。

  每每看到诗词歌赋,便不由得佩服古人,才情即兴而来,斗酒诗百篇,或狭肝义胆豪气冲天,或借物抒怀以诗言志,或情意绵绵柔肠百转,或超然世外安守宁静,仅七言五律便将人间万象、心情更迭、世间美景淋漓地表达,将汉字用得出神入化,让我们领略到汉字的神奇与博大。诗仙李白的豪放豁达、飘渺洒脱,诗圣杜甫的褊燥傲诞、沉郁顿挫,五柳先生的率性放达、安贫乐道,婉约之宗清照的多愁善感、气节高尚……这些大家,无不是将中国的古文化展现得多姿多彩、韵味悠长。

  古老的气息,终究是让人迷恋的。有时很想穿越到古代,做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裙衩旖旎,眸如星月,望月抒怀,低吟浅唱,追溯着前程过往。这样的女子,无需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只是凭栏凝思,便已足够灵动清幽,散发出尘世之外的干净超脱。

  散不去古意,舍不去古训。我们应该庆幸,在伦理道德有些弱弱的今天,论语、诗经等等四书五经依然坚强传承。脆弱时,用之鼓励;矛盾时,用之抉择;偏离时,用之对照;迷茫时,用之指引。这些古老而深刻的经典,依然不屈不挠地履行着它的职责,传播着民族文化的精髓,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炎黄子孙。

  怀念祖母,那个身材瘦瘦的小脚女人。母亲介绍说祖母的家训极严,在世时对晚辈从来都要求严格。坐立行走、吃饭说话,样样有规矩有讲究。向儿孙们讲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珍贵、家庭和睦融洽的美好,还有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的重要。也许,她的家训是古旧的,但却不能否认这一切对后人的影响。

  时常想起家乡那两间古老到极致的老屋,土坯的结构,棕褐色的木制门窗,凹凸不平的地面,房梁上还有燕子衔泥垒的窝。这深刻的古老让我感觉象是安全的城堡,也因为这古老,老出一种誓死不离的情节。当我们离开家乡,爷爷却愿意选择与老屋同在,守着他的根,守着他一生一世的梦,直至在老屋中安然归去。如今,一切只能回忆。回忆时,连曾经天真烂漫的童年也变得如此古老,古老得愈发遥远。

  古老,是爷爷奶奶温柔的叮咛,是家乡巍然屹立的石拱桥,是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是背着书包唱着歌谣的少年,是日夜奔流不息的家乡河水,一点点渗透血脉,与心脏一起鲜活跳动、激情澎湃,谱成心灵的美丽乐章,依依绕绕。

  友人纠结着女儿该学点什么乐器,古筝,钢琴,吉它,举棋不定。最终,女儿自己选择了古筝,这古典的乐器,配着文静灵秀的人儿,怎样都是完美,何必纠结?钢琴是现代了些,吉它是浮躁了些,唯古筝能让人的性情变得温婉而宁静,至少我这样以为。

  翻着安意如的线装书《观音》,全是对戏文的解读,不懂戏,看得有些迷糊,却被她带入一种潺潺的古境,触摸到那个时代的脉博,欲罢不能,于似懂非懂中荡开无际的想象。正是这古意,也只是这古意,便莫名的喜欢,带我领略陌生的万千风情。

  若选择站成尘世的一朵花,我愿意以一朵莲的姿势,只因那散不去的清冽古意。那莲,只是素白的孤单的一朵,至简至纯,散发清幽一片。而那一阙莲的心事,却在红尘浮世中一静再静温柔藏匿,沉睡千年,亦等待千年,守成永恒,永不凋谢的美丽。

  我们,都爱怀念老光阴,只因它依稀朦胧,缠绕着古远的气息,留余味久久,让你舍不去的恋。那老光阴,就像那结了蜘蛛网的冷落门庭,收集了浮世沧桑,让你倚门取暖。那老光阴,就像一张张泛黄的扉页,让你久违之后的每一次翻阅仍能满心激动。

  心中的最美,是七老八十的人们依然透着一份清远静美,年轮在他们脸上刻下的不是皱纹,而是深刻,旁人一见到他们,便能追忆曾经风华绝代的美妙。古老的人们,守护着古老的村庄,在古老的树下,吟唱着古老的歌谣,回忆着古老的爱情,那是怎样浪漫的美丽?

  因为古老,染上了岁月风尘,也添了岁月风华,总让人惆怅又欢喜。再新奇的东西都会在某一天成为古老,我们也终将会在未来的某个日子成为腐朽。倘若,多年以后,我们能成为摧枯拉朽的传奇,那是不是尘世最美的修炼?

  山峦静默,岁月依然静好。花期尽了,酿成一地沉香。叶儿老了,飘然而坠与大地温情相拥。流水枯了,停止了深情的吟唱。天空暗了,万物失了颜色。容颜老了,你老了,我老了,怎样的妖娆美丽都敌不过似水流年。老去,是必然的宿命,能否从容一点,优雅一点?

  古老,是时光多久以后酿造的沉香?于白纸黑字的对话中,于四季轮回的更迭,一切都会老,一切又都会生。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