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半暖半流年,半秋半冷半生缘
时间:2014-04-30 10:48:0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凌云  阅读:

 8ea9ab047c562b8eb07b913557fdba6d.jpg

  文/凌云

  初夏的骄阳在清晨的山峦崭露头角,晨起的微风夹杂着少许的微寒,日历从四月的尾巴上悄悄溜走,五月的鸟鸣总在不经意间推开窗帘,衔来一句温暖如初的文字,飘落了一春的花絮,醉倒了半季的似水流年。

  半夏半暖半流年,半秋半冷半生缘

  不知从何时起,喜欢用“半”字,莫名的喜欢。

  半夏,半暖,半清风。

  似乎,与“半”相连的词组,都有一种淡淡的忧伤,人生中的缺憾,一种淡然的心境。

  至今犹记,那年明月下西楼,孤雁冷灯,你站在长亭里望月,夏风吹动你的长发,吹动你的长裙,淡淡的茉莉花香随风飘散,你说,你喜欢黑白两色,素白女子,与世无衣,你的世界里,只有黑白二色,昼夜轮回、白黑交替,你总在这素世里凭栏而望,看不清此去的千山万水,看不到那一道风景。

  那夜,星河璀璨,清风晓月。你举杯饮尽,那一份苦涩。

  那夜,你喝醉了,说让我带你去旅行。你说,年少的时候,你就非常喜欢“带我走”三个字,可是年轮的增长把那三个字磨砺的轮廓模糊,所以你只能在午夜梦回、在喝醉的时候,才敢肆意的畅想,畅想我带你飞越千山万水,看世间花开花落,所以你只能在梦里,在梦里驾一叶兰舟,与我醉卧灯火阑珊处。

  那一夜,你喝醉了。我想,若这是一场预谋,那我依旧愿意,为你堕落。

  你,微红的脸颊,紧紧地靠在我的肩角,丝丝的气息在耳边呼吸,看着你喝醉的样子,真想轻轻地吻你,却又怕惊扰,你一帘的幽梦。

  我用粗糙的电脑技术,绘制了一幅我们的画面,然后又用青山为媒、绿水为城,把你们带进那一个个动漫的国度。在仙境迷踪的花海里看风,在薰衣草盛开的普罗旺斯看天,在樱花浪漫的富士山前许愿……你看着我制作的MV,静无声息地落泪了,那一滴微热的泪落到我的手心,滑进我的心里。

  那一刻,我知道你醉了,醉在我粗糙的画面里,那一刻,我醒了,从黑白交织的世界醒来,听见一阵爱情花开的声音。或许,你的世界不止是黑、白,我们的时间也可以有花开,花开的颜色是红绿,是一滴微暖的泪。

  那个半夏,那个半暖的泪,一直藏在心间多年,如同那年夏天的风,吹落一地的花开,吹遍半季的温润时光,在心底深处静静流淌,流淌出一个关于夏初的童话。

  有人说,女儿的泪,一滴倾城,二滴倾国,三滴倾心。不曾想过,当年你留下了几滴泪,所以,就按“半”滴计算吧,你不曾倾国倾城,却只是半滴、微热的半滴,便倾倒了半生的缘分,需要我用一生去缅怀。

  半夏半暖半清风,风不知道夏的诉说,所以用一阵轻柔的陨落,带走一阵微暖的泪。你说,若这是一场花开,那你愿为我绽放,我想,若这是一场预谋,一场关于爱的预谋,那我,依旧愿意,为你堕落。

  青春在一场涅盘中失去了记忆,那年的风月不再,那年的清风依旧,却只是人面依旧,不见桃开。

  你说,此生只你一人,路过我的青葱时光,没有分号。

  没有分号?只我一人?

  你在固若金汤的城池上,刻下我们的名字,在三生之畔,许一个记号,一个关于你我的记号。

  可后来,岁月荒芜了你的素白的包裹,偶遇那个梨花洒落的夏天,我轻声地走过,走过那断桥的石阶,走向芳草萋萋的落红深处。

  你说,不懂我的漂泊。

  我想,或是真的如此。

  你要一个安稳悠闲的生活,要一份小女人独有的快乐,要一份素白,燃烧整个岁月的落红,在山野之巅,开出一个花朵。而我,注定是一朵流浪的身影,一个背着行囊、背着梦想独自前行的行者。

  你要的幸福,是我给不了的快乐。

  你说,遇到我注定要等,等风过,等风来,等我闲暇时刻的停泊。

  风在山坳处停下脚步,而云在哪里停泊,你不曾记得。

  像三毛一样流浪,像麦田里的守望者一样执着,只是,云的忧伤,你不懂,云若漂泊,不会停留半刻。你用一生的时光,换来片刻的停留,用一季的荏苒,等来的,是半冷的月明,半寒的被窝,半句关于云的承诺。

  你说,承诺,是最经不起流年的洗刷,最经不起现实的蹉跎。

  我想,或许承诺只是一时兴起的约定,只是头脑发热的结果。但,你说,你愿意等,愿意在时光之外等,恋上我,就是恋上了寂寞。

  叶子的离开,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你寄来红色贺卡,祝我五月安好,我捎去一颗南国的红豆,愿你嫣然。

  你说,许多年后,你渐渐地发现,你的世界,不止是黑白,还有枯黄,一道浅浅的、淡淡的枯黄,荒芜了一生的彳亍。

  你说,每个夏初的夜晚,都有流星划过天空,每个夏初的清晨,都有彩云走在云端,每每那时,你都在心里默念,怀念一夜风景,一个半微半暖的臂膀,曾给了一场温婉如春的拥抱,让你温暖了半生的思念。

  我想,或许,就是在那个流年,那个时光,云的脚步曾经小驻,小驻着半生的等待,半寒半冷的烟花。

  我不知道风,是在向哪个方向吹,亦不知道云,会在哪里停泊。

  风停了,云知道,爱来了,心自然明了。风起了,云飘摇,爱走了,只剩散落一地的颓废,装点寂寥的芳华。

  半寒的秋风,半冷的庭院,你在露水未央的石台上独坐,寄一份云中锦书,与我共剪一轮明月。晚来的天气,总有些清寒,总有些萧瑟。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我默念。

  “回首半生匆匆/恍如一梦/你像风来了又走/我心填满了又空……”耳边响起了那首熟悉的《半生缘》,心中荡起半寒的思绪。

  叹,一生太长,半生,就好。

  你像风来了又走,只留我半生惆怅。若缘分,只是擦肩,若擦肩,只是前缘,若前缘,只是半生,若半生,念你如初,便是幸福。

  或许,命运早已看透,只许我半生,半生关于你的回忆。

  或许,喜欢“半”字的人,都叹缘浅,却奈何情深。情深缘浅,一笑嫣然。风不会停下脚步,云不会停止漂白,蝴蝶之所以飞不过沧海,只是沧海那头早已没有了等待。你只许我半生,便已是安暖。

  风,依旧追逐着曾经的梦想;云,依旧着属于自己的流浪;你,依然过着属于自己的小日子、小情调。幸福着你的幸福,快乐着我的快乐。

  你像风来了又走,我心填满又空。依稀当年明月在,清风伴我下西楼。

  半夏半暖半流年,半寒半冷半生缘。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