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最美,不过胭脂泪
时间:2012-04-04 15:33:0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浅吟*诗君  阅读:

似水流年,浮华落定。谁执丹青摇曳,姿态清幽,字里望君眉?

现世安稳,岁月如初。谁愿颠覆红尘,胭脂生泪,指尖成锦绣?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谁惊艳入世?谁一生流离?遗世而独立,如桃花飘落的残红,一恍惚,一刹那,褪尽芳华,不为谁扰,不为谁留。

如此,请允许我拈一支素笔,在风月的叹息声中,永存那一份刻骨铭心的美丽。在这如莲的时光里,轻吟浅唱,只待相遇,莫道相离。

——题记

(一)若为初见,何必当时

画角楼高,晓梦云深。一纸衷肠,难说痴情泪,回忆再美,也等不回。

青鸟探路,花开四月,在漫无声息的娴静里,醉倒在若有若无的清香中,内心的荒芜渐渐遗忘。环顾安寂无声的天空,何故惹了流云?落下一地的闲情。

思念无形,微飔,起自吹不动烟罗的窗扉,拂不了横斜的疏影。白色的帘幕,遮不住半米的阳光,风过无痕,轻轻的,如丝绸般旖旎,披拂我的脸颊,厮磨我的耳鬓,扬起我的发丝,好似嵌入了窗中,成了风情万种的一道影。枝头的黛绿吹上眉睫,花瓣的嫣红扑上腮颊,挟裹的一点沉闷便幽幽散去。

天空呈现的透心的蓝,像极了当年。总在这样的时候,透过窗棂,心,在天空里无尽的游弋!柔柔的,浓浓的,痴痴的风,牵引起心底灵动的思潮;情愫悠悠,思情绵绵,风里默坐,红尘中的浅醉,诗词中的优柔,任那自在飞花轻似梦的情怀,裁一束霓衣,织就清浅淡薄的安寂。

风的影子翻阅过淡蓝色的信笺,柔和的文字浅浅地漫过我安静的眸,一如几朵悠闲的云儿,忽而氤氲成汽,忽而修饰成花,铅华洗尽后的透彻和靓丽,爽爽朗朗,轻轻盈盈

时光仿佛有穿越到了从前,在你诗情画意的眼波中,在你舒适浪漫的暇思里,我如风中的思绪徜徉广阔天际,仿佛一片沾染了快乐的羽毛,在云环影绕颤动里浸润着风的呼吸,风的诗韵,那清新的耳语,那婉约的甜蜜,那恬淡的温馨,将一腔情澜染得愈发的缠绵。

阁楼里响起清脆的风铃,聆听,来自风中的絮语轻盈如歌,思绪缱绻在天际绚美的色泽中,吟唱光与影的流落,仿似天籁之音款款奏起,或吹皱一池水,或摇曳一怀情,翩翩然,意味深长而委婉不绝。

在虚无缥缈的回眸间,我用心感知着风的呢喃,感知着有你的气息,一份念想,一份痴迷,在风里低吟浅唱。微醉的沦陷,熏然的迷离,清澈、明净、馨香,像极了那时你我初见的情景,可惜只是过去,纵然再美丽,也只是曾经。

曾想用窈窕辞章写下一世的不舍,写下我一世的柔情。而往往在下笔时看到你的眼神,纯净的不染一丝尘埃,偶然想起你的文字,缠绵而忧伤,散漫而灵动。每一次深深的回顾,总会在心底柔柔的泛起涟漪,是如此的美好,如此的动人。

即墨难书,折断了柳枝,折不断思念,泛滥的永无休止的念想从天山之巅,从沧海之源,从流年的起点,一直蔓延,蔓延到春暖花开,流经沧海桑田,在我的指尖,断点。

窗前的风景如流水流经我尘封了经年的心,化开了一季春水,陌上花开,蝴蝶绕着我心中的水映山柔,鼻尖沉淀的馨香扩散,往事如烟散开。

记忆拾荒,也许,难忘的,只是曾今,最美的,总是曾经,禁不起愁断肠的,不过四个字:何必当时。

(二)思念如絮,如若可知

花谢花开,云深云远,我在季节的末端,一大片的薰衣草田,写满诗篇,等着你来。

倚楼靠窗,天空将我的思念升高,伸出手,任一缕自由的风,轻盈的带上我,如幻如影,随白云飘游,随百花争艳,随溪水流淌;飞过红尘樊篱,穿越流年烟云,在小桥流水的曲韵里,在平仄押韵的诗词里,在记忆的那弯月色里,绕过长廊水榭,渡过水湄斜阳,漫游盛唐绮丽的梦幻中,邂逅几世殷切期盼的幸福。

红尘不忘,牵挂不断。看淡了风月那是假话,远离了繁华不可能生存,我在这一世的朝朝暮暮中,独守着心中的那么净土,让你开成莲花的素语,远离尘世,让你不被轻易的染上污浊。

风还在我的耳边不住的私语,对你的温情如飘零的泪花,总是再无人的时候绽放。将对你的似水柔情埋藏在我为你折好的一千只纸鹤中,放飞天空,让你在天涯海角也能看得见。

最是人间四月天,你可曾读懂这风月轮回?如此风景,却不让人圆。我只是在这天空下婉转低吟的少年,只是前世那俊雅风流的男子,恋上的只是你这个弹琴的天籁佳人。

你可知,而你却不知。北国以北,南国以南,纵然天长地远,我为你写好的箴言,不曾消减,对你的思念,早已托付给日月流年。

青丝铜镜,流岚锁颜,岁月薄了时光,寂寞的是我满屋的信笺,消瘦的是日夜而憔悴的脸。明明说好的再见,却再也不见,南国的天,是否还是那么的蓝?吴侬软语中,俏丽的容颜在西湖里惊起三分艳影,油纸伞不开,青色的烟雨不来,回忆不在。

笑了姻缘,笑了痴缠,笑了浮生,我依旧癫狂,于人世之间,留着依旧寂寞的眷恋,写着依旧寂寞的诗篇,想着依旧寂寞的经年。

久逢的思潮,随着笔下渐行渐远的文字,化开了这一个季节的缠绵,这少年的温柔,全埋藏在这一叠深蓝的笺纸中,等待你微笑的打开时,透出满心的柔,满心的暖。

倾城的风景,只为引起你的驻足,华丽的词句只是为了掩饰那因伤透了千年的心,无垢的回忆,只是没有你而甘愿漂泊,那么,这一世,你是否肯为我停留,不再途经那断肠的爱情

我的童话里,只是因为有你了而从此不再有结局。伤城的日光,在千转百折的路途中反反复复,我在红尘中不住的寻寻觅觅,也始终没有到达你想要的天堂。

如此,我的等待,如若你懂。我的千年,如若可知。如若当时,如若相思。

(三)寂若安年,一纸嫣然

寂若安年,繁华忘却。陌路行歌,青春呓语。纵然尘世最美,也抵不过一纸胭脂泪。

流年如许,一川烟草,都给了往昔。至今,我还记得那个在阳光下对我莞尔一笑的女子,还是你吗?我还记得在你笔下舞动的唯美文字,你还是那样,没有变,是吗?

四月,安年未去。我听到了花开的声音,也看到了花落的结局,都不过是陌上的蝴蝶、纸上的流年,飞得进末世的烟云,却飞不进我手心。

是否还会有风中的伊人,对月弹琴?所挚爱的你,可否在微风中孜立?一别经年,你始终在我遐想的笔端。你,白衣如雪的你,盘坐于花雨之间,犹如一棵开尽生命繁花的树,星辰在你眼中绽放而沉落。

而我,少年的我。眉是远山,眼是星辰,嘴角勾起的弧度是天边的一轮新月,情自高华,笔下的文字在流水中飘逸如行云。

时隔千年,却仍然爱江南。爱江南小菀里,十里的莲池,一寸的凉亭。时时刻刻,在如清歌须臾的风里,期待你的欢声笑语。

在这安静的流年里,我还记得那些美丽而纠结的往事。我还记得你说过你喜欢江南的幽然,烟雨的静美,还有那凄凄的折子戏。我还记得你说过,你希望在江南柳巷里逢着一个白衣如雪的男子,遇见一段唯美的爱情

然而,最美的是前世,亦是你的。你我的相遇,错过,回首,追念,是我一生最美的拥有。不论时光有多远,你总能透过天空看见我。曾今仰望与跋涉的地方,皆留有我凝注和眷念的目光,我透着他们,看着你,一直看着你。

究竟红尘中,谁蹉跎了谁的流年,谁牵绊了谁的寻觅,谁又执起谁的手,执着地寻一个莲花盛开的初世?捻起画完的丹青,只见画中一女子身着羽光蓝裳,手执轻纱,立在莲花池旁相侯。眉目间似有清婉哀伤,不知为谁流露。穿越千百渡的时光,又是否能与她相爱的人相逢在梦中?

万千落雁风华,终抵不过掌中一指流沙。这画中的女子,可是你?四月江山依旧优美如画,我又是否能遇见她,抑或是遇见你?紫陌红尘中,我反反复复的追寻,不过是为了了结一个未了结的梦。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一寸相思,半季流苏。菩提树下,你答应我的我都记得,但是你却忘了你的承诺。岁月是条绵长的丝线,牵动着生命的纵横。在烟雨般人生的过过往住之中,谁淡忘了谁?谁记起了谁?

三生缘起缘灭,我信缘,缘却不信我。前世今生,我们谁遇见了谁,谁又别离了谁,谁记住了谁,谁又遗忘了谁?终究谁也不是谁的谁?不过是过客罢了,仅此而已!

是的,仅此而已。我只是少年,如此而已。在风摆红尘中,你也许记得,也许忘记。但永生我心的,是因情而生的暖,是因爱而生的颜,如若初见,永生铭记。

寂若安年,笔下沉淀了太多如烟雨般的情愫,岁月繁华,在湛蓝的笺纸上留下一抹嫣然。也许,今生,你是我难以忘却的缘,也许,今生,我只为你一人而缠绵。

四月天,我为你写下了一个季节的缠绵。芳华落尽,最美不过四月天。红尘最美,不过胭脂泪。满纸的如云烟的文字被我的眼泪润湿,锦瑟华年与谁度?向来不过是镜花岁月,自欺欺人。

天空的远方,是否还有你来时的容颜?我怀中的瑶琴,早已泪断了琴弦。只愿做个为你写诗的少年,只愿做个为你撑伞的男子,在这人间的四月天里,为你倾尽人世间最美的言辞。

瑶书红笺,心如澜,如舞。

墨落凡尘,情如云,如烟。

前世今生,如若安然,便只愿做,为你憔悴了千年的知己蓝颜。

尘世最美,不过胭脂泪。胭脂若泪,若能相遇。今生便只愿为你千年沉醉,为你消尽轮回,为你世代无悔。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