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汀烟雨,一程偶遇
时间:2014-01-19 09:53:2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花瓣露  阅读:

  不经意,与某人匆匆一别,已是三载春秋。。一千多个日子,她守着他为我写下的诗行,依然的困顿迷惑,不解其意。那一支他亲手种植的玫瑰,散着清郁、寂寞的香气。他寄来的文集扉页上,赫然印着他的寄语墨痕:下一世来寻我吧,讨我今生欠你的债。一个简单的遇见,一份未曾表达的倾慕,他说的轰轰烈烈,他说的铭心刻骨。
一别经年,偶有触目动心的人或事,会使得人忆起依稀前尘。那一程青山绿水的相逢,如今已是心眸里的风景,有温暖,有凉薄,有嫣然浅笑的回首,有盈盈泪光的感动。尘世路,太狭窄,心际亦是拥挤,装不下几个人;又多少人遇见,共一程山水,携一路柔暖,终是在途中失散,不能陪着一直走。爱情也好,友情也罢,且随缘聚散、淡漠始终;花开花落皆是宿命使然,唯记花期绚烂时,惟愿尘缘云淡风轻,如此就好。
一些记忆,也只是青山与绿水的一场际遇,恋恋难舍,却无法改变一个凉薄的定数:青山不移,绿水日新月异。她眼中尘世的风景,阡陌葱郁,繁花依旧,只是不觉中,曾错过了那一季的绚烂花开。心上影迹,唯有素描浅画的片段。她记得,半生里,唯有一次心动,如今于她而言,已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恍若隔世遥远。这些年,他时常来看她,每次看到他的身影和足迹,她依然会丝丝的心痛,隐隐的疼。
尘世流离处,那惶惶不安的落日余晖,已然承载不动过往尘缘的沉重。当眼中最后一丝留恋随霞绯抖落的一刻,泪水流进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与记忆缠绕着生长,最终出落成疼痛的花朵。当那一段时光泠落、残败,碎了一地的琉璃,斑斓,瑰丽,最终清寂落寞的颜色,散着青蓝色的殇。她,总是会不觉回望,用一双炽热的眸,看烟尘缭绕的那段情路。所有的坚强,只怕那一低头的温柔,于是,思潮奔涌,于是,泪流成海。
她总是会想起他那句被悔意烫疼的话:煮酒想一个人的时候,茶便凉了,雪花飘落,梨花飘落。光阴借着伤口流淌,你的温柔,好象还在伤口处没有走远,有一种后悔,该出手时没伸出手。此时不要问我,手中捏住了什么,懂的人自然不用问,不懂的人问了也白问。人世间,能够回答的问题不是问题,疼痛的细节正在蔓延,一朵花,穿过风的经历,痛了谁的心,一颗心,疼痛穿刺骨髓的声响,又有谁听了去,淹藏在心底。。
他是一片无从寻找的春暖,是一段回不去的倒流时光。曾经,没有情海波澜的涌动,没有雪月风花的美,她却无怨无悔,只为他曾用绝美的诗行,装扮过她五彩幻梦的墨香宫阁。他是她美好年华里缝着花边的心事,是回忆里寂寞的香气。那一天,她决绝地斩断纠葛已久的情缘,逃离了他的视线,亲手将他拉入无法再对话的地方。迄今,每一次回首,每一帧有他的画面重现,眼底澄澈出一汪粼粼波光的美,最深切的是温柔,是感动。
还记得,她生日那天的清晨,他告诉她去花园摘花,他说只为她种了一株红玫瑰。自那年,她捧着有他馨香花语的花束,夜夜流泪,郁郁成殇;直到那束花儿枯萎凋谢,洒下清瘦的花种、开成满园的繁花,朵朵幽香守着她一个人,寂寞、美丽。终于有一天,她贫瘠到一无所有,于是,将那一朵玫瑰变卖,换了一杯叫做月光清愁的酒,独觞叹殇,经年饮不尽。从此,半生的情路上,她在逃亡时候不饥渴。
这些年,她守着自己的心怀,不让人靠近;她将一怀寂寞煮一杯浓烈的酒,愀然独饮。花事已旧的岁月,风的入口,偶有琼花飘落的阶前,历历往事,被风干成一瓣瓣残香,是她收拾了去,安放在泛黄的札笺中。她因了一刻的感动,失眠了一生。那个用泪研磨的人,却无法吻干一朵花的泪滴。心头缠绕的温柔,落在掌心,那双只拈花不惹草的手,蘸着她的清泪,抒写下一个花期的完结。
他对她说:梵高疯了,把你滴落的泪水,涂抹成火焰,风,就从火焰上流过,流成一条冰凉的河。他说:你懂吗,你真的懂吗?雨季来临,雨,落在你的脸上成诗,落在我的脸上成——泪。她是如此痴恋上他的文字,茫茫墨海,他永恒以无人可及的姿态,逆风飞扬。这许多年,他,每每成为她笔下臆想的源头。温柔与忧伤交融、流淌,思念在疼痛中滋长、衍生;蘸着离别的情愫,研磨着浅薄的交集,和着一些虚无的思想,成就了她一章章的华美。
她一直记得他的花溪之邀。他曾说,那是中国的第一爱河,是鉴证巴金与小他十二岁的萧珊相恋八年、情定终生的美丽爱情的地方。花溪河畔,憩园小筑,那如水的月光,那淙淙流淌的落花流水,处处洒下浪漫的痕迹,弥漫着被爱拂过的温馨。记得那年,她刚刚拿到驾照,他电话里对她说:来花溪吧,若喜欢,就留下别走了。她笑,默默不语,她心里深知,那是不会实现的美丽憧憬。是一个永恒不会圆的梦。
他懂她的心思,她知他心意,却从来不曾彼此表白。回想与他相处的那段时光,也只是承受着他的固执,抵制着他的专横,每一次深谈,常常是在一场场争辩中不欢而散。他说:我的女人不可以与人对诗,我的女人不可以有异性朋友,我的女人要守得住寂寞,我的女人不能……他自封为王,他是如此的霸道专制,甚至不通情理。而她是有思想,有主见的女子,不会做他专权统治下的王的女人。
她曾拒绝他身边诸多才情女子的亲近,惋惜之余,她不想落入那繁花锦簇中,任他来寻找。她是理智的女子,她有她的牵绊;她明了,这段情,纵是苦累了心神,终不会得一个圆满。她终于明白,有的人只适合远远地望着,不可以走近;她眼见他从寂寂无名到粉丝无数,他身边,千娇百媚,蜂蝶围绕。于是,她在他生命最繁华的时刻,选择了转身离去。她感念,他虽不是她生命里最美的华章,却是一页明艳无比的记忆,亦是她此后笔端的丰色底蕴。
他的红尘,她曾折翼落影;他的天涯,她曾掌月为灯。一种情愫,无碍真实,只关风月臆念的淡淡残愁。他说,听说每一滴花露都是月之泪,秋月不染尘风,只念一滴花露,润湿梦里枕上香;一朵清花散碎在梦里,每一次醒来,怕见花露伴雨。她终是他花期碎落的一滴花露,随了落花的香魂隐入尘泥,随了一份浅淡念想逐觅了风影。
两个都不肯走下云端相见的人,又怎么会有温和的交集呢!于爱,不肯放下姿态,不肯为谁低至尘埃,必然是花开无果的一份爱恋。或者说只是一份倾慕而已,从未相恋过;更或者说,只是恋上那些动心的文字,无关真真实实存在的彼此。
路过花期,繁华梦里走一遭,转身离去的时刻,自是片叶不沾身,唯染思绪暖柔香。当温润的心怀再开不出那一季的花儿,惟愿已然陌路的人儿,各自安好。
结尾处,她写道:一汀烟雨,湿了半生的眷眸,一程偶遇,终是青山绿水的一份缘;岁首,云淡风轻的红尘岸头,又忆那一程走散了的你。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