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时,镜水蜿蜒
时间:2013-12-23 09:15:2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妖娆棉花  阅读:

   题记:我不需要谁做我的粉丝。能够懂得,那便是心在同一经纬,有朋自网海来,人生一大幸事。所以,我只有密友和知己,没有酒肉朋友,没有粉丝。你来时,山花烂漫。你来时,镜水蜿蜒。最难得的,是遇见。来,天长地阔,大被同眠。

有这么两个姑娘:阿水。柒柒。
一个默默关注我5年余,一个加我好友近3年,却从未曾与我有过片言只语的交流。
她们炽热如许地望向我,而我经年不知,每一念及,总觉上天厚待我太多。
并非因为她们喜欢我,就折损她们一丁点什么,不是那样的。
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看书、看画、看历史,其实都是看每一个活泼泼的人的心性,都是与作者本人跨越时间空间的沟通,你喜欢谁,能理解谁,认同谁,说明你们的心灵相近。
说得真是好,不能更赞了。
阿水,柒柒,都是内心很有深渊的姑娘,从她们的说话里就能看见:飞流直下三千尺。
我想说:她们不是我的粉丝,而是我的密友,因为她们和我在同一经纬,像树一样繁茂、茁壮。

(一)似水骄阳

前段时间,阿水在群里给我表白。当时我正在去天津出差的路上。

阿水说:
这是对棉花的表白。
默默关注已有5年有余。
从某次天涯无意的搜索,被她的文字味道所吸引。
喜欢,欣赏,爱,向往,都不能全全表达。
要往理论的高度,正能量等圣洁的高度上提,似乎都不是。
她的文字,语言,及背后所折射的态度,性格,统统都是我所向往的。
我爱看文,爱向身边的朋友推荐我所喜欢的,唯独她是我不愿与人分享的。
总觉得没有人能做自己,却看到这一女子以或理性或炙烈的方式独独地表达着自己,与谁无关。
我隐藏网海,悄悄地以粉丝靠近,静静地聆听。
几乎从未发言,只那一次忘了在说什么?我忍不住插嘴说了一句疑心生暗鬼,竟被她说这句说得好!
那一刻我听到血液在血管仓皇逃窜,进了心室又喷发而出的声音。
此后我相信在她心中我依旧连路人甲都不是。
当那日看到她的照片,我忍不住第二次开口,这是你吗?得到她的肯定,我很诧异。
我没想到她的文字那样炙烈,外表似乎有些柔弱。
我也曾诧异自己的想法和感觉,一个素未谋面的她,怎么会给我那样的牵动?
后来我觉得她说的是我想说不好说的,有些表达是我隐忍不能的,有些直接是我想畅快淋漓不敢的。一直重重包裹,层层束缚,为了很多而失去很多。总以为为了主线丢弃枝枝蔓蔓。其实天晓得……
再所以,亲爱的棉花,请你继续以你的率真好好过你炙烈若水的生活。
羡慕,过往哪怕斑驳,前路都会似锦。
不是每个人都能以纯真的心把控生活和精神领悟。
我想我是爱你的,希望你不要责怪我的冒昧,也不要把它觉得如世俗一般。
我性取向正常,对男女都未曾表白过,你是我爱着的。我希望你幸福,也祝福你!
可能很唐突,但今天想说给你听,此念在心中盘恒许久,突然就迸发了,这一次我听从心。
其实和你说话还会有点紧张,愿你明了。
世间懂我者有两,一者与我为夫,一者代我之所不能,淋漓,炙烈的活着。不忍分享,不能诉说。
一念在心中盘恒许久,终而迸发。

当时看到这炽热的话,多想抱抱她,这穿越时间空间的相认,多不容易!
当时有这样对阿水讲:
疑心生暗鬼这个事情我记得,那是两年前与某人的某次矛盾了。
只是我真不记得你了,但我记得那句话,因为它说出了我当时想说的。
谢谢你,这么久的待我以疼惜。
每次听到真挚的话,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话,都让我心柔软。只觉那样的美,没有比它更美的了。
抱。尽在不言中。你的心意我已尽数悉知。
好在,现在我们相认了。愿你好。
真的谢谢你。你能懂得我的好,这般厚待我,是因为你与我在同一经纬。
我看到的是,一朵花在你心间盛开。
这一次,我记得你了,愿你花开绮丽。

后来回大王家,有聊到这个时,大王说:他当时都看得感动了。
因为阿水说得那么真挚,那么纯粹,令人动容。
嗯。不管以后风雨飘摇,至少我记得阿水了,她在我心里,独独无二。

(二)孤城陌晗柒

某晚,柒柒发了张截图给我看,图上显示的是:她与我加为QQ好友1045天了。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哇,这么久了,快三年了也。
结果过了一个多小时,等我赶稿完毕后,鬼使神差地点开她的QQ名字,竟发现旁边有个按钮是“加为好友”……呃,内什么,难道她还不是我好友?!
我想了几秒钟,关于柒柒的最早记忆,依稀是在QQ空间她给我留言什么的。
但好像没有三年那么远。
爬进QQ空间找留言板,翻出来:“棉花。请你记得。有个人。她深深的爱着。你的灵魂。”
时间是今年4月份,离现在才8个月……
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
她那边都加了我有差不多35个月了,而我记得她却只有8个月,甚至她还不在我好友里……
深深的替她觉得辜负,又替自己觉得不明所以。
但,马上决定告诉她,实话实说: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还不是我好友。

给柒柒说了我要加她,同时点了那个“加为好友”的按钮,竟然直接通过了,没经过验证。
柒柒问:“我怎么没看见你加好友的申请呢?”
我说我也不知为什么,但显示已经加上了,那就不重要啦,能加上就好。
然后看到她的签名: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我喜滋滋地问:“你也看木心?我周末才看见这句,可喜欢他了。”
“我都知道啊,喜欢他,”然后柒柒问:“棉花是不是一点都不记得我了?”
当时我就泪奔了。
只有实话告诉她:我对她的记忆是从今年4月份开始的。
当时在QQ空间给她的留言回复时,我就是这样回的:“妖柒柒。记得你了。拥抱会漫长。”
柒柒说:“大概是两年前,我加了你,还要你给我推荐书看。那时你叫我看看李碧华、张爱玲什么的。从那时起,才接触一些文学方面的东西。你是我的引路人呢。”
可我想了几秒钟,依然抓不出来一个具体的印象。因为我曾经给很多问我要书看的人推荐过李碧华张爱玲,那么多,就成了一个模糊的群像,哪一个才是柒柒呢?
柒柒说,她经常改网名,最早那时候叫什么,她自己也不记得了。
也就是说,这之前两三年,她很可能换了好几个网名存在于我的记忆里,而我却不知它们是同一个人。
换句话讲:她一人占了好几个位置。
哈哈。玩笑啦。其实大抵也是她很少跟我讲话吧,于是能挖掘的记忆就更少了。

柒柒说:“很多时候不愿去打扰,总觉得心里有段距离。可是,你又那么亲切。”
我想我明白她的意思。
我也经常遇见那种“有段距离”的人,特别是那些看起来颇有名气的人,比如天涯名博什么的。
每次看见还不错的博,我就跑上去回帖,然后主动加好友,以为别人至少会多看我两眼。
结果呢,每次的结果往往是:我热脸贴了人家冷屁股,名人们压根就不搭理我。
哈。自作多情的我,只有干净利落地取消关注,风卷残云地消失。
因为名人们需要的仅仅是粉丝,而我,从来就做不了谁的粉丝。
同理,我也不需要谁做我的粉丝。
能够懂得,那便是心在同一经纬,有朋自网海来,人生一大幸事。
所以,我只有密友和知己,没有酒肉朋友,没有粉丝。
当晚感慨颇多,还写了初稿发微信,记住这“找回柒柒”一事。
她在我心里,“张扬跋扈,不可一世”,只此一家。

嗯。你来时,山花烂漫。你来时,镜水蜿蜒。最难得的,是遇见。
阿水,柒柒,以及那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们的笑脸,来,天长地阔,大被同眠。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