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秋落红,期待一场薄薄的相遇
时间:2013-11-25 08:39:1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董万军  阅读:

  终是抵抗不住肆意秋风的侵扰,从衣柜里翻出越冬的衣物时,那些陈放了很久的棉质或是纤维到底还是牵出了那么多的故事,被锁进那件黑色毛衣里的回忆,就这样一次次闯进现实,筱地又回落到了那么遥远的过去。走在这场正在飘落的秋雨中,脚底枯黄的落叶,每一片都在吟唱着阴郁的挽歌,浓浓的秋季就这样往纵深里走去,都说秋天是一个被装满了思念的季节,清新的空气里,皴裂的心事就像枝头枯败的叶子,转瞬之间就是离殇满地。
  身边的几位单身密友好不容易结束了爱情的拉力,在这个金菊飘香的落秋,似乎结伴实现了老男孩转变成为男人的梦想,在他们的婚礼上,当我看到那几个昔日里散发着书卷味的清逸男生,看到他们就着一杯香槟豪情万丈地规划未来,透过他们,我同时也看到了明天的他们肯定也像我一样,穿越婚姻的红毯,这个世界一定会把他们雕刻成为飘零江湖的莽撞男人。
  秋天,还有婚礼,总是无端地使人想到追溯,昨天,或是去年,甚至还有前世。我曾经面对一面镜子傻傻地追问,眉心眼角的这枚痣所烙下的到底又是怎样的一场情事?前世,我到底是谁?还有隔河观望的那袭红衣又给了我怎样的命题?
  面对落叶,我总是会不着边际地想起一个人,冥冥之中,长风拂袖的傍晚,我总是会期望着一场薄薄的相遇,在丛林,或是在街角,不早不晚,刚刚好的样子,然后彼此认出,再然后彼此牵手,接着便是如莲的时光。
  抑或,我真的自唐朝而来,吟诵着一集故事,行走于通往太白山麓的这一程山水,桐柏之于传说,注定是一帧无以消解的乡愁,依恋有时就像一根生涩的针,扎在心上,就再也拔不出来。冒着十月清寒,彷徨在淮祠附近的一条雨巷的时候,是一些憨厚的乡音打湿了干涸的眼眸,霏微细雨中这条通往秋天的山路,抛洒出穿越时空的泥泞,着了青衣的芦花像是诗行里流亡的女子,满地落红处,是谁依然读懂了水袖流苏一般的忧伤?
  若干年前,你说过,霜叶枫红的时候,我若来,你便在。鸳鸯池畔的潇潇夜雨,锁了潮霉,也锁了清秋,松针摇摆着整个树林,我每日里都站在你指定的位置,聆听某年某月我们共同唱过的戏文,那是来自江南的汉子,被装扮成了花旦,咿咿呀呀地哼着,这条小路上落下的尽是平平仄仄的唐诗。
  于时光而言,我是一个听众,只静静地听,若是约定还能兑现,我仍旧愿意解下领口处这一枚青玉,就着这一季落秋,将晶莹的质感划入指尖微凉的掌心,继而再细数往后流年。日子轻缓得近似粘稠,就像一盘盛放多日的糍粑,扯断的是日月,扯不断的却是零零星星的人间烟火。
  这里的风,只是通往秋天,那些树与叶子的牵念,自清晨开始,一直燃烧到黄昏,我唯有伫立在隔了一池芦花的彼岸,用一些文字做了酵母,藉此来酝酿整整一季绵绵的相思。杂木和黄栌结集着演绎了倾世芳华,太白山麓换了一袭淡妆,正好还原了和春天交相辉映的好光景。
  时光交叠而至,我弄丢了唐朝的古风,藏经楼上,我认出了当初遗落红尘的这枚玉坠,遗憾的是,当年诵经的喇嘛归隐了塔林,经年的暗语泯灭进了沙井,我能记起的只剩下流年尽头那一场寂寞的烟火。你说,枫叶红了,我若来过,就在青花巷子里的那个茶楼里等你;你说,只要我在,你一定会来。
  亦或是一场半途而废的残梦罢了,通往唐朝的山路伸展着,自一棵松树开始,便不知了去向。我无意要做那个江南的男子,只是,当漫山红遍,桐子树和木槿花更加浓郁的时候,我看到这里缤纷落秋的样子,就被着尘世的繁华牵引着,一路狂奔,在月色冰蓝的寒夜,选择了料峭的北方。
  穿越就像流水,当一阕宋词被马头琴毫无牵连地陈放开来,通往唐朝的字符就这样散落了一地,北方堂前的木槿,一如酒窖后门口的紫竹,有人消失在巷口的时候,我甚至还能够感受千年的落寞,叶子一片一片落下,那个被流放进古诗里的女子,定然也会想起我,想起我的话,微笑,落泪。
  霜叶红了,红得像是烈焰,自淮祠开始,一直烧到太白山麓,这一程,我用信仰煮了一壶清酒,思念重重,微醉了时间。是不是,单单因着那一次约定,风是你,雨是你,水中妙影是你,堂上飞燕是你,梦里的缤纷,眼前的落红,也是你……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