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笑陪君三万场
时间:2013-11-01 09:21:3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流萤小梦  阅读:

从未想过要和你告别,虽然我明白,你我的归宿,其实一直就等在那里,分离和死亡,终是相遇最后抵达的永恒。

我也知道,人不能像门前的枫香树那样,年年有新绿,也无法像苗圃中的秋海棠那样,岁岁吐新苞,只能一天天走向迟钝和苍老。可是乐观一些想,毕竟眼前能看到的路还有些许一段长,我离那两个字亦可能还有一截一截的距离,手心里尚有一大把的时间够我蹉跎,够和你相处,当下就卸去紧迫之感。况且即便到了那个攸关,生命已气息奄奄,牵不到自己的七魂六窍,谈何与你顾盼。如此来说,后半生你我的劫数,有且只有离别了。

文字都是有温度的。就像这一时,骤然捉了“离别”一词码上眉头,来度量你我之间尺尺寸寸的距离,心坎儿就好像被一根无形的针穿刺,一波一波的沉痛黯然涌来。

伤离别,离别成殇,那是一把利刃深深划痕的创口,谁忍轻易提及呢?

不禁感叹我们汉语造字的了得,会意形声使它们个个可以表述得入微精到。譬如心情好了叫轻叫松,如笑,银铃似的自唇角自空中袅然飘散。诗曰:云下的轻笑飞过秋千去。能插翅而飞,说的可是飘。秋千荡呀荡,把笑声荡在空中,一缕一缕的就是散吧。而心情不好的时候则为郁,心被锁在一处,纠结一重重,突围无力,或者自己呆木着不愿出去,自然就成闷。本来风轻云淡的,日光朗照漫逍遥,乍一提及别离,倏忽间云朵被赘上满腹的心事,好像就有了重量,虚空不能胜任,再加上风来胁迫,这沉重旋即零落为雨。而泪,恰似心雨,亦从思想的高地怦然坠落,大滴,滚圆,像极当年砸在牛顿头上的那枚苹果,痛而警醒,岂不为重?

想你我的初相遇啊,也即那飘飘散散中的美好。而你我的离别,该模拟成怎样的一个苹果的重?

言及“离别”,在汉语里,它真是一个好词,惹得无数文人墨客竞相折腰,以它为酒为诗,诉不尽离情别绪泼墨挥毫。如在当下,我拈起这个词时,脑子里就蓦然游离出诸多的诗词意象。

不知你我的离别,是一幅什么样的场景呢?

想来该有一处江岸,岸上杨柳千条绊惹秋风。有诗云:“今古柳桥多送别,见人分袂亦愁生。”这关情之物,置了“别”字心绪,定会翩然舞起离和伤的风情。有你折柳相送,有我珠泪盈帕,才应了那句“西城杨柳弄晴柔,动离忧,泪难收”的别境。

似乎还该有一弯残月,当照长亭别宴。亭上月影凄迷,拂心湖错错落落。月下置酒对酌,杨柳岸,晓风残月,“殷勤且更尽离觞”。

此一别,不言相聚何年,不问再见几时,只愿所有低语的情肠和稠密的心事简约为一语笑颜雕饰的柔情,一个手扬杯盏姿势的完美,直抵记忆内里。

这一刻,你一觞,我一盏,所有的欠缺与圆满,都在清酒里澈为静默,化为云端“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的畅快。

这一刻,你我笑着沉默,笑着坚持,没有悲戚,去了愁怨,醺笑微微里,身前身后,胸臆之间,猎猎飞满大朵大朵的木芙蓉。

人生如逆旅,你我俱是过客,终有撒手而去的那一天。在今天,我踏刃而舞,把所有的悲欢在文字里做了预演,也算笑过泪过。只愿在那时彼刻,我们可以笑盈一握,背影在夕阳中的金柳下轻轻别过。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殇。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