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话凄凉
时间:2013-10-18 10:32:3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南乡  阅读:

曾经我也是这人欲横流,色相迷离娑婆尘世中的一介凡尘。我以张狂的方式幽幽的抹去每个人类应有的孤独。

这是真的!满世界都是熟悉而陌生的面孔,嘻嘻笑笑,卿卿我我,其实是自说自话,忙里忙外,如无头苍蝇,冲冲撞撞,着甚干忙。欲望,无聊牵引着一批一批的尸体如怒马狂奔,永不停歇。这是闹哄哄,香喷喷的舞场,戏子纷纷挤眉弄眼,尽态极妍,只为博得更光鲜亮丽的假象。

那日,不意中在酒楼里游走,一堆肥肉,上楼时撞到了我,还踩了我的脚,分明是一堆肥肉却也能这样活络,细看之下,肥肉上还嵌着两眼,一嘴,甚是可怖,我听到房间里吆喝不断,进去一看,一团团肥肉围成一桌,看得我直作呕,简直不堪入目,我冲下楼,想自己生前混迹于这乌烟瘴气之地,甚是可悲。跑在街上,摩肩接踵的尽是肉体,两眼放着红光。其间游走的是和我一样的鬼魂,我尽量和鬼魂靠在一起,那些肉体上是脓血和蛆虫,我是一个有洁癖的鬼。我并不是想做一个孤魂,但较生前身体越发轻飘飘的,甚是惬意,这样在尘世中徘徊数日,因心中有怨,不愿离去,久思之下,还是想回到她的身边。在这之前,也就是我不在世上的那一瞬间,看到父母惊愕,悲痛欲绝的表情,我唏嘘,并不是为了他们,生前他们是我注定要背负的十字架,死后他们是芸芸众生里的凡夫俗子,令我了悟这一生是个玩笑,这个世界是个闹剧。我徘徊踟蹰,不知该将亲情伦常置于何地,因我有身,佛曰:“此身为万恶之源。”但现在一切如我所愿,无有恐怖,无有爱,只有凛凛清风。

看着陆地上如虫豸般奔忙的人们,我仰天长笑,我臆想着,我的离去将成了三姑六婆,七邻八舍茶余饭后的谈资,成了多事的社会记者批判的焦点,博得闲人的一笑,一叹,一个漫不经心的冷眼。和生前父母哀怨的后半生。这些都将会理所当然的发生,而后一切都归于平淡,如石沉大海,经不起半点波澜,我散发长啸,所有一切世俗的金字塔瞬间土崩瓦解,责任,义务,权利,就如臭袜子,其故臭却不得不穿,因为已没有袜子可穿,不穿则裸足,裸足则与大地相通,才复归于萧萧飒飒的人。

出生时我一丝不挂,我本以为这应是我本来面目,澄澄澈澈,不加修饰,独来独去,不羁如风,后来我越来越怀疑此身非我有,我想要逃避它,艺术,酒,旅行,恋爱,无论逃至何方,它都有一双眼睛注视着我,在那里冷笑,无以藏身。它就是亘古的诅咒,张开血盆大口,撕咬我至血肉模糊,拖我入无尽轮回,永无灵的清明。

直到死前我一直相信人到世上来,就是来挥霍孤独,一切的艺术都在挥霍,挥霍自己炽烈的无处喷发的生,迷醉在孤独的假面前无可自拔。那次在敦煌壁画前,目睹曼妙的飞天,好似耳畔仙乐飘飘,正奏霓裳羽衣曲,飞天满空舞动,婀娜的身姿,面如满月,眼溢秋波,目光流盼,异香氤氲。绝美的幻境,恍如仙境,远隔尘世。却也只是独自一人孑立于荒凉古旧的洞窟之中,迷醉坠于古人的艺境中了。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死亡才最接近艺术。此刻,我最清醒,也最迷离。

离她越来越近了,那股我生前时时期待的体香,想见的娇躯,想听到的款款柔声,随着我肉体的消逝而荡然无存,那本《妙法莲华经》静静地躺在那里,送你的《妙法莲花经》,望你能沐浴佛光如我,但你却不屑一顾。梦,你追求流俗浮华,是我与你恋爱最大的顾忌,我即便接触千千万万的肉体都是一成不变的,而只有灵魂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原以为拥有你我可享灵之鱼水欢合,此生便不寂寞,最后我们只能流于肉体的结合,但俗世说,对于我们来说连这都不算,我愈加惶恐,于你若即若离。无缘无故向你发泄愤怒,实是我内心惧怕,有如沉于激流骇浪里的落魄人抓住岸边最后一根稻草。经曰,圣凡不二,人人皆可成佛。我想我的佛心不在圣洁的莲花,而在你心上,而你却浑然不知。我将我的魔释放出来,我是魔,是神,终究不会做人,如果人的义务是传宗接代,我对你说起过,去普陀山拜观音,水月观音,千手千足观音,持莲观音,一叶观音,观音三十二相我都诚心跪拜。唯独在送子观音面前,晶莹润白的瓷身观音,抱着雪白粉嫩的裸身童子,众多女信徒在那里虔诚地跪拜,我呆望在那里,人类真是矛盾的动物,以苦为乐,妄想以血脉流传让自己万古长存,就和埃及法老建金字塔,把尸体裹成木乃伊期望亿万年之后的归来一样充满古老人性的光辉,震撼地令人毛骨悚然,震撼地可笑可悲。母性是无私的,但不是人性的,是动物性罢了。妻性和母性千百年来,把纯真少女欺骗到祭坛之上,将她们的一生以**之名焚得一干二净,灰飞烟灭。而今,这个光彩亮洁好似狞笑的祭坛却还在接受朝拜。

我本不该来看她,我将她弃置尘世,现在却以永不可触及的方式来看望她,恋人之间的心灵感应是骗人的,在无量的时空里,我和她也只能算是擦肩而过,缅怀这样的露水情缘还有何意义。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释迦牟尼是最讲实相,最无情之人,他的情都给了大千三千世界的众生,这样的情最是虚无空妄。我念叨,诸行无常,一切既是生灭之法,我且任此段情缘随风而逝,生灭灭已。

这些我在生前已然悟到,可又有何用,佛讲愿行,我既有愿,却无行,有如哈姆雷特般成了思想缜密的强者,行动的侏儒。

我终日不见日光,茕茕孑立苟活于世,并非我把自己藏起来,而是我被归为异类,人生就像一出默剧,无论我怎样声嘶力竭地呼喊,观众只以他们的逻辑理解演员,那时我最接近“万径人踪灭,千山鸟飞绝”的诗境。

如果愿这样易行,佛祖也不会开三千法门,冥想,静坐,酒精,艺术都不能消除我心中的不公感,迷茫感,世俗把人与人隔得愈加孤独寂寞,它在我周身打了一堵堵铁墙,密不透风,压得我快晕厥窒息,夜深之时,我仰望天空,想这个星球上一路跌跌撞撞走过来的人类社会是孤傲的两性人群的霸土,想我们渺小的不能为人所知的地下情,不知觉中早已潸然泪下。

翻看易经,乾为阳,坤为阴,一阴一阳谓之道,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乾知大始,坤作成物。宇宙大化只分阴阳,只有男女,那我是什么?故作为异类由来已久,受冷眼和唾骂就习以为常了。

长恨此生非我有,只有营营不曾忘却。有此身时我恨;无此身时我恨,但我更怕,我早就听说自尽之人是没有好下场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