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囚禁我的心
时间:2013-10-13 08:29:4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灬潇宇  阅读:

盛世年华,谁会心疼一场注定陨落至死的烟花?雅致的文字里折射出经年的味道,咀嚼出岁月的温柔。有谁知道,笔尖下这华丽的舞蹈?在这青烟曼妙里,升起的妩媚文字,比烟花还美丽,但是,冷落的心,却比烟花更寂寞。

谨以此冰封我心。

——题记

(一)浮生未歇,断桥残雪

浮生未歇,断桥落残雪;冬深梦浅,谁与共风月?

薄雾氤氲中,一盏青灯长伴,捧卷轻吟,不经意的读到一句诗:何须更问浮生事,只此浮生是梦中。

浮生若梦,不知秋凉。不禁想到,大千世界,芸芸红尘,谁路过一场波澜壮阔的爱情,邂逅一场天青色的烟雨?那些惊艳了旧时光,艳羡了一代的女子,不过一场生的梦幻,一朵宿命的花开花败。在尘世的梦境中,谁轻盈如雪的踏过旧日的城,许下辗转流离的一生?

随着思绪纷飞,记忆如蝶,绚丽无疑。旧日里那些与记忆重叠的画面,一幕幕如浮光掠影般,轻掠过我迷离的心海。那是,谁嫣然微笑的容颜,宛若梅花开?那是,谁颦眉深锁的哀婉,犹如意味深长的画卷?那是,谁在原地祈愿,寂寞的祈求上天?几多缱绻的柔情漫漫,弥留在青鸟停驻的光年。梅花三弄,一曲意味深长的清音,卷起凋落的雪花,浅浅低吟,悠悠浅唱。

轻啜一口卡布奇诺,丰厚、细腻的味道残留唇边,经不起冷却,舌尖上停留的却是爱的狂潮。摊开微凉的双掌,一直以来都认为抓不住幸福的尾巴,包括现在,以及未来。只是因为岁月的无声无息,落花成泥,碾作尘土。满目熏香的时光,经不起季节的辗转,随着那些根植于心的绮丽梦幻,在反反复复中,也就那样很快的消失不见。

围炉听雪,于是,雪落下来,覆盖了那繁华的梦。指尖不经意触摸了岁月的轮廓,思念下起了雪,雪花在半空中翩然起舞,犹如美丽的精灵,在馈赠给世人以幸福的微凉。我在时光的一角,静静地听着雪声,可惜,雪落无声,于是寂寞在流年的卷轴里上下翻飞,飘来的,是薄凉的忧伤,冻结的,是那琥珀的泪光。

也许,听这初雪,可以找回那断桥上匆匆的惊鸿一瞥,亦或是找回那旧时光里的浮生一梦。断桥残雪,那是谁在时光里打马而过,唱着清词一阕,恨此情此景,却不能共约风月?又是谁青丝如垂,白衣如雪,痴守在断桥,守望着一场纷纷扰扰的初雪?

雪色时光,有一个人,能放在心里,静静的想着,远远地望着,久久的守着,不言地久与天长,不必相约终老,只求此生难忘,这,其实也是一种幸福,虽然卑微,但却很珍贵。或许,幸福本来就是一件卑微的事情,为了你,我甚至愿意把身子低到泥土里,让雪落在我心上。

人生短暂,不过须臾,清歌如梦,至此浮生若梦。我知,爱情的最高境界是经得起平淡的流年,而幸福的最高境界,莫过于相濡以沫,相忘江湖。每个人都会路过一段江湖,我不知道,我的江湖里,谁会是我最后的归属?谁又会是我今生执着追寻的归宿?浮生未歇,时光尚好,最可怜的莫过于英雄末路,美人迟暮。

美人迟暮,这无过于一个“等”字?但,等待的时间会有多久呢,可曾脱离轮回?如花美眷的流年,那艳丽到荒凉的青春,我不知道,到现在,又会是谁口中念念不忘的青词?在迷离的青春里,唱着雪花谣,听着折子戏。我要用怎样的文字,才能点缀出如烟火般的绚丽,才能刻画深情几许?

浮生未歇,雪落满衣。凄艳的文字,灼伤了断桥上冷瘦的红雪。

(二)魂断香销,烟花易冷

魂断香销,烟花易冷,我的文字,经年之后,会是谁的心疼?

柔情漫漫,思念入骨。经年过后,轮回消尽,谁的魂游过谁的城?谁的城,湮灭了谁的一生?谁会在某座城,等着与我相逢?如果是这样,可否让我许你,此生不离?

冬天,刺骨的风儿不甘示弱的呼啸着,摇得繁花落尽,摇得人烟绝灭,指尖碰触皮肤,冰凉深入骨髓。伫立于风花雪月的窗前,眺望那相隔万里之远的彼岸,忘川边,曼珠沙华开到茶蘼,那分明是一种极度的美丽,美丽得有些疼。

雪轻轻落满我一身,落花成眠,在眉宇间留下最后一抹余香,回归尘土。纯洁的雪,在空中舞动着身姿,纷纷扬扬,不经意,落雪满径。那些雪藏在时光里的幸福记忆,连同那温柔的时光,总是那样轻易的被遗忘,雪的况味,还来不及细细品味,就已纷飞、离散。

或许,当执着都遗憾成美丽的时候,时间就真的会变幻了沧海桑田。那些青丝长卷里的爱情,刻骨铭心,经历时光的辗转波折,才终于修得天长地久。爱情总是温柔而脆弱,海誓山盟终是奢求,使得那些哀婉的故事里有一丝不为人知的凄惶。

那凄绝的幻灭里,英雄美人的爱情荡气回肠,却也催泪不已。那个生是人杰,死是鬼雄的项羽,那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虞姬,终是上演了一场可歌可泣的悲剧。魂断香销,不知他们的下一世,又是否会如诀别之时那样生死不离,死生不弃,受宿命的牵绊。

佛教中信来生,来生,或许那些羁绊过深的人,无论受到什么样的阻隔,天南地北,天高地远,总是会在茫茫人海中相遇,也许擦肩而过,也许碰面不相识。这是前世的因,结成今世的果。正如金刚经所说:“一切有为法,尽皆因缘和合,缘起时起,缘灭还无,不外如是。”

我信缘,不知缘可否信我?我在红尘边缘落魄,在时间的荒涯中流离。如果,我遇到了你,天是好天,景是好景,我们又是否能回想起宿命的前世,想起曾今我们曾今一起奔赴的爱情。如果,我能给的,正是你想要的,那么我愿意倾尽我此生的所有,只为换你一次含泪的回眸。

中原的日光,千折百回的绕过葱绿的松柏,照到我心上,融化了一些初雪。久于寂寞的心变得柔软,变得细腻、多情。脚步微摇,入眼的却是被幸福遗忘的浅滩,泪水突然间决堤而下,为这一季尘埃洗尽成灰。或许,风中的眼泪,是中原的水晶,美丽而晶莹,润色着无声的寂寞。

锦瑟华年,有人告诉我,时光的岛屿,那些漂流瓶里盛装的美丽心愿,只要用心去祈祷,就一定能实现。于是,低徊的心在浪潮中穿梭,百转千回,隐隐约约,逐渐迷失。我想,也许,这心愿始终没变,变了的只是人心和世情。

魂断香销,烟花易冷。穷其一生,没有什么能千年不变,都说人心易变,都道当时只道是寻常,都望人生若只如初见。而那些不见了的,包括时光,包括流年,包括爱情,一去不回。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