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回忆里无言的青花
时间:2013-08-17 06:57:3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草木之人05  阅读:

在这纷扰的尘世里独自鲜活,是期许的风花雪月许了空,那时,我注定仰视千戈万马,与你隔山,于一种不留痕迹的存在朝拜、暗自生花。

——题记

1.

荒芜与苍凉,掩面覆盖满树古藤缠绕的枯叶,以低眉的姿态衰败,以为春是暖,会开出一季又一季的花潮,却不知,这世间万物,也有兴盛衰亡,像是一种许诺,告知生命的抵达,或是爱,早已皈依了安宁。

这个时候,四处缠绵的孤寂沉淀于无人问津的长眠里,若是深爱,我岂愿看着衰落马不停蹄地来袭?伤了你的柔情,践了我的暖意!

还好,庆幸岁月是一步一个繁华的,旧处的故事,早已在经年里洗涤,于明媚里开出一树又一树的佳期如梦。

过去丑陋,才觉得温柔。所有老去的长情在温和的掌心里静好,轻放在长满荒草的院落里晒一天日光,集合所有微风,打落在长长窄窄的小巷里,铺满参差不齐的石板缝隙,覆盖掩面于地下长眠不语的旧事,这旧事,得深埋,得腐蚀、烂到不再被流年轻易提醒。

那时,我知,所有天长地久的情分都安了心,你尽这样,看清半部人生戏曲,唱尽物是人非、沧海山田。这终是取得落香,告知这衰败里的坦荡。

2.

我更多愿意相信,很多爱是自我。宁可向往自由,是生的信仰。这信仰不容任何的影响,朝朝暮暮栖着,在脑袋里生长、开花,直至繁茂。

有一种不羁的情愫,不被来来回回的纷扰长短、爱恨别离左右,它像天上燃烧的云,渴望自我倾尽、渴望颠覆所有。

已不记得过去的旧事如何,这一生若是落了泪,也是风华。

于自我的修炼,总以为得沾染上斑驳的时光。而这时光,不是旧里的斑驳,而是旧里散发出的让人厌恶不得的斑驳。诸如,信物。棉麻。文字。

看着就心生念想的自由,因为足够热爱。

一些长途跋涉、背弃而来的执拗,总得跟随灵魂的归念同根而生。

那时,他说,谁的栽种谁收获果实,而他的果实得由她收获而去。

这总是温情的,这燃着红、滚烫而来的话语,此生,怎么躲避都来不及,又如何轻言忘记?

她知,这些旧事即便被囫囵了算,还是清晰得如一片明镜,倒映着曾经灿烂、明媚、倔强的爱情

3.

她总得寻一些事来覆盖旧事,于午后在清宁的光阴里读上一些话语,煮上一壶清茶,写下这些关乎宁静安好日子里的文字,然后打开窗户看着阳光安静地把树叶投射进来,星星点点的光,此刻,又看到那么个身影逃逸而来,一些事,遇见,就真的在劫难逃了么?

她以为,埋了心底缱绻的情愫就不再轻易激发,她以为用一些新事物替代就不轻易念想。她的桀骜、她的固执,也随了倾慕而去。原来,一切都是过往后才被告知真情。

原先埋在心底的流浪情怀,也是感性而来;原先放纵、不羁的秉性也变得分外柔情。

原先,她热爱的自由,她向往辽阔无比的空间,诸如星空、草原;欣喜一切凋零时的绽放,譬如,她和他的爱情。都变得如此不堪。

她像一株拔节的植物,在经历一次长过一次的蜕变之后便迅速剧烈地长成一副老历沧桑的模样,所有被遮掩、无法被触及的部位都长满了皱纹。

她以为,她需要一种背道而驰的反叛,而今,一切听随了命而去,别无挣扎。

以为,此生,就可暗地生花。

4.

她想,若是足够随心所欲,是否可以在这个昭昭不休的年华里活成自己最欣喜的模样。

宿命里的情怀,遇见,就真的在劫难逃,一些爱恨都不由得她左右而去。

那么,途一场旅程,一路荒凉成灾或孤寂清瘦一人徒手拾花,看着山水,拥有一方赤诚的土地。

她得认知这世间的物种或地域,由此,是否可以将回忆清零?她要这些路过的新物替代旧物,她要捧遇见的泉水醉一回,她要一间破旧的茅舍或偎依古树长眠而睡,醒来时,却依旧是你尚年少,我未老。

原来,所有的习惯在中途劫了难,再努力恢复原来的模样都是无力。她将怎样渡了难,要回自己。

原来,曾经最想逃的,还是爱。变得不再自我。

她要怎样看着午后的光阴穿墙而过时不再看见曾经。旧居里早已是草木深长,落魄地开出一朵又一朵青花。原先的繁盛不辞而别,而有的是落空的心和这每天打马而过的阳光。

阳光穿过低矮的围墙,打落在乌瓦青砖的旧居上,透过藏于青瓦几块透明的玻璃生成几注如同圆柱一般的光线,打落那个有他居住的年代。

光亮明媚的暖阳在这潮湿的旧居里显得格外温和柔软,眯起双眼可以看到光线里的尘埃漂浮于空中轻浮的自由,细小、可爱,空寥一身游行于这充满苍凉的世间,早已不再是风轻云淡、云卷云舒。

这是不愿醒来的长梦,他早已离开。

徒步行于这荒芜的途上,逐渐远去,回首时所有早已覆盖厚重的等待,被风带走的沧桑,只剩下无言以对。

5.

闲庭梦,梦不休。清风过耳不闻,落花如雨倾泻。瘦月空,南风寒。对空长歌当哭,憔悴人脸面。

她应当像自由的风来去无悔,决绝、果断、从容。

可一切无暇的喜乐都跟了宿命而去,遇的劫难,是可清还的恩惠。

只知,一些力不从心的话,一些言不过心的不情愿都因自己的执拗送了光年的葬礼。

那时,若她说,愿意一直一直等待,直至山河破裂、马革裹尸。

只是,她以为她更要自由。

可知否,用一半生漫长的时光在人情世故里皓首穷经追寻的灵魂最深的向往才是无拘无束的自由。

所有觊觎的,都是一世所有渴望的寻求,却不是最终的奢华。或许,是前世浪费的太奢侈,所以是惩罚。

这宿命的得失由来的一种最深沉的绝望带来的伤害,留了痕迹,像一种召示,在风中摇摆,到最后,醉卧在老死的褶皱里,被自己谱成歌,唱响了绝望和不过期的爱。

所谓爱,离了情,是能够独立存在的。纯粹成一弯碧泉,印出爱人的脸,看到他旁若无人的痴笑,断了所有不堪回首的路。

6.

我不怕老去,而是不能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孤寂地跟随生命的摆钟随遇而安,那时,风吹落了满树蔷薇独自来往,又谁陪我来葬花?

没有你的行程变得枯萎,像河水剧烈被灼烧,到处是伤,干了鱼儿的泪,烧了草儿的根,那么,哪里是生命?

哪里都是随处可见的苍白,世间的倾城色全被包裹,我怎样去燃烧那些爱的希望之火。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