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花鞋
时间:2012-08-31 08:34:2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竹鸿初  阅读:

  鞋上绣着一朵花,似是一朵玫瑰,但太过娇艳,没有愿意穿上它。但她愿意,她蹑手蹑脚的穿过房间,避开了母亲凛冽的目光。父亲就坐在隔壁的房间里抽着闷烟。前天,有人来带着贵重的聘礼上门提亲,倔强的她没有答应。父母拗不过她的坚持,只能婉言谢绝。
  父亲看着提亲人挑着聘礼失落的背影忧伤的离去后,心里也开始了发愁——闺女已经年逾二十,再等几年,恐怕就没有人家要了。如今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家境宽裕的提亲者,没想到闺女一口拒绝。他一直想不通为什么闺女如此执着,难道她还忘不了同村的那个小伙子吗?这个小伙子人倒挺憨厚老实、身体健壮、勤劳,就是上无遮雨的片瓦,下无垫席的基石,唯有一间残破茅屋,甚至不能抵挡住风雨,他怎么放心的下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到这样的人家。贫寒的家境,他都能勉为其难的接受,可那个小伙还有一瘫痪在床的老母。小伙子只能靠帮人做伙计挣点钱,与他母亲艰难的过着辛酸的日子。
  去年,小伙子的母亲终于没有挨过新病旧病的煎熬,在除夕前夜悄悄地病逝。当时,小伙子正在他心爱姑娘的门外逡巡而不敢进,他的手一次次的抬起,又一次次的放下,他不想打扰她的芳心,不想打扰她的生活。他十分清楚,自己的人生与她没有任何的交集,他除了把她放在心底外,别无他法。他对自己说:对她的爱,除了用一生的等待去证明外,他就只能伫立在她的梦乡里,远远地看着她。
  她与同村的小伙从小就是朋友,他们一起玩,一起耍,一起哭,一起笑。如今,大家都长大了,心也跟着孤单了起来。曾经追逐打闹的画面,只能在彼此的记忆里映放。谁都知道自己的心已经给了对方,可她的羞涩腼腆让他不知所措,他不知该如何去面对已初长成的她。丰满的身材,圆润的脸蛋,长长的发辫,一幅淳朴的乡村姑娘模样。她从不曾松散自己的秀发,因为没有他在身旁陪伴。如果他愿意,她会拔掉皮条,任自己的长发纷飞。这是她最美丽的时候,也是他最开心的时候。但他从不把自己的心意轻易袒露,所以,距离分裂成了一条巨大的鸿沟,她在这头,而他在那头流泪。
  他也许会后悔,但他绝不会当着她的面伤心。他在她的心中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就算天塌了下来,他也绝不弯腰。所以,他竭力保持自己在她心中的高大威武的形象。她永远不知道,他在每个夜里,都会拖着疲惫的身体多走七里路,来到她的窗下,窥视她的美。在皎洁的月光下,他透过窗户,隐隐看到了她,她睡在床上,甜美的表情挂在她的脸上。看见她幸福的样子,他全身的疲倦感瞬间得到释放。他顿感轻松,只是心里缺失了一种甜滋滋的情意。他不知她的心里是否有自己,所以他每当从窗前离开后,心也变得沉甸甸的。他的心开始忐忑不安,七上八下,他不能控制自己越来越浓烈的情意了。很多次,当他们相遇乡间羊肠小道上时,彼此都是视如陌路。他的心疼痛不已,但他不知她的心更痛。
  她时常觉得他就在自己的身前,可定睛一看,只是云烟作祟。她不明白,为什么他明明就喜欢自己,却不敢承认?他儿时的勇敢都去哪儿了,难道他的心里已没有了自己。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他送我的那双绣花鞋还在床榻上安静的等待着我们的幸福。难道他对我的情就像绣花鞋上沾染的灰尘一样,慢慢地开始凝结,越来越厚,直到岁月不再流动,缘分也荒芜成殇。她不敢再想下去,她要继续等,为他的荣归故里的而继续自己没有尽头的等待。她幻想着自己看见他衣锦还乡,并且带来了进入她家门的通行证——满车的聘礼。她深知,身为村长的父亲是固执的,他的坚持足以改变她的一生,甚至是抹去她幸福的底色。不,她大声地叫喊着,她不敢再继续幻想下去了。
  她歇斯底里的叫声引来了母亲,母亲明白女儿的痛苦,她抚摸着女儿的柔发,轻声的安慰道:别怕,闺女,母亲在这儿,母亲永远会站在你的这一边。母亲深知女儿解不开的情结,看见女儿一天比一天消瘦,她的心比谁都更痛,毕竟女儿是从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啊!她不知如何去帮助女儿,她只能在老爷子心情好时拐弯抹角的为女儿说情。但每当她一提起,父亲就一把将手中的长烟杆往桌上一拍,生气的出门而去。她也知道他是为了女儿好,可长此下去,女儿真的要瘦成一堆枯骨。自己一生就只有这一个宝贝疙瘩,万一女儿出点什么事,叫她还有什么勇气活下去啊!她在心底喜爱女儿看中的那个小伙子,可是她一个妇道人家怎能做主。一个人时,她只能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伤心着。如今年仅四十的她已略显苍老了,头发也白了些许。都说女人四十一朵花,可她却为了女儿,一瓣又一瓣的摧毁着自己这朵开得正艳的花。虽然年逾四旬,但风韵犹存,算是半老徐娘。可老爷子这两年也不太爱理自己,至于亲热那就更别想了。她知道,老爷子还在生自己的闷气,不应该帮衬着女儿死命护着那双绣花鞋。那双绣花鞋对于女儿来说,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所以她为了女儿,毅然的选择站在女儿的这边。
  这可把一家之主的老爷子气得快跳了起来,他气愤的用长烟杆在她的身上用力的敲打了数下,女儿见父亲打母亲,用身体挡住了最后的那几烟杆。母女俩坐在地上,相拥着大声哭泣,老爷子,于心不忍,于是挥泪而去。
  她看见母亲这般模样,她哭了,悲怆的哭声传遍四野,却未惊醒沉睡在茅屋里的他。他住在村东,正在一张破旧的床上做着梦。梦里,他又看见了她,她从陌上小径路过,而他正在田间劳作,大汗淋漓。当他看见她后,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弓着身子,藏在深深地草丛中。她其实看见了他,她是故意从这儿路过,因为她知道他在这儿劳作。她轻轻地漫着沉重的脚步,等待他勇敢地表白,如果他能勇敢,她也愿意和他私奔,浪迹天涯。可他这头笨猪只知哼哼的看着她,不敢在现实中把爱大声的告诉她。他打算这一辈子就这样,彼此的感情线就这样平行着。他和她的感情线到底有没有相交,她和他都明白。
  她睁着眼说,没有看见他:他闭着眼说,我看见了她。他们欺骗着自己,欺骗着自己充满爱的心。
  她只想问他,那双红色的绣花鞋是他留在自己窗前的吗?其实她早已知道答案,只是她想找一个借口,找一个台阶,找一个话题,她这样做的唯一目的就是打破彼此的沉默。她感觉他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她欣喜若狂的奔向他。而他也很想向她靠拢,但迫于生活的压力和社会的现实,他只能忍着钻心的痛转身而去。终于,她没能开口,他也没有留下值得他思索一生的只字片语。她站在小径上,泪水夺眶而出。泪水一滴滴的滑落脸颊,浸湿了她脚上的绣花鞋。她弯下腰,小心的用绣着他名字的绢帕,小心的擦拭着。她害怕他们的缘分子啊绣花鞋上发霉变质。她脱下绣花鞋,拎在手里,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发着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