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花开不凋零
时间:2012-08-31 08:26: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笑笑蓝  阅读:

  “给我滚。”宁晓平静地吐出三个字。
  她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是的,是笑,罗桐没有看错。从窗户玻璃上折射来的光照在她的脸上,一片华光让人有些睁不开眼来。她居然在笑,这让罗桐有些奇怪,她没有哭,也没有恨表现出来,只是笑,那笑,看得人反而有些后怕。
  扑通,随着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宁晓整个人滑落到地上。她终于在那个男人面前保留了最后一丝骄傲,这样很好,不是么。但是,真的可以无所谓?五年的感情,就这样没有了。可笑,是人谁都不可能做到无所谓好不好?眼泪没完没了地掉下来,哭了很久,久到她都不知道是不是把这一生的眼泪都流光了。
  还记得最初,罗桐说:“宁晓,你的声音真好听,像是天使一样,让人有种莫名的安心。”
  那时她笑得很灿烂。她长得很可爱,大大的眼睛,微挺的鼻子,粉红的唇。但她不喜欢别人只看她的长相而忽略了另一件事,那就是她的声音,她希望自己的声音可以让更多的人听到,让更多的人认可。所以,当罗桐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她以为幸福就这样华丽的展现在自己面前,然后,可以一直幸福下去。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从此两人形同陌路?只因为,他说不喜欢别人在自己主页上的留言?这或许只是借口吧。
  “那个人谁呀。一天三回的留言给你。”罗桐某天调侃说。
  “呵呵,就一个小粉罢了。这样的人多了去了。”宁晓无谓地说。她想他不会介意,因为自从自己在YY上传歌曲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往空间跑。但大多都是出于喜欢她的歌而已。而那个叫红尘的人,不过是其中的比较闲的一个。之所以说比较闲,是因为会早中晚的跑来问好。如此而已。
  “好像天天都在给你留言呢。”某天罗桐又这样说。
  哦?宁晓看看,果然呢。但,这又怎样,网络嘛,干嘛当真?
  “那个红尘,是男的。”罗桐有一天从外面喝醉了酒,大声冲着宁晓吼道。
  “男的又怎么了?”宁晓看着他,其实,罗桐离自己在一点点变远。她不愿意这是真的,她装作视而无见。可是,他用这种吃醋的方式,是想干嘛?
  “干嘛?”罗桐瞪着宁晓,“分手。”
  说完,他倒了下去。
  宁晓只当是气话,没理会。费了吃奶的力气把他弄到床上躺好。
  “滴滴滴。”罗桐的手机亮起来。看着沉睡过去的罗桐,宁晓拿起来,开锁,然后,眼睛向大变到小,再变到闭上。
  她从来不太在意罗桐的手机里有什么,她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应该有彼此独立的空间。只是,那里面近三个月的信息,全部来自一个人,还是个女人,又作何解释?
  最后一条是:桐哥,我等着你的答复。相信我们的宝宝生下来会很健康很可爱,因为今天去医院检查了,医生说一切很好。爱你的露。
  呵呵,宁晓冷笑,一切,只是借口,离开的借口。
  第二天,罗桐醒来,宁晓把手机拿给他,然后笑着说,滚。
  “对不起。宁晓,我想我们还是不合适。下个月我就结婚。祝你幸福。”这是罗桐关门走之前说的话。
  对不起?三个字就打发了?宁晓忽然发现,自己卑微的可怜。
  算了,一切都重新开始吧,她宁晓不是那种幽怨的小女人。确实,与其牵强在一起,不如好合好散。
  上YY,看着一大堆闹腾的人,她笑了。
  我失恋了。她换了个马甲说。想来没谁会在意吧?就算有人看到,也以为是玩笑。不过,她只是想说说发泻一通。
  你好,我是红尘,我比你更惨。
  哦?宁晓一看他的名,不由想起空间里那好像闹铃一样准时的留言,早上好,记得吃早餐。中午好,记得要吃好。晚上好,记得要早点睡。于是一个很呆板的书呆子形象在脑海形成。
  怎么惨了?宁晓问。
  我爱的人结婚了,新朗不是我。红尘说,磁性好听的声音,可听起来,明摆了有搞笑的成分。
  好啊。宁晓说,恭喜加入单身协会。
  你的声音,有点熟?红尘说。
  哈?有么?宁晓的眉心跳了一下,自己可是特意变了音的,免得被粉丝们围攻。
  这时她的音乐空间主页闪了闪。点开一看,是一条私人信息:猫丫头,(这是她的网名)这是我的Q,留下一串数字。是红尘发来的。
  宁晓用小号加了他。不为别的,单是他一天三回的问候,也足够让人感动了不是么。
  小企鹅闪了闪。呵,真快,宁晓想着,点开,果然是红尘。
  你好。猫丫头。
  哈,你好呀。
  吃饭了吗?
  吃过了。
  你在哪呀?
  问这干嘛?
  宁晓忽然觉得有些烦,她不喜欢把网络和现实混不清。
  呵呵。红尘发来个笑脸。
  宁晓没理,直接下线。
  她把空间关掉,不让任何人进。自己看着那一首又一首或原创或翻唱的歌和那些访问量,忽然在想,倒底是爱情重要还是梦想重要?
  或许是因为自己太过自我,于是,他选择了离开吧?
  可是?宁晓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自己的问题。
  星期六下午的漫展,宁晓去了。以前她从来不去,因为有罗桐,而现在,他走了,自己的世界忽然空出许多时间来。呆在房子更烦燥,不如去转转。
  她没想到自己的出现引起了一场围观,那些粉儿呀,委实太热情了些!
  “猫丫头,给我签个名!”
  “猫丫头,还有我的。!”
  “我的,我的,给我先!”
  “喂,你这人干嘛?懂不懂先来后到?“
  ……
  可怜宁晓不足一米六的单薄身体差点要被挤扁,这时候一个运动装的男生挤过来护在她面前,“大家不要这样嘛,一个一个来行不行?”
  嗯?宁晓看看他。高出自己整整一头,一身白色运动装,清爽的板寸,还算顺眼的五官。他是,红尘?虽然那回说的话不多,但宁晓还是认出来了。他的脖子上挂着工作牌,是这次漫展的义工。
  好不容易把一群粉儿搞定了,宁晓看着他说:“谢谢!”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