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唱离歌,只为一抹苍凉
时间:2012-08-28 09:05: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刘成春  阅读:

  晚风拂柳叶含蓄,薄纱红颜泪满襟;
  执念断肠空祭月,半盏清酒情难依;
  雨送黄昏人易醉,梦里孤舷度寂生;
  ————题记
  (壹)
  稀薄的微风躲过窗帘吹进房间,怜惜的拂过美惠憔悴而遍布泪痕的脸,如血的残阳凝重而又无尽的苍凉,殷红的光线刺痛眼睛的同时更深深的剜扯着美惠本已不堪重负的心,房子里一片死寂,彬不做声响的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抽着烟,缭绕的烟雾里已分辨不出彬此刻的表情,或许用冷漠来形容更加贴切,美惠从没象此刻这样清晰的感到绝望,歇斯底里的绝望。望着眼前的男人,美惠觉得陌生,从未有过的陌生。美惠不知道眼前的人是否就是曾经那个自己用整个生命去爱着宠着的男人,是不是那个自己甘愿奔波甘愿受苦挨累亦觉甜蜜的男人?
  美惠和彬是大学同学,从认识彬的第一天起,美惠就发觉每当看见彬的时候,便不自觉的脸会红、心会跳,那是恋爱的感觉。美惠是一个娇小清秀的女孩,文静、柔弱的个性使她总是淡淡的存在着,而彬是个不善言语,冷酷另类的大男孩。那个时候的彬从来没有留意到这个沉默的女孩追随他的目光。然而,毕业踏入社会后,不知老天是真的怜惜美惠那浓浓的爱?还是老天在惩罚美惠的单纯与痴狂,在若干年后美惠真的为彬披上婚纱,成为彬的新娘,为此美惠也经历了痛苦的挣扎。
  美惠从小就失去父爱,是含辛茹苦的母亲把她拉扯大。美惠体谅母亲又当妈又当爹的艰辛,很小的时候美惠就很懂事很体贴母亲,母亲对美惠的宠爱是无微不至的,总想把最好的都给自己的女儿,母亲并不同意这桩婚事,母亲一直认为彬是个没有责任心,不成熟,好高骛远的男人,为此美惠拒理力争,从没有惹母亲生气的美惠生平第一次和母亲吵了嘴,而母亲也是自美惠记事以来第一次打了她一巴掌,美惠感到从未有过的委屈,抛下愣在当场的母亲摔门而去。那夜美惠没有回家,住在了彬那里。
  美惠一直没有回家,直到一天美惠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彬,彬并没有表现出她所期待的喜悦表情,但彬愿意负责,彬答应和美惠结婚,其实那个时候美惠已经感觉到彬眸子里的淡漠,但美惠想只要彬是她的,只要可以早夕与彬相伴,她会用自己的爱与温柔感化彬,让彬知道她的好,让彬知道她对他是怎样一种至死不渝的情感
  (贰)
  在彬的父母简单的置办下美惠成了彬名副其实的妻子,结婚的那天美惠挽着彬的手,笑容如花一般灿烂甜美,美惠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尽管他们的新房简陋的只有一组廉价的家具和一台旧的电视机,但美惠不计较这些,只要能和彬在一起她就觉得万分的满足了。
  母亲来了,美惠发现在这段和母亲怄气的日子里,母亲老了好多,满脸的沧桑与疲惫,母亲拉起美惠的手放在彬的手心,意味深长的对彬说:“善待我的女儿,她是一个值得你爱的孩子。”美惠在那一刻再也无法控制心中的情绪,趴在母亲的怀里哭了起来,而自始至终彬都静静的站在一旁,没有任何的表情。美惠认为彬就是这样一个不善于表达,沉稳的男人,母亲没在说什麽转身走了,美惠却分明感觉到母亲一声沉重而无奈的叹息,美惠的心里也溢满酸涩。
  婚后的日子并没有象美惠想象中的浪漫甜蜜,彬仍旧向脱疆的野马早出晚归,甚至是夜不归宿,但不管多晚,美惠总是做好饭等彬,深夜的床头总是为彬亮着一盏灯,美惠是幸福的,至少美惠自己这样认为。渐渐的美惠发现彬不但不思进取而且心里似乎从来没有这个家,没有她这个妻子,彬从来不问家里的柴米油盐,也不会把每个月的工资交给美惠,彬常常喝的半醉回家,甚至有的时候身上还有红色的女人的长发,而美惠只是默默的清理掉彬衣服上的污点,尽管美惠觉得难过但美惠并没有去责问彬,美惠知道男人在外边做事的艰辛,有些时候难免要逢场做戏,美惠总是在想只要自己好好的爱彬,彬便会知道她的爱有多真,彬是不会背叛她的。
  一年后女儿的降生对于这个经济条件已经拙荆见肘的家无疑是雪上加霜了,美惠在想有了女儿,彬做了爸爸,也该长大了。彬也许会为了女儿留在家里承担起做丈夫与父亲的责任。然而彬却同过去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在一次彬喝的醉熏熏,身上带着女人香水的味道躺在美惠的身边的时候,美惠实在无法忍受了,那是美惠第一次和彬发脾气。美惠问彬:“我究竟哪里不好,你为何要到外边找别的女人,老公,难道你不觉得我比妓女要便宜吗?”彬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她,美惠已经习惯了,彬一直就是这样,自那以后彬有所收敛,至少是按时回家了。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流逝,没有任何激情,美惠的心在彬的淡漠面前一点一点冷却,美惠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孤单,习惯一个人扛起所有的家庭负担,但美惠的内心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对彬的爱,她想,终究有一天彬一定会为自己而改变。
  (叁)
  女儿五个月的时候,美惠把她交到婆婆的手里,开始上班了。忙碌的工作与紧张的生活节奏,让美惠压抑的心情得以缓解,美惠觉得日子有了目标有了充实的感觉,于是美惠开始没夜没日的干活,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在拼命。那段时间彬没有出去工作,闲在家里,似乎懂得了体贴美惠的操劳,每天做好饭菜等美惠回来,美惠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她觉得这样的生活已经足够了,即使自己每天都忙碌的精疲力尽。笑容从新又回到美惠的脸上。后来朋友在另一个城市给彬找了一份工作,彬只能在周末才能回家,美惠在下班回家之后一个人整理家务照顾孩子,但美惠想到彬的时候,心里便有了无限的希望与期盼。
  有很长一段日子没有彬的电话了,美惠的心里有些忐忑,美惠惦记彬在另一个城市知不知道给自己添加衣物,一天美惠下班以后接到彬在的那个城市派出所的电话,要美惠带着钱去把彬保释出来,在美惠还没有来得及细问的情况下电话已经挂断了,美惠匆忙拿了家里仅有的微薄积蓄,又到同事家借了些,急匆匆的坐上了开往那个有彬在的城市的客车。路上美惠在想是不是彬和人家打架了,不知道伤到没有。
  到了派出所美惠找到了彬,彬带着手铐沮丧的坐在长条椅子上,并不抬头看美惠,派出所的人告诉美惠彬是因为同人家的妻子同居被人家抓了才逮起来的,美惠的大脑在刹那间一片苍白,但美惠并没有同彬吵,她一向就不是一个尖锐的女人,尽管此刻心里有太多的委屈与痛苦,但在外人面前她得给彬留一点尊严。她为彬交了保释金,却始终没有看彬一眼。他们一前一后的回到家,这个所谓的家其实早已是一具空壳,一路上彬和美惠都没说一句话。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