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已不再爱你
时间:2012-08-28 09:04:1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刘成春  阅读:

  智勋的生命里有两个女人。一个是盛放如玫瑰的夏珊,一个是温婉如柳枝的秋沫。
  夏珊先秋沫踏入智勋的生命里。那年智勋28岁,学有所成,在一家网络公司上班。
  家在外地的智勋,不像他那个年龄的人,工作生活都异常严谨,只在周末才去酒吧。在酒吧里,智勋认识了刚从海外归来的夏珊。
  夏珊从来只是一个人。一杯酒,一支烟,坐在酒吧的一角。
  在酒吧幽暗的灯光里,夏珊就像一朵绽放在暗夜里的花,幽幽的,妩媚且有着暧昧的颜色。不知吸引了多少男人的目光。
  夏珊用夹着香烟的手,心不在焉地把玩着酒杯,脸上似有若无的娇笑,妩媚得让人抽去骨头。智勋的心荡漾开去,又凭添一种惶惑,这就是他要的那种女人和感觉。
  可是,他有能力得到夏珊这样用异国他乡的土培植起来的花吗?这样尊贵,智勋没有自信。因此,当真正地把夏珊拥入怀抱的那一夜,智勋几乎一夜没合眼。他手捧着夏珊的脸,如捧着稀世珍宝一样。对此,夏珊一无所知,没心没肺地在智勋的怀里沉沉地睡着。
  只是,和所有留过洋的女子一样,夏珊喜欢一切时尚和前卫的东西。都和智勋住在一起了,依旧没有改掉泡吧的习惯。常常是深更半夜还泡在酒吧里。
  智勋认识夏珊时是带着些欣赏的。等两个人的关系确定下来,他就改变了最初的看法。他想起,晶莹的玻璃杯里,盛着带着淡淡颜色的酒。想起那似有若无的音乐。想起酒吧里暧昧的灯光。想起夏珊像一朵夜花一样,在酒吧的一角幽幽地吐香。智勋真的非常担心。夏珊窈窕的身段和妩媚的笑,不知撕碎了多少男人的目光。
  夏珊哈哈笑起来,两手捧住智勋的脸亲了一下。小心眼的男人不可爱哟!然后,依然如故。
  更让智勋没想到的是,夏珊把他手提电脑的桌面背景,换成了她的大幅写真。
  我喜欢****,我不喜欢遮掩。我的爱,****裸。夏珊笃定智勋会接受。夏珊错了,智勋虽然接受了国内最好的教育,但他终究是小城市里长大的男子,思想还固守着传统的模式。
  这样的女子,是不可以天长地久的。智勋想。
  与夏珊分手,没有智勋想得那么复杂,非常简单。就像智勋把夏珊的写真从自己的电脑桌面上删除掉一样。
  夏珊走后,智勋只用三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从另一轮恋爱婚姻的过程。配合他完成这一程序的,是一个叫秋沫的女子。
  智勋以为那本大红的镶金本本,会让他找到一种归属感,然而,他心里却莫名地感到一种空落。他望着睡在身边的秋沫,想起的竟是夏珊临走时望他的那一眼。不知是不是灯光的缘故,仿佛有泪在闪。智勋的心在暗夜里,在妻子的身旁,不由得疼了一下。
  做了他妻的秋沫,是不会让智勋感到疼的。虽然,他得和她共度一生。但似乎,他对她总似隔着一堵墙,无法逾越。
  惟一令智勋感到欣慰的是,秋沫虽然有一张高等学历,但,她与智勋一样,因为是从小地方来的,家境又贫寒,所以也算是个标准的传统女性。她不仅会持家,事事也都依从他。这和坚强独立的夏珊截然不同。
  每天清晨,智勋醒来的时候,秋沫早已把稀粥馒头各种小菜准备好。只是一杯牛奶,一个煎蛋,一个苹果,了事。
  岁月安好,信念踏实,一切尽在掌握。可是也少了原来欲罢不能的心跳。
  当智勋沉闷到极点,偶尔也会像火山爆发出来的时候,秋沫只是淡淡地附和着,而没有他想要的热烈的回应。
  每个女子婚后是不是都会变得如此无味?智勋又想起了妖娆、风情的夏珊。听说,夏珊离开他后,很快和一位金融才子结合。如今的夏珊,会不会仍然喜欢加了苏打水的百利甜酒?妖娆地坐在酒吧幽暗的一角?
  智勋按捺不住心头跳跃的那点激情火花,在每个星期五的晚上,将车直接拐到夏珊从前常去的酒吧。
  终于,在去了无数次之后,智勋和夏珊相遇了。那一刹,智勋心里是翻腾的波涛巨浪。同样是已婚的女子,秋沫早已成了窗台上的花瓶里,那束干枯的柳枝。而夏珊,却仍旧是盛放在枝头上那朵妖娆的玫瑰。岁月好像与她无关。
  智勋没有想到,他那样决绝地和夏珊分手,之后,夏珊还会和他有那样一场抵死缠绵。
  没有任何埋怨。
  依旧是那个水一样流畅、火一样炽烈的女子。只是似乎,她更多了善解人意。她会在分手的时候,细心地擦去印在智勋脖颈上的口红。在每一次约会前,都擦去香水,因为秋沫不用香水。或者在激情过后,煮一杯银耳冰糖汁亲手喂给智勋吃下去。
  那时她周身只围着一件半透明的晨褛,凝脂一样的雪白光滑的肌肤,风情得无可比拟。他不得不承认,她在他的心中依然无人可以取代。
  他们这时一般是在宾馆见面。偶尔的,也会在夏珊的家里。等夏珊的老公出国的时候。
  在夏珊的家里,智勋接到秋沫打来的电话,问智勋何时回家。这时,夏珊从后面环抱着智勋的腰,叹息道:“我终归是个没福份的人。”
  智勋的心“砰”地动了一下,更紧地将夏珊抱紧,恨不得她长在自己的身上。
  只能偷来几晚,明知道是玩火,还是忍不住一试再试,像一个小孩子爱不释手的玩具。纸里终究还是包不住火的。
  那夜里,两人正在夏珊的床上激情似火,门被推开了,夏珊远在千里之外的老公突然回来了。夏珊一脸坦然,倒是智勋,感到一颗心像被掏去了一般,整个人找不到了支撑点。
  回到家里,智勋看到秋沫的脸慈祥的像观音,智勋扑倒在她的胸前,这时,他才感到他那颗被掏去的心,重又回来了。
  秋沫仿佛已熟知他心里的惶惑,什么都不说,只是温柔地拿手轻抚着智勋的胸口。这才是自己最终的归宿。智勋愧疚地想。
  有些人告别一次也就意味着永远告别了。他不该一次次心存痴想。
  很快的,智勋听说,夏珊离婚了。智勋想,恋爱,分手,结婚,离婚,对于夏珊来说,都不过是酒吧里那杯随叫随来的百利甜酒,一口饮尽之后,从此了事,夏珊的心里,不会剩下一滴的痕迹。
  可是智勋却没想过,经过几许折磨,夏珊也觉得自己老了。那天她去香奈尔做美容,覆盖着厚厚的面膜,在班得瑞幽雅的音乐里昏昏欲睡。邻床的女子一边躺着一边和美容师欢快地聊天,他们的谈话,差点让夏珊惊坐而起。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