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会忘了你
时间:2012-08-23 08:01:5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低吟浅笑  阅读:

  激情八月,属于最火热的太阳,最温柔的月亮,最飘香的桂花,最伤感的诗人,是水与火的交融,是力与力的较量,是浅浅的牵挂,是淡淡的思念,是默默的祝福。曾经以为人生就是一条直线,波澜不惊地走下去,就是我的归宿。然而我把什么弄丢了?我把希望弄丢了,我把梦想弄丢了,我把你,弄丢了……
  ——题记
  1、你若离开,再无归期。
  城市的夜空永远都是灰蒙蒙的,即使是夜深了,还会有霓虹灯的光束不时弱弱地投向天空,一排排明灭闪烁的路灯下,还会有孤单的身影寂然地走过。
  简终于还是睡不着,不知是第几次看表了,凌晨四点,凡还没有回来。
  简懒懒起身,一身淡紫的轻纱睡裙。将她曼妙的身材勾勒得更加玲珑有致。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脸的苍白,失眠的黑眼圈显得那么突兀,那个心直口快,敢爱敢恨的自己,何时变得这么憔悴?
  简轻轻悄悄地去盥洗间里细细地刷了牙,洗了脸,淡淡地化了个简单的妆容。再把那头乌黑发亮的长长的头发仔细地编成一个蓬松的独辫,最后把辫子轻轻垂在胸前。
  其实简还是这么明艳动人。
  可是凡还没有回来。
  通常凡会在12点以前回家。
  这次真的是不同了,简知道,凡是在有意避着自己。
  简深深地叹口气,有太多的郁闷和感伤。
  真是走到了尽头吗?这几年的感情,真的是无法挽回了吗?
  简给凡发了个短信:
  “你若不回,我便归去。”
  一会,凡的短信来了:
  “你若留下,也许继续,你若离开,再无归期。”
  简的心,碎了一地。
  --
  2、曾经的温暖。
  简和凡是大学校友,不同系,但同级。
  简学的是营销管理,凡学的是教育,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专业,但由于简的老乡和凡刚好住一个寝室。一来二去的便认识了。
  那时的简,像一颗光彩夺目的明珠,人又漂亮,能歌善舞,经常在系上主持节目,是系上的名人。
  那时的凡,高大帅气,打得一手好篮球,经常把他们教育系的女生迷得神魂颠倒。
  可是这样的两个人,却一直没能走到一起,简太耀眼了,男生们都把她像小龙女一样崇拜,包括凡。
  就这样,一直到毕业,两人都只是一般的朋友关系。
  毕业两年了,凡在一个朋友的空间里无意中看到简的QQ,然后凡加了简,然后聊天,然后他们知道,原来彼此心里一直有对方。
  一年后,简把自己在上海的工作辞了,来到了这个西部的小城。
  简和凡曾经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那时凡的母亲还没有从乡下来。
  他们买菜,做饭。
  他们谈天。
  他们散步。他们双手紧扣,走遍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踏遍这个城市周边的郊区。
  简也陪凡去打球。
  凡打球的时候,简就在一边坐着,帮凡和他的一帮球友看衣服。
  简最喜欢看凡驰骋在篮球场上无往不胜的样子,总是在旁边微微笑着。
  凡总是喜欢竖起右手食指,把篮球放在指尖,用左手轻轻一挥,球就在凡的指尖转啊转,转很久都不停下来,然后简跳起脚,要去搞破坏,凡总能轻轻一转身,就把简的阴谋破坏。
  无聊的时候,他们把自己关在屋里,疯狂地打游戏。
  简有时娇嗔,有时温柔,有时本性暴露,蛮不讲理。
  凡就溺爱地勾勾简的鼻子:“真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然后简就笑啊笑啊,那时的天空,总是那样蓝,那时的云,总是那样轻,那样软。
  凡的怀抱,也是,那样的温暖。
  这些年,简对凡的怀抱,凡身上的味道,都有一种深深的依赖。
  也许正是这种依赖,才让今天的简离去之时,是如此的不舍。
  3、平静生活起涟漪。
  如果这个世界,只有两个人,简和凡,该多好。
  如果这个世界,生活不会那么复杂和艰难,该多好。
  可是凡的母亲来了,她听说了简,一定要来看看未来的儿媳妇。
  凡的母亲好喜欢简,简是个多么明亮的女孩,操着上海口音的普通话,听起来既娇嫩又舒服。
  简会娇滴滴地喊:“阿姨。”
  凡的母亲就拉着简夸啊夸。
  凡的母亲把简带去亲戚,朋友那儿,大家都对简亲热地不得了。
  可是简还不想结婚。
  简不会做家务。
  简在这儿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
  简不喜欢凡的那帮朋友们,不是喝酒就是打牌。而且还开那种庸俗至极,露骨下流的玩笑。最关键是简听不懂他们的四川话,经常被取笑了她还不知道,一个人在那傻傻地笑。
  简喜欢的凡,应该是24小时陪在自己身边,过着属于他们两人的生活。
  可是有一天,简听到凡的妈妈对凡说:
  “你要想清楚哦,她不想结婚,那么漂亮的女子,又来自大城市,你留得住吗?”
  “她什么家务都不会做,整天只知道打扮,这样的女子像是会生活的女子吗?”
  “亲戚们都说她太高傲了,都不跟他们来往。”
  “凡,你要想清楚,别耽误了人家,耽误了自己。”
  简听到这里,做了一件最错误的事。
  她走进去,对凡的妈妈说:
  “阿姨,你别说了,我爱凡,我一定会改。”
  然后简看到,凡的妈妈脸一下子红了,她悻悻地丢下一句话:“你们聊,我出去了。”
  然后简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很多事情,本来可以装作不知道,也许就过去了,但是现在被简这样隆重地推到前面,就成了大家不得不重视和面对的问题。
  4、第一次离开。
  凡想努力弥补。
  凡的妈妈在做饭,凡说:“阿姨,我来帮忙,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吗?”
  “不必了,你做不来,别把你衣服弄脏了。”
  凡的妈妈在拖地,简也去拿了拖把来拖,反而把地板弄得湿漉漉的,凡的母亲走过来,一声不响地把简拖过的地重新拖一遍。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