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已逝,时光不再来
时间:2012-08-18 09:22:0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Y_Y小依yy  阅读:

  如果说我爱你连死都不怕,你信吗?
  __婉若
  No1:无尽的纸鹤,与你的初遇
  医院如同我的家一般,自小我就在这里渡过,只能通过窗看到外面的世界,我从未踏出过一步。身体的痛让我这十六年来都饱受摧残,我时不祥之人生来就得了怪病。
  我无法上学也就没有朋友,在我身边的时父母。我认识医院的所有人,他们也很照顾我,但我的病很重,随时都会死。
  如果没有这病,我本来回有一个幸福的家,可以像普通女孩一样背着书包上学堂交一大堆朋友。可这只是以个遥不可及的梦。
  这些年医院已经给了我们很多福利,基本上都买一刀送一刀了。甚至在我十岁那年答复给我免费治疗。母亲因为感激不顾院长的说辞硬是留在医院做免费的清洁工以示回报,父亲则出去打工还多年的债物。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欠下的债务也在日益减少中。
  阳光照进落地窗,有种暖暖的感觉,闲下来的我爱看看书,折折纸鹤,传说折一千只纸鹤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
  因为这个病我非常的瘦弱只想快点好其来,便以此打法着时间。我折的数以远远超过一千只,每只纸鹤上都写着我的期盼,其中最多的是健康。
  以次偶然你踏进了我的病方,你看我的目光有着惊愣,我猜你在想:这是多么脆弱的女孩啊。
  你看我的目光很柔和,用你那秀气的手指点这我满床的纸鹤说:“这都是你折的吗。”语气尽是温柔。这是我除了父亲外第一个见到的外界男子,他长得十分秀气,只要是个女子都会被他所吸引。
  我愣愣地点点头,我是个很怕生的人,也从不敢同某生人说话,但他却是个意外。他缓缓地走到我床沿坐下的,伸出他那双大手抚摸着我的乱发,说:“折得够多了不累吗?歇会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我这么好,也不知道自己会真听他的话放下手中的纸鹤,乖乖我坐在床上凝着他。
  他伸手拿过我手中未完的半成品,发现里面的字幕,拆开来程现在他眼前的是我写的:好想有一个朋友。
  他挥挥手上的纸对我说:“你写的吗,字写得蛮漂亮的。”我没说什么,他好似一个孩子对我周围的东西都很感兴趣。执着我床头的《红楼梦》说:“这是你看的吗,蛮不错的书,我也看过。”
  “你看过啊,最后林黛玉的病好了没?”我弱弱的问道。
  “原来你会说话啊!”
  我不理踩他这句话,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他皱皱眉头说:“我觉得你看一部小说若事先就知道了结局不就没意思了吗?”
  是啊,如果是这样不就没意思了嘛,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到看结局的那天。
  “喜欢吃什么我给你去买?”又趁人之危的摸了摸我的头。
  我的眼累不停地在眼眶中打着转,他是第一个除父亲之外对我好的人。
  他用手逝去我眼角的泪痕,受搭在我的肩上说:“数到三就不许哭了。”
  “一…二…三…”
  我努力止住了眼泪,他说:“如果感激我的话就叫我一身哥哥。”
  便一溜烟的出去买东西了。
  等他回来我们聊了很多,至此之后他便天天来看我,给我带好吃的东西,好看的书,跟我一起折纸鹤。
  ……
  那年他十八岁,我十七岁。都花一般的年龄,他在绽放,而我却在枯萎。
  No2:相识、相知,嘭然心动
  他又来看我了,这次身边多了一个女人,他伸手价绍道:“若儿这是我的女朋友。”又向我伸手说:“梅盈,这是我最亲的妹妹婉若。”
  我只是他的妹妹,是啊,我们只能做兄妹,只有站在他旁边的女孩才是能陪他走过一生的人。而我这个随时会死的人…又怎么能妄想站在他身边呢?
  不过为什么心会那么痛。
  女孩很美一身红色的连衣群称出她较好的身材,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如玛瑙般有神的凤眸,直挺的鼻梁更称出她白皙的皮肤,一抹粉色蜜唇,使她更妖艳了几分。
  他转身对女孩说:“梅盈你跟我妹妹好好聊聊,我去给你们买饮料。”
  他那个“妹妹”二子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今天他已说了两次,平常他都唤我“若儿”的,这个如仙女一般的女孩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嗯,早去早回。”女孩的话很动听,如百灵鸟一般。
  他走后那个叫梅盈的女孩紧硼着一张脸对我说:“你喜欢他是不是。”
  这句话问道了我心槛里去了,有多少个日夜都是与他一起渡过的,他对我有那么的好,久而久之怎么能让我不动心呢?
  但是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有他爱的人了我也怎能破坏他的幸福。
  嘴里满是苦涩,但依然够起弧度强颜欢笑,说:“当然喜欢啊,他是我哥哥,我对他只有哥哥般的爱。”特别是最后一句我加重了音,我不希望因为我而让她跟哥哥闹不愉快。
  “最好是这样。”她硬狠狠的说。
  我跟他相识、相知,直至我爱上他都没亲口唤过他的名子。我怕唤了自己会接受不了失去他的痛,他不会选我,也不会爱上我,他都我只有喜欢,如妹妹那般。而我却已深陷,无法自拔。这样使我更怕唤他的名字,我怕他有一天知道为难,甚至都不愿意见我。
  他回来了,他们聊了很久,而我如第三者一般介如他们,我恨少说话。我只看到哥哥和那个女孩在一起很开心,他们会幸福吧,即使心很痛但我也真心的祝福她们。
  ……
  这年他二十岁,我十八岁。
  No3:最后的生命,想与你渡过
  那一夜他们走后我意外的发病了,在手术室里足足待了五个小时。
  回到病房依稀听到我的主治于母亲的对话,声音很模糊我听不清楚,接着是母亲的一阵痛哭,我知道我没几天了……
  一觉醒来已是三日后的事了,母亲坐在床头问我:“若儿你有愿望吗。”
  我知道了母亲想为我最后的人生做点什么,便说:“妈,我长这么大都没回过家,我想回家。”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