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直到路过你
时间:2012-08-13 12:04:5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玻璃璎  阅读:

  1.你就像一盆水一样冷冷清清
  
  有时候我会觉得很烦,医生说这是心理作用。
  但我现在真的很烦。
  “戴牧边,你给我出去!!!天天在我耳边晃悠你很清闲啊!!!”
  人是会爆发的,戴牧边就是我爆发的源头。现在那个源头正可怜兮兮的望着我,谁见犹怜。不过我真的很想说你一大男人摆出这幅模样干嘛?
  从六岁上学起,我和戴牧边就一直在一个学校。谢天谢地,到了大学总算分开了,但为什么老妈你一定要我和他出去租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把我和他凑一块的事!
  “圆圆你别生气,伯母叫我一定要二十四小时看着你,不能让你出一点事。”
  “别叫我圆圆!叫我本名苏池缘!”我真的很不想和他说话了,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这样,他一定会是听父母长辈话的好孩子,我一定是不听话的坏孩子。而他每天都要跟在我后面唠唠叨叨,比我妈还我妈。
  “那个,圆,不,池缘,你天天闷在家里不烦吗?”
  “只要没有你就不烦。”
  “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不好。你能不在我耳边吵,好不好?”
  “池缘,总闷在家里不好。”
  “我觉得很好就很好。”
  “可是……”他迟疑了一会,看着我的眼睛,很认真地说,“池缘,你就像一盆水一样冷冷清清,没有生机。多出去,比较好。至少可以认认路。”
  我的呼吸紧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说:“谢谢夸奖,你就像一团火一样轰轰烈烈。还有,请出去。”
  “认认路”不是指我不常出去,而是指我出去了很多次都会迷路。
  不是路痴,而是健忘。
  我从小就知道了,我有健忘症,不严重,可它总会发生在重要的地方。例如,道路和人物。
  所以戴牧边才会一直跟在我身后,就是怕我迷路吧。
  对人物的遗忘,则是在高二暑假那天发现的。新认的人必须连见7次面以上我才记得住。不过幸好,没有忘记以前的人,不然有一天我连戴牧边都不认识了,谁来带我回家?
  房间终于安静了。我转过头去看趴在桌上睡觉的戴牧边,觉得这样很好。阳光透过窗帘洒在他的脸上,温暖,是我唯一的形容词。
  我淡淡一笑。这样,真的很好。
  
  
  2.伴着一人,看着另一人
  在大学里我是播音员,所以戴牧边每天必去地点之一就有播音室。
  他总是懒懒的撑着头,半趴在桌上,递给我文稿,我也总是平淡的说句谢谢,接过去。
  俊男美女,其他同学早已默认这一情景,同时也在心里默认我们是情侣。关于这件事我解释过不下百次,可是还是没人信。
  你说我没这么温柔?开什么玩笑,我可不能在校园里暴露我的真实本性。
  播音结束后,戴牧边通常会拉我去参加一些聚会,目的嘛,美名其曰增强我的记忆性。但我早已清楚,这样没用,所以就由着他去。
  即使真的很讨厌,看在戴牧边为我做了那么多事的份上,也不会说出来。
  大概是因为很烦他总是说“圆圆你不增强社交怎么办啊”。我总是很想问他增强社交又有什么用?
  反正我的人生大概也就这样了。
  这次带我来的是一场舞会。从小到大我除了认路和认人,什么都好,所以我才会那么明目张胆的逃课,然后等戴牧边找到我,带我回教室(而且我考试绝对不会下80分,括号,除了地理)。这是我所谓的捉迷藏。
  他一直牵着我,从未离开。时不时有人过来打招呼,他可以很轻易地喊出来人的名字,而我只能微笑着点头示意。
  “圆圆,喝果汁吗?我去给你拿。”我摇了摇头。
  “圆圆,吃零食吗?我去给你拿。”依旧摇头。
  “圆圆,点歌吗?我……”“你不就想离开一会啊,没必要找这么多借口。”
  他有些尴尬,我得意地笑了笑。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清楚他的目的?
  然后,他离开了一会。很快就有人来搭讪了。
  我不反感搭讪的人,但我反感搭讪过后我会忘记那个人。
  我抬起头,看着来搭讪的人。他有一张雌雄莫辩的脸,在我的审美光中,嗯……算帅吧。
  他说,他叫葛容函。
  我说,我叫苏池缘。
  他神秘的笑了笑,做出邀请的手势,绅士的问我,可否跳一支舞。我搭上了他的手,和他走进了舞池中央,开始舞蹈。多年未跳,似乎宝刀未老。
  我记得很清楚,我的舞蹈是我3岁时开始学的,但真正学会确是在5岁那年,被一个脏兮兮的同岁女孩手拉着手教的。
  灯光在流离旋转,裙摆飞扬。耳边响起的是悠长的情歌,很好听。我侧过脸,看着点歌人的脸在灯光下琢磨不定。是戴牧边。
  也是,没有人会比他更清楚我的爱好,即使是我自己。
  在这个舞会上,我随着一个人而跳动,眼睛却注视着另一个人。
  
  
  3.第一次记住的人
  戴牧边现在在和我冷战,只因为舞会上的第一支舞我没有和他一起跳。
  我有些好笑,都多大的人了,在乎这些干什么。他听我这么说,瞪了我一眼,又气呼呼的扭过头去。
  “喂喂,你真生气啦?”我懒散地学着他撑着头,修长纤细的手指拨弄着书页,翻过来,再翻过去,看着阳光流离在一个一个方块字上。我经常会这样一个人自娱自乐。
  他瞪了我一眼,阴阳怪气地说:“圆圆你以前答应要和我一起第一支跳舞的。”
  我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用手把他软软的短发揉乱。这么遥远的事,他居然还记得。
  我经常认不到路,都是他牵着我一直走的。初中时,我第一次参加舞会,不小心走丢了,是他找到我的,然后我就答应不论参加什么样的舞会,第一支舞一定和他一起跳。但这次,不小心忘了。
  戴牧边把我的手打开,幽怨的看着我。
  “好了好了,你知道我记性不好的。要不,我们现在来跳支舞?”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