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事秋风悲画扇
时间:2012-08-08 07:04:3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马里奥吃蘑菇  阅读:

  一袭白衣独立于清澈见底的溪水之畔,衣摆随风上扬,配着夕阳西下、秋叶飘落,男子的身上散发着忧伤,画面被定格,被缩小,最后变成了兰心面前的画扇。
  这的确只是一幅画扇,兰心站在画扇前没有了思考,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看着这秋景也看着这白衣男子。被定格的画面,兰心却似乎看到了一幅连动的画面,似乎看到了白衣男子的表情上隐藏着的无助与凄凉。
  手机的震动勾回了兰心的精力,看着震动的手机,最后看了一眼画扇便要转身离去。却在刚迈出脚步的时候,听到了身后有人在低吟着: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
  转头寻着声源,最终视线落在那个看着画扇的白衣男子身上,不知为何,兰心又抬头看了一眼画扇,总感觉面前的人与画扇中人有着相似的神韵,让人难以离开视线,离开那抹落寞的身影。
  兰心不自觉的重复着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手机的又一次震动让兰心收回了恍惚,转身离去。可是却错过了,站在画扇前的那个人的转身以及,他突出的那句:
  “这,便是初见吧。”
  那一年,兰心18岁;
  那一年,他20岁。
  这应该是两人的初见吧!只是,见到的都仅仅是对方的背影。
  兰心又想到了那幅画扇,不知为何,她想再去看一下,可是,谁又知道,兰心只是想要再听一下那首《如初见》,想看一下那站在画扇前的白衣男子究竟是怎样的落寞。
  这些年,兰心总会在梦中见到形似画扇中的人站在潺潺溪水之畔。秋风起,吹乱了男子的发丝,掀起男子白色长衫的下摆,吹乱了满地的落叶。兰心就站在远方遥望着那个男子,不想上前一步,也不想离开。
  兰心再次走进画廊,距上次已经有三年了吧,那这个梦也做了三年了吧。
  画廊内没有外面的炎热,画廊不大,一眼便可望到尽头,这应该是一家新开的画廊吧,装修还是很新,没有为了配合古画风而做旧的痕迹。
  兰心左右看了一下,最后抬头看着画廊的尽头处,兰心愣住了。忘却了周围的一切,就这样站在那里,任眼泪流出眼眶,滴落在地上。
  擦看眼泪,走向画廊的尽头,眼睛从未离开过那个角落,那个挂着那幅画扇的角落,那个画扇前站着一抹白色身影的角落。
  走到了白色身影前,兰心轻声的吐着: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看着男子缓缓的转过身来,兰心又一次止不住的只能感受着泪水跃出眼眶,流过脸颊。
  看着白衣男子,兰心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了。兰心笑自己太痴也是笑男子太痴。两个人面对这面,只是注视着对方没有言语,白衣男子一味的看着兰心,会心的笑着,全然没有初遇时背影的落寞和无助。
  “淑人,我终于等到你了。”男子打破了寂静,对着面前的兰心说着,“你可还记得我?”一种没有疑问,没有失意,有的仅是无尽的笑意。
  “容若,淑人又怎会忘记你?”兰心回答着,对于眼泪涌出眼眶已早已不顾,只是一味的看着面前的人。
  那年,卢淑人离纳兰容若而去,带着纳兰容若的爱去了远方,一个远到无法相遇的地方。
  那年,兰心见到了画扇,看着白衣男子孤独的背影。
  那年,兰心忆起容若,想起那画扇中的长衫的主人便是那个低吟着《如初见》的人。兰心,纳兰的心悸所在。
  这一年,他们许下不离不弃的誓言,只为弥补前世对对方的亏欠,只为了却自己的遗憾,只因为:纳兰容若爱着卢淑人。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