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等一回
时间:2012-08-07 09:04:5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霍飞鸿  阅读:

啊!他终于回来了。那个在脑海里久久徘徊的身影清晰起来。

曾许我永恒之诺的他,终于回来了!回来了!

我呆呆地无力地放下电话。苦涩与暖意充满了心房,那刻骨铭心的景致,已成追忆。

 

春晨的雾霭柔美地起伏。

静静的,一本书,一杯清茶,伴着清晨浓浓的白纱般的薄雾。

沧桑时日,感情层面上的那个影子,也逐渐淡薄了,空镜子一样,只有空空。

那神旨般的牵念哪里去了?

桌上的电话响起来:丁零……忙奔过去,抓起听筒,传来陌生的女声:

我回来了,猜猜我是谁?

雅丽!你这个死东西!你终于回来了。我的眼睛模糊了。

还有我哥哥,他想见你。雅丽顿了一下,喃喃地说。

啊!他终于回来了。那个在脑海里久久徘徊的身影清晰起来。

曾许我永恒之诺的他,终于回来了!回来了!

我呆呆地无力地放下电话。苦涩与暖意充满了心房,那刻骨铭心的景致,已成追忆。

雾非雾,花非花。

千年等一回,等一回。

千年等一回,我无悔。

是谁在我耳边说,爱我永不变。

只为这一句,断肠也无悔。

雨心碎,风流泪。

枉缠绵,情悠远。

……。

我愿意与你化作一团火焰。

是谁在唱?是谁在歌?是为爱的永恒吗?

我的初恋啊。早已被那遥远的万水千山所隔断,被已逝去的岁月的烟云所湮没。

窗外的雾霭已被东升的太阳拾去。我呆坐在桌前,望着与他的合照。那张年轻英俊的脸,在阳光里异常坚毅;那双纯净得如泉水洗过似的眼睛,在雾霭里是那样的清澈。

世上有不变的永恒吗?啊,千年等一回,我无悔!

曾经喜悦和失落的遗憾,已在如水的岁月里流逝了。黄沙般的寂寞和细碎的哀愁也在流水的声音里,悄然湮灭了无痕迹。

为什么!我的心仍然惘然,仍然期盼?

他健硕的脖颈、臂膀、腰身,是那样的修长而儒雅,坚致而沉实;他漆黑的剑眉下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洋溢着的温情,如粼粼之水,柔波涟漪。我打了个寒噤——他一直在我的心中。30多年过去了,他的形象竟是这样的清晰。现在,他恍若猛地从一出绝美的悲剧中含泪而出,款款地向我走过来,这猝不及防的惊喜,让我眩晕,一时不知所措。

此刻,我的脸,在白天也一定像在月光下似的惨白。回眸再回首之间,我的世界在逝去的时光里,雕像一样地寂寞着,那魄牵魂孤的背影,在素净中透着不动声色的纤柔的沉静,在等待中淡雅清扬,秀拙相蕴。

啊!千年等一回。

那空白的时光,是刻意的留白吗?

对于我,那是一片空气,是一场下得纷纷扬扬的无尽无休的大雪,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那棵百年烟柳下无数次等我的伫立的身影,早已远行。淡出橘色的黄昏中,千山外,一轮斜月挂至中天,唐人绝句中的小径刚被流萤流满。我却笑颜老去,孤独地坐在黑暗中的地板上,双手抱膝,沉醉在回忆中,静谧着无处不在的黄沙般的寂寞。那句爱我永不变的诺言,如一片幽蓝的月光,冷冷地在耳在目在胸在心,那梦幻之美,使我沉醉其中,不能醒来。

千年等一回,我无悔。


30年前的那个春日的清晨,我沿着窄仄的不断鸣起散落的蛙声的街道,走向雾气蒸腾的家乡县城火车站,接出差回来的父亲。在出站口,我看见一个袅袅娜娜的女孩子的背影,垂手静立在那砖红色敦厚的房屋边的墨绿色的铁栅栏旁,在三三俩俩的人群中,格外醒目,像云朵一样的空灵、窈窕。是雅丽,我的同学和密友,她来做什么?接人吗?我走过去,刚要打招呼。出站口的铁栅栏门哗啦一声打开了。鱼贯而出的人流中,有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孩,拎着一只精致的旅行箱,健步走出来。

我的心,竟砰然一动。

雅丽欢叫了一声,迎了上去。那男孩全身盖满了尘土,汗水在他青春的充满阳光的脸上,蜿蜒出细细的水流,略显疲惫的眼神温存而真诚,饱含着生命的鲜活,纯净而清澈。仿佛人生的理想和追求都凝结在那目光的最深处,而后又在他的唇边轻淡的笑意中,渐渐地融化成了坚毅和刚强的意志。

在这永恒的一瞬,我的心灵震撼了,竟呆若木鸡般的伫立在那里。仿佛有一道光,温柔地照在心里。

他是谁?与雅丽是什么关系?是她的男朋友吗?我的身子,竟在这样的轻问中颤抖,心也有了轻微的哀伤和痛感的惘然。

雾霭、蛙鸣和晨星都被白昼渐渐拾去,阳光穿透白纱般的雾幔泼洒下来。雅丽挽着他的胳膊转身走过来,迎着我走过来。我立即慌乱地垂下眼帘,无措地站在那里,脸上布满了红晕,那样子一定很傻很傻的。我在这春晨阳光驱散雾霭的时刻,在人群的喧嚣之中,在心的温热复杂中,感觉他朝我走来了。

这是我期盼过千百回的,平日里小心刻意掩饰完好的相遇的情景吗?它是这样的鲜活,这样的令人难以置信,我真的分外地庆幸和感激。

我的情绪在舒缓、迂回、哀婉的小提琴曲《梁祝》的乐音里起伏沉落,情窦初开的心被这浓烈的相遇搅碎了。

你怎么在这里?雅丽惊讶地问。

我来接父亲,我低着头喃喃地说。眼里已噙满了泪水,懦弱、嫉妒而又反感地想,好你个雅丽,何时有了这么个优秀的男友?脸上却尽力流露出与眼前的神奇相遇毫不相干的表情,心却在怅然若失中疼痛。

雅丽像只欢快的鸟,拉住我的手说,你怎么不高兴?霜打的茄子似的。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哥哥,亚强,大学毕业,刚回来。

我猛然抬头,目光与他的目光相遇,一束温暖的火花迸出。他也定定的看着我。我看见他的目光里,有惊诧、热烈、温情,好象一束温暖的阳光,柔柔地照进我的心里,照进我心里隐藏得最深的最温柔的地方。我忙伸出手去,说,亚强哥哥,欢迎你学成归来。

雅丽满脸的喜悦,她的目光狡黠地看着我。

快乐和惊喜在他温柔爱抚的目光中,轻飘而明亮地飞扬,就像这春晨柔美的被阳光蒸发掉的雾霭。我的大脑,光盘波纹般地刻录下了他隽雅的音容。

我从他看到我的第一眼里,看出他与我一样的惊喜,那是亢奋的光和梦幻的色彩。我相信,他和我有一样的感受,在那一瞬间,奠定了那份永恒。

他不自然地握了一下我的手,说,常听雅丽说起你,你比想象中的还美丽。他的另一只手,白皙而温暖,无措地抚了抚了自己漆黑而坚硬的头发。我觉出,他的心情复杂而无从表述。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