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笑初秋,你价值连城
时间:2012-07-23 09:31:4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阾清荷  阅读:

  我喜欢,只是喜欢,喜欢多一点,爱少一点。
  郑翎说,你怎么又坐到我后面了?后面的男生轻挑眉梢,笑容如室外的阳光一般温暖。大妹子,这叫缘分。
  他喜欢叫她,大妹子。
  夏末的时候,董连城坐在郑翎身旁,他爱与后桌的人媳闹,刚好踏入高中生活的青春少年们总是那么阳光,那时候郑翎还默默地祝福过他们。只是她不知道,他会坐到她的前桌。
  他爱笑,有时是很单纯的笑。她总是把他的笑与阳光来作比较,初秋些许微凉,想起来马上就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十八年了。她突然认为自己有病,而且是治不好的病,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病。
  她受不得委屈,也不是个安静的孩子,与同桌更是每日一大吵,长大了,也渐渐习惯了大学里的无聊日子。那日同桌向董连城借东西,董连城眯着眼看着郑翎,“我的东西只借给我大妹子一个人。”她停下了手中正在赶作业的笔,看着他,空气就像是静止了一般。
  如果不是那个下雨天,她忘记了带伞,现在教学楼前等雨停却被后面的同学推倒,本来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落入一个温暖的怀里。她抬头,急忙站了起来。她也不会肯定自己是喜欢他的。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回家的路上问出的“我喜欢你”。
  也许就如《初恋这件小事》一般,小水鼓起勇气告白,她也一样,无论结果如何,大不了唱首歌来开怀。董连城说:“我也喜欢你。”郑翎站在原地许久,最终面红耳赤的往家的方向跑,几乎告诉了房间内所有东西,“他说也喜欢我了。”董连城与邻居妹妹的牵手事件发生在那天之后,郑翎一个人蹲在斑马线的一头,总感觉心里难受了很多,这谁也不怪,董连城说的是喜欢,并不是说,“郑翎我做你男朋友吧。”她后悔自己打破了暗恋的美好。
  冬季的城市显得那般寂静,小巷里偶尔传来声响也只是雪从树枝上落到地上的声响。郑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到这里来,看到敬老院的大门便想到了六年前到这里时,董连城正在院内给老人们唱着《童年》,那年他十四岁,她十二岁。
  她以为,她的位置与他隔了很远后,对他的感觉就会淡一些,她甚至告诉自己,董连城并不是她的命中注定。院内的声音停了下来,是董连城冲了出来,他就那样笑着看她,让她最着迷的笑,那天,他们并没有任何话语,她也是第一次踏进敬老院的大门,老人们笑道,“连城啊,这是小媳妇吗?”董连城没有回答,只是红着脸拉起郑翎的手。他们帮助老人整理房间,老人硬是要将他们留下来吃晚饭,郑翎看到董连城洗碗时的情景,不禁想到以后,脸又红了起来。他们背靠着背听同一首歌,她问他,“我们算什么?”他疑惑
  起来,“什么意思?”郑翎淡笑,“没什么,有你这个朋友真好。”
  她只感觉自己的泪在流,而又不敢去擦拭,只好拔下耳塞,走出房间,“我已经决定转学了。”她没有去看他的表情,只是奋不顾身的跑出敬老院,这年她十八,她二十,早该是恋爱的时节。她曾记得书上说:“没有恋爱的青春是悲哀的。”可是她悲哀的,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暗恋。她更是忘记,自己在回家的路上摔倒了多少次,她总感觉,左边的心会痛。临走的那晚,她在空间里说,“再见了,一切不属于我的一切。”是啊,他并不属于她,不是吗?而她更确定的,是她在逃避。
  空间里的最后一篇日志这样写着:我喜欢,只是喜欢,喜欢多一点,爱少一点。我喜欢,当我皱着眉头在抄你作业骂着你那鬼画符的字时,
  你回过头,得意洋洋的告诉我说:“你懂什么,这叫个性。”
  我喜欢,你露出奸诈的笑脸对我说:“我发现哥有做流氓的气质。”
  我喜欢,当我否定了所有人说你喜欢我的说法后,你回过头告诉我说:“喜欢没有错,爱才会错。”
  我喜欢,当我缠着你要作业时,你吼着让我别烦你,但随后你乖乖的把你作业递给我。
  我喜欢,当我对你喋喋不休,张牙舞爪的时候,你觉得我做得太过分了,微微仰起头,问我说真的假的。
  我喜欢,当我脑海里出现想整你的念头时,你都会微微睁大眼笑看着我,我每次都奇怪,丫的,你是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我想干什么你都知道。
  我喜欢,当我拿你没办法时,你回头看我,我连忙用手迅速刮你鼻子,你微微愣住的样子。
  我喜欢,当我满嘴脏话骂人时,你皱着眉头问我:“你这丫头怎么能骂人啊,你到底是不是女的啊。”
  我喜欢,当我借完你的东西,别人又向你借的时候,你会告诉她,“我的东西只借给我大妹子一个人。”
  我喜欢,当你欺负我时,我假装生气要还手时,你一脸赔笑说:“我错了,我错了。”我喜欢,当你有求于我,而我假装作不在意,你对我撒娇的样子。
  我喜欢,调座位时,你从我前面开始坐到我后面时,你充满笑意的告诉我说:“你死定了。”
  我喜欢,调座位时,我假装失落的说,“你怎么又坐在我身边了。”你笑着对我说,“大妹子,这叫缘分啊。”
  我喜欢,你嘴角微微上扬的看着我,很温暖。我喜欢,你站在我身边,轻轻用书敲我的头,笑着问我今天作业都有什么。
  我喜欢,只是很单纯,简单的喜欢,喜欢并不一定要在一起,有这些回忆就够了,一共写了十七条,因为很感谢你在过去的十七年里有过你。
  打完字,眼泪便不知觉又落了下来,一条新的评论说,“你是在成全谁与谁的故事而离开的吗?”她愣住了,她是在成全吗?“我以为,只是以为,在我说出我也喜欢你的那个时候,我们就已经有了关系,而且是男女朋友关系。
  我不知,只是不知,为何那天之后你会变得冷漠。我想说,是很想说,从你出生那天开始,我就认定你是我的新娘。
  我想说,是很想说,那天你说出口的要离家,我的心很痛,当看到你奋不顾身的跑开,摔在地上时,我更痛。傻瓜,往楼下看吧。”郑翎激动的扯开窗帘,穿着白色羽绒服的董连城正哈着气看着楼上。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顾不得换上外衣就穿着睡衣跑着下去,他看着一身睡衣的她,便将她揽入怀中,“我们算什么?你就真的这样走了吗?”这次换他来问。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