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壁江山 不及你浅笑嫣然
时间:2012-07-22 06:29:0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几墨QQ1436486639  阅读:

  后知后觉,这滚滚红尘、茫茫人海,我们还是彼此忘记了的好。
  
  【壹。】
  
  烟花三月,锦城一片繁华。
  
  笙歌庭内歌舞生平,虽是风月场所却文墨雅气、讲究别致。
  
  穿过朱色的锦绣门厅,穿过一个个绝色的女子,绕过萦回纡转的幽香小径,最后在一片桃花树下。
  
  “许公子,请您稍等一下,奴婢去通报一声。”环娘举止有礼,甚至有些卑气。
  
  男子轻轻点头,神态如常,却让人感觉不怒而威。
  
  这时一阵琴声杳杳而来,像是清澈的泉拍打着礁石。泠泠作响;又像是空旷的竹林,声至自然,宛如天籁。
  
  许墨之不免折服,传闻笙歌庭有个乔嫣然,倾国倾城,更是弹了一手好琴。今日一听,竟是说不出的绝妙和凄美。
  
  “环娘,你让那人回吧。我说不见就不见的。”嫣然面无表情,继续拔弦。
  
  “好嫣然小姐,那人的来头……”
  
  “说了不见就是不见……”嫣然还没说完,有人推门而进。
  
  “好一个笙歌庭头牌乔嫣然!”
  
  映入嫣然眼帘的长袍男子,白衣胜雪,剑眉星眼,浑然而成的霸气与自若,甚至还有王者风范。
  
  瞬间的恍惚,嫣然立刻镇定自若。
  
  “如公子之说,笙歌庭的嫣然该是怎样?”嫣然抬头看他,态度不卑不亢。
  
  只是那人用修长的指挑起嫣然的下颚,答非所问:“真是绝尘之客。”
  
  他的眸中,嫣然看到了有什么东西在闪烁,是柔情么?
  
  【贰.】
  
  那日之后,笙歌庭每天都会有许墨之的身影。
  
  庭内所有女子都对他倾慕不已,奈何他只见嫣然小姐。两人在桃树下品茗对弈,畅谈古今,诗词歌赋,总是有不同的见解与共鸣。
  
  他欣赏她的聪慧才情,她钦佩他的渊博睿智。只是许墨之不明白她怎么会遗落风尘。
  
  嫣然扶眉,“多年前,沈氏之乱的时候,家人流散,被骗到此。”无悲无喜被后是被岁月湮没的沧桑与心痛吧。
  
  许墨之听到“沈氏之乱“眸间闪过一丝冰冷杀气,不过忽而不见。拿起玲珑精致的青瓷茶杯,停在唇边,“没想过出去么?”
  
  嫣然浅笑:“出去?能去哪里?至少在这里可以卖艺不卖身。更何况我一个女子在这乱世之中,何处可以安身?”她眼里的哀伤与倔强,深深刺痛了许墨之。
  
  她的眼神,冷漠、素清,还有一些暗示。
  
  许墨之执起嫣然的手,静静地说:“从此之后,一切与卿,不负后路。”
  
  嫣然看着他,一字一句,皆是真诚。
  
  那一刻,微风轻起,桃花渐飞,两人的身影诗情画意。
  
  “此生此世,定不负君。”嫣然仍是浅笑,倾国倾城。
  
  【叁.】
  
  许墨之忽然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回来时已至秋初。
  
  见不到他的那段时日,嫣然百般无聊。才知道,如果一个人深深入得你心里,便希望能相伴与朝朝暮暮,不慕繁华,只求平淡。
  
  嫣然看着眼前令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满脸疲惫,心疼地问:“去哪了?”
  
  “招兵买马。”四个字,令嫣然一愣。
  
  她早就该想到,如今的许墨之是当今司马,而他的真实姓名叫安城,前朝最后一个皇帝的小儿子。当年沈王夺权篡位,没想到两年后就死了,把皇位传给了长子沈越。而许墨之在沈越身边潜伏那么多年,不就是为了复辟。
  
  许墨之忽然抱住嫣然,极度痛苦地说:“嫣然帮我。”
  
  嫣然一惊:“怎么…怎么帮你?”
  
  “我把你送给沈越…….”
  
  嫣然懂了,什么都懂了,从相识到如今,许墨之不过是想要一颗棋子,死心塌地的棋子。
  
  “许墨之,不,应该是安城,当初那句‘从此之后,一切与卿,不负后路。’到底有多少真意又有多少虚情?”
  
  “你不可以怀疑我对你的感情!”那双眼里,嗜血的可怕。
  
  许墨之有气无力:“你可以拒绝。”
  
  “拒绝?”嫣然大笑,“爱上你,我有得拒绝么?”泪在颊上,依然在笑,魅惑众生,无比妩媚。
  
  许墨之不语,轻轻拥她入怀,捧着她的脸,狠狠地吻下去。
  
  嫣然,如果可以,我愿意倾尽三世繁华,换你一朝笑靥如花。
  
  只是,今生,有太多的被逼无奈与不得已。
  
  【肆.】
  
  “有女,善乐,献于圣上,大喜。”
  
  沈越和嫣然想象之中的不太一样。他温文尔雅,与嫣然相敬如宾。对嫣然更是百般宠爱,细心呵护。顿时,嫣然,享尽富贵,宠冠后宫。
  
  他是至高无上的帝王,她是万人中央的嫣妃,本是神仙眷侣,可她心中住着另一个他,别人走不进来,某人也忘不记。
  
  嫣然每天做的就是陪着沈越,让他的实力土崩瓦解。
  
  可后来,嫣然越来越多的不忍心,沈越是无罪的,不应该承受他父亲犯下的罪孽。虽然他不适合做皇帝,却也体恤百姓。而且在许墨之准备攻城前一天,嫣然发现自己有了孩子。
  
  她知道,孩子是许墨之的,这么想着,变更认为不应该让孩子的父亲有更多无辜的杀戮。
  
  翌晨,金戈铁马,许墨之一路杀来。此时整个长安城内杀声连天,死亡与毁灭在所有的土地上弥漫着。
  
  嫣然问沈越:“你想怎么办?”
  
  沈越目光坚定:“我只想保护你。”
  
  嫣然别过头:“对不起,我其实是许墨之的人。”
  
  沈越神态波澜不惊:“我早就想到的。”
  
  然后,嫣然去求许墨之。
  
  许墨之怒起:“你可怜他,恩?”
  
  “不是,我有孩子了……”
  
  那句“别让我们的孩子有太多的杀戮”还没有说出口,只见许墨之眼神冰冷到了极点,更多的是,发红的双眼像个恶魔一样。突然抓住嫣然脖颈前的衣服,“我偏不让你们一家三口团聚。”然后转身离开。
  
  嫣然心如刀割,“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一语一字竟让人感到窒息,紧紧咬着唇瓣,血流出来了也浑然不知。
  
  但即使被许墨之误会,内心的倔强也不允许她澄清事实。
  
  一片枯叶凋零,落在这世间的尘埃里。似乎在说着春去秋来,离合悲欢。
  
  【伍。】
  
  许墨之终究是杀了沈越。
  
  后来几经坎坷轮回,嫣然依然记得那天突然下起了秋雨,刺骨的凉,萧瑟的气息伴随着血流成河,一切记忆在此刻定格。
  
  嫣然忽然想起,烟花三月,初次相遇,人面桃花相映红,她是笙歌庭的嫣然小姐,他还是温润如玉的君子。春风暖,秋风恶,散尽相思,流年过往,徒留回忆。
  
  几日后许墨之等级,现在他叫回了安城,他是天下的王,每片土地,每个人,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嫣然知道自己不会好过,自己毕竟做过沈越的妃,而且后宫众妃宫斗、你死我活,再加上安城认为孩子不是他的。
  
  她决定离开。
  
  手紧握成拳,乔嫣然,你就那么想离开我,哪怕是你骗我孩子是我的,我也会相信。
  
  安城没有拒绝,准许她离开。
  
  嫣然跪下,磕头,谢皇上,泪湿了一地。安城啊安城,你就是一句挽留都没有么?自古君王多薄情,是我太过执迷不悟,不懂舍弃。
  
  安城站在长安城墙之上,整个天下都是自己的,这个女人却离自己越来越远。一声叹息,才知道孤寂。
  
  嫣然离长安城越来越远,灵魂仿佛一点点地抽离,步子变得蹒跚。许墨之,我还是比较喜欢叫你许墨之,我带着我们的孩子,我们所有的记忆走了。从此天涯海角各自安好,我们的爱情最终还是水中月镜中花,梦醒幻影碎。但我从未怪过你,我只是遗憾,不能陪你天长地久。关于细水长流,全部都是传说。
  
  后知后觉,这滚滚红尘、茫茫人海,我们还是彼此忘记了的好。
  
  许墨之经常想起两人在锦城笙歌庭那会儿,她对他说“此生此世,定不负君。”,每当这个时候,他总会觉得万里江山都为她褪色。
  
  同心一人去,坐觉长安空。这冰冷冷的宫阙、冰冷冷的皇位,哪有锦城的烟花三月温暖如斯。半壁江山,又怎及你浅笑嫣然?
  
  嫣然,你在何处,我还没有为你倾尽三世繁华。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