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何能满足?
时间:2012-07-11 08:44: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晓里  阅读:

满足,一词,对已得到的感到足够了。
使满足,完全满意于一项欲望、渴念、需要或者要求的实现。

小的时候,我的要求真的不高,有一件新衣服,甚至小到有一颗糖就真的可以很满足了。当然,那是我十五年前的事。随着时间,年龄,身高的增长。一件穿在身上的新衣服,一颗躺在手心里的糖果真的已经不足以令大部分的人的心得到真正的满足。
高工资,高名牌,高享受……随着经济的发展,人的野心似乎越来越高,逐渐不懂得满足。周围的朋友一部手机就五千,一双鞋子就一千,一个手提包就是两个月的工资。随着世界的进步,发展,人们的生活真是越来越奢侈。越来越不容易得到满意。眼光越来越高,虚荣心也愈来愈强。

我这个人在别人眼中,不言不语,怪癖,内向。从不擅长多言多语,从来融入不进群体生活,从来都不擅于交际。一直是人群中最安静,最不擅长表现自己的人。但今天我想将21世纪,我所看到的人、事物,及一直盘旋在我脑中‘满足’这个形容词关联在一起。
十三岁的时候,我曾因为心理出现阴影而去了乡下读书。那时候对于农村的一切都很好奇,无比的兴奋。我帮过同学的田里插秧,帮过同学割菜,和同学去果园偷摘过荔枝。那段时间,我从懦弱的性格变得稍微有些坚强。我也曾去偷摘过路边的番石榴,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十七岁的女孩,宝珍(化名)。

我记得她一头和男生一样利落的短发,发质发黄的如同稻草,一看就是没营养。身上穿着一件很脏,很破的T恤和一条发黄的牛仔裤。她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脏和土,见到她的时候,发自内心的对她涌上一股怜悯,但她那温暖如同旭日的笑容令我将这种想法从内心里驱赶出去。
当时,树上有一只黑乎乎的毛毛虫爬在我的肩膀上。见到虫子的那刻,顿感头皮一阵发麻,吓得我不禁大叫救命。一来我讨厌虫,二来是因为感觉很脏,发自内的厌恶。但宝珍一点也不害怕的抓起我肩膀的毛毛虫放在了手掌心里,朝着我笑说:“其实它很温和的,没有什么可怕的。”

不得不说我当时真是发自内心的佩服她,若是平常,我一定将虫子甩在地上,然后狠狠的一脚踩死。但是宝珍没有,她将虫子放生了。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就只是一件小事而已,但我对她从开始的怜悯已经升华为了欣赏。
那就是第一次见面,她甚至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她的名字也是我后来问别人才知道。我知道她家很穷,住那种很简陋的木寮,两个弟弟,父母住的房子就和城市人住的一个房间差不多大。家人的皮肤都十分黝黑光亮,我知道有很多人都看不起她们家,她的父母,她的弟弟,她的父亲,甚至她。

但是我没有,我发自内心的欣赏她!
她很早就辍学在家帮忙,下田里,开着电动载着筐菜去市场,又或者去我三个舅舅的加工厂里打零时工。我三个舅舅都在做药,平常有许多零零散散的工作可以供那里的小孩放学后去做工。零时工工资并不高,少得可怜,但至少可以让他们平常有点零花钱,不用拉下脸去找父母要。

因为读书的原因,再加上一放假就离开乡下,几乎不多做停留,所以我平常很少遇见她。第二次见面是在过年,过年家家户户都要拜神,那是我第一次在家乡过年。很热闹,很有幸福感。
那天夜晚,我和表妹去了神庙,阴风阵阵,黑乎乎的,没有路灯,那里有一条河,据说是三年死一个人。不知道怎么的就那么邪门,在不久前就刚刚溺水死了一个我见过的二十几岁的男人。夜黑风高,我和表妹躲在神庙里突然不敢回家。

那时候她踩着单车经过了,她的身高有一米六八,我当时一眼就认出了她,我什么都没想的就唤住了她:“宝珍。”
她踩着单车停下来,我和表妹从神庙走出来,这害怕鬼的话我不好意思说出口。还是我表妹对她讲,我们很怕鬼,能不能让她送我们回家。

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还不时取笑我们没胆子。那时候我才发现,她的言行举止都很男生,她说她小的时候经常一个人经过这里,从来都不觉得害怕。什么鬼之类的,只要你不做亏心事,你就不会害怕,那都是心理生暗鬼。
那天晚上,回家的路上我们聊了很多,我隐约从她口中得知了她喜欢我的同桌。我这才发现,原来她真的很男。我小学的时候并不是在这里读书,我有一个好朋友就是同性恋,也是这么的大大咧咧。但是她并不喜欢男生,她喜欢的是女生。这情况和宝珍一样,所以我不鄙视她,也不瞧不起她。

后来,我问了我的同桌,问她对宝珍的感觉怎样?我的同桌表示一脸的厌恶,并且告诉我,她最讨厌那个宝珍,恶心死了。
我想,她也许已经察觉到了,宝珍喜欢她,所以才会说出那样伤人的话。

我的同桌伤宝珍最严重的一次我很记得,当时宝珍忍痛买了一本二十元的笔记本送我同桌。我知道到二十元对她来说,就是去我舅舅那里打两天的工。这二十元可以说,是她的辛苦钱。更何况她的家庭一点也富裕,二十元可以是他们一家一天的伙食费。
但是她买了一本精致的笔记本送给我的同桌,她递给我同桌的时候,脸上带着羞涩,当时我在场。她递给我同桌的时候,我同桌直接把那本笔记本非常厌恶的扔在了地板上,完全不顾虑她感受的就扭头走了。我一直站在中立,看着她自尊心受创了还依然带着微笑的去捡那本笔记本,心疼擦了擦。

当时我看着心里很难受,或许我已经将她当成是朋友,虽然从始至终我都是个看客,旁观者。我没有去安慰她,没有对她说任何一句话。我知道若是我说,只会令她心里更加难受。她都已经用微笑来面对,我何必来刺破呢?
后来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她,听人说她出去打工了,而我差点就忘记了她!

我十四岁的时候,她已经十八岁。我见到她了。她穿着一件粉色的风衣,一条黑色的紧身裤。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穿这么新的衣服,她脸上打了点粉,挺漂亮的。我觉得有些不正常,在表妹口中才得知:她要结婚了!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形容我那时的心情,我觉得她很可悲,可怜。那个地方的同龄人都开始嘲笑她,取笑她穿着粉色风衣就要出嫁,取笑她的父母用了八千元便将她嫁给了一个脑袋有点问题的男人。我随着那些人去她家门口看她出嫁,那是一辆蓝色的推土机,打扫的很干净。

那不大的木寮摆了很多张木头桌子,上面放了许多食物,饮料。有很多客人在吃饭,谈笑风生。她的父母显然很高兴,她的弟弟们也很雀跃,所有进进出出的人都带着微笑。唯独我面无表情的站在外面一直小心翼翼的观察,看她从头到尾一直挂着微笑,这让我想起她被我同桌伤害的时候,她用微笑隐藏了自己。那样的微笑不是发自内心的,她结婚的笑容让我内心一片压抑,我当时的心真的很难受。我感觉我好像能看透她,她好像在心里面哭,表面却在逞强的微笑。她应该是喜欢女孩子,但却嫁给了男人。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