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爱情隐私
时间:2012-04-08 13:11:3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今天,我要给各位好友们讲一个真实故事。我的一个叫阳阳的90后女同学是怎样成为我60后叔叔小情妇的故事
  那一天,阳阳对我的叔叔王成功说,有一款新上市的国产女式车,很别致,我已经到车城去看过几次了,很喜欢,你送一部给我吧,包上牌才18万多呢。说完,仰起脸望着我的叔叔王成功。

  此时,我叔叔王成功正在解她上衣的扣子。已经解到关键的一粒了。这一粒若解开,什么都好说;这一粒没解开,其他的也白搭。这一粒扣子真他妈紧啊。就在我叔叔快要得手时,阳阳眯着眼,把问题提了出来。我叔叔在心里说,这个小女人真他妈会提问题啊,她火候把握得很好。如果此刻的回答不令她满意,她会一甩身子,把自己的手从高峰处摔落下来,自己还要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毫无怨言。但是如果说,好啊,我给你买,那这成了什么事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有些像嫖客和妓女。小女人就是这么麻烦,总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卖掉了。想到这里,我叔叔于是说,去,谁给你买车啊,同时手一用力,突破了扣子的防线。

  于是,阳阳像潘金莲那样夸张地大叫起来:你不能这样!  


  从此那部臆想中的小车一不提防就从他们中间冒了出来。有时是在电话里,有时是在餐桌上,有时是在床上。阳阳总是撒着娇对我叔叔说,你答应我吧,啊?我叔叔说不。阳阳说你不买,我就不理你了。我叔叔说不理就不理嘛。于是阳阳就一扭身子,鼻子里哼了一声。当然不是泼妇式的哼,而是小蜜蜂式的哼。阳阳就像一只可爱的小猫,在电话里冲着我叔叔喵呀喵。这时我叔叔很冲动,就很想去给他买部她要的车。

交往了这么久,我叔叔还真的没买过礼物给她。而女人,是喜欢经常有一些小小的礼物的。她们喜欢小小的礼物如同喜欢小小的惊喜。但是我叔叔想,那样,阳阳成了什么人,自己又成了什么人呢?我叔叔认识一个女人,是个专掏有钱男人口袋的角色。有一天,她恬不知耻地在我叔叔面前显摆,说:你看,我又换车了,它漂亮不漂亮?这种车,叫“情妇车”的。我叔叔想,如果自己答应了她,不等于承认他们的爱情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一样需要物质的维系吗?而我叔叔一向都固执地认为,到了一定的时候,爱情便和物质没有很大的关系了。

不过说归说,阳阳没有真的不理我叔叔。他们是真的很要好。假如他们都还是一张白纸可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可画最新最美的图画,我叔叔会二话不说去把它买来的。谁会非议年轻人的爱情和物质的关系呢?因为他们年轻,还不理解爱情,抑或担负不起过于抽象的东西。


其实阳阳是我初中同学,今年刚好19岁。我叔叔和阳阳认识得很早,最初是阳阳到我家找我借一本课外书,便和我叔叔见了面,彼此很客气地点点头。假如不是那一次我生日,他们碰巧又在一个桌上吃我的生日饭,说不定他们就会永远像对待素不相识的人一样。

那一次饭后,打了几把扑克。我叔叔会打,却不愿打,阳阳不太会打,又很想打。人数不够,我叔叔只好听从吩咐坐在旁边做着临时教练。我那些狐朋狗友们的嘴很损,开起玩笑来没有说不出口的话。有时阳阳的腿不小心碰在我叔叔的腿上,我叔叔会自然地避开,轻巧得连她也没有察觉。那种在桌子底下用脚调情或占对方便宜的勾当我叔叔看得多了,我叔叔可不想那么庸俗。


以至后来我叔叔问阳阳怎么一下子对他产生了那种感情,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别人教我出牌总是太自作主张,什么都要干涉一下,而你比较理解人。我叔叔哑然失笑:打牌不是挺简单的吗,你怎么老学不会?她狡黠地一笑:那你还会教我出牌吗?她说她第一次见我叔叔就很欣赏,她读过我叔叔不少小说,又会做生意又会写小说的人可不多啊。


那一个周末,阳阳果真拨通了我叔叔家的电话。我叔叔说,到我家里来吗?她说,你说呢?我叔叔说,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吧,在家里不好。阳阳问,你老婆在家?我叔叔说正因为她不在家。我叔叔在心里说我可不想自找罪受,日后一看到家里的沙发和床就会产生罪恶感,没准儿还会在老婆面前阳痿呢。阳阳无声地笑了起来,她说,你最好带我去一个暧昧一点的地方,越暧昧越好。我叔叔说,那我们去喝茶吧。阳阳说,你以为喝茶就暧昧了?我叔叔说,我可不喜欢跳舞,再说现在可是光天化日。阳阳说,我表妹有一间小房子,她和同学旅游去了,把钥匙给了我。到了小屋,她便一把抱住了我叔叔。


  事后,阳阳问我叔叔,我是不是一个放荡的小女人?我们是不是触犯了婚姻法或者我们就是乱伦?我可和你侄子王如米同龄啊!

  我叔叔笑着说,那还用说!我叔叔把她放在怀里。她娇小的身躯和我叔叔健壮的身体比起来就像是小菜一碟。我叔叔努着嘴让她看,让她看到自己是如何的小菜一碟。她就像一条小蜗牛一样,偎着他,蜷缩得更紧了些。我叔叔刮了刮她的鼻子。我叔叔知道,只有一个好女孩,才会这样故作惊人语。也许,她心里还有几丝对这种忘年之恋的内疚和不安。她希望借助这种决绝和极端的方式,来求得她的心理平衡。仿佛她在对自己或别人说,我承认自己是一个放荡的女孩,行了吧?

  后来,她热了。一热,她的手脚便不安分,要从我叔叔怀里挣脱出去。她像条泥鳅一样,一溜,果真从我叔叔胳肢窝下溜走了。她游到了我叔叔的枕头边,手支着下巴,望着他。

  阳阳拍拍我叔叔的脸,说好了,我们只做地下情人的啊?我们可别有什么非分之想。

  这个小女人,一颦一蹙都让我叔叔心动。现在我叔叔隐约知道了,一个人,是可以跟一个关系不好也不坏的人结婚的,但总有一天,他(她)会碰上爱情这种鬼东西。  


也许,阳阳起初是说着玩的。但说着交往着,就无比地认真起来了。就好像对着一处好景致,由欣赏而渐渐地上了心,不忍轻易离去了。她幻想着有一栋房子,每天都把那景致放在窗子里。这是根本没有预料到的变化。其实在和我叔叔王成功的交往过程中,一直是她主动的。我叔叔闹不清自己是怎么回事。按道理,女人应该内敛一些才对,但阳阳这种火一样的少女,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一见到我叔叔,她就像是一团火那样莫名其妙地烧起来了。火一样的眼神,火一样轻盈的步态,火一样的笑声,火一样的扭动和颤抖。这是她生命中从没有过的。在和我叔叔王成功交往后,她明白她原先的恋爱,似乎不是爱情。它更多的是一种寄托。有亲昵、体贴,互相依靠,互相需要,但没有一种东西来完全穿透他们的身体,让他们透明或飘升。


  我叔叔对阳阳说,我什么都愿意买给你,就是不买车。

  阳阳说,我什么都不要你买,就是要你买车。

  我叔叔说,为什么?

  她说,为什么?

  我叔叔说,你不懂。

  她说,你不懂。


  两个人之间从未出现过这么大的分歧。不,他们之间以前根本就没有分歧。他们是那么默契,那么心领神会。对于他们来说,彼此的眼神、体态、睫毛、牙齿、指尖,都是取之不竭的语言的源泉。他们很珍惜这种感情,从不提过分的要求,哪怕是:什么时候到你家里去看看吧。他们尽量避免可能的窘迫、难堪和对家庭的负罪感。不过仔细想来,这次的争端其实起因于同一个着力点,那就是,他们都想证明爱情的存在。换句话说,假如是我叔叔说,有一款车很漂亮很适全你,我很喜欢,我买一个送你吧,那么,坚决拒绝的一定是阳阳。正因为爱,他们谁也不肯屈服。   

  过了几天,阳阳换了一种方式。她对我叔叔说,天气变冷了,你冷不冷,要不,我给你织一件毛衣吧。她仿佛听他说过,我婶婶不太会织毛衣。在最冷最冷的冬天,我叔叔也不过穿一件羊毛衫。谁知,我叔叔听了电话,竟怒气冲冲起来:你看你说的是什么话?你想让我把毛衣穿在身上,常想着你?不,我不要,我不要你送东西给我。我不喜欢。阳阳才不管我叔叔说什么。那次见了面,她就张开手指在我叔叔身上量了起来。我叔叔发现了她的企图,他说你量也白量,我说不要就是不要。阳阳哭了起来。

  这是自他们有了交往以来,眼泪第一次在他们之间出现。我叔叔有些发愣。就像一个人在什么地方碰上了恐龙,他一时反应不过来。因为恐龙作为一种早已灭绝了的和人类隔着若干年代的动物,谁也没想到它会再现。我叔叔向阳阳伸出了手。然而,它们是否适宜在恐龙身上落下?我叔叔正在犹豫着,恐龙忽然变小,最后像一条小虫子热乎乎地蠕动在他的手上。

  别哭。我叔叔为她抹着眼泪。结果,我43岁叔叔的眼泪也忍不住在这个小他24岁的小女人面前跑了出来。他们就一边哭,一边看着彼此的眼泪你追我赶。


  在这之前,他们对自己驾御感情的能力深信不疑。我叔叔自认为是结了婚的人了,不可能还像小青年似的被感情折磨得神经兮兮,死去活来。他没有悲伤的资格。他惟一的祈求是彼此心灵的默契和灵魂的快乐。因为他的心智已经成熟。阳阳曾经以为自己是很潇洒的,见面如烈火酒精,分开则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但是,他们都没想到,他们驾驭不住它了。爱情要把他们带到什么地方去呢?

  好啊,那我们就向爱情投降吧,我给你买一部你要的车子,然后,我们的爱情便张灯结彩披挂上阵,向我的家庭挑战,向世俗挑战,直到有一天它变得俗不可耐精疲力竭为止。我叔叔激动地说。

  阳阳心里动了一下,忽然预感到,她会失去我叔叔。是的,阳阳已经被这还不知道是否是爱情的东西折磨得憔悴了。她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又一直理不出个头绪。现在,我叔叔给她理清了。然而阳阳已经做不到不在乎了。爱情这个鬼东西,谁也不放心它在屋外独自过夜,都想找个东西把它安置起来啊。阳阳笑了笑,站起来,把我叔叔抱紧。跟我叔叔一样,阳阳也不忍心他们的爱情掉到灰尘里去。可是,又怎么样才能真正做到这一点呢?


  故事讲到这儿该告一段落了。我的叔叔王成功至今还深爱着19岁的小女人阳阳。他们的爱情究竟能走多远呢?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