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永远亲爱
时间:2012-07-07 08:18:2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夏晓筱  阅读:

  好,我不再说,不再哭,单想……
  我叫唐小筱,17岁,读幼师,戴黑框眼镜,穿单色系衣服,齐齐的刘海遮住了暗藏的目光,把忧伤拒绝在外。我有人生中最好的一个朋友,尹雅沫。
  和小雅认识有十一年,从幼儿园的记忆中,一直有个叫小雅的女孩陪伴着我。我们在一起摔泥巴,摇下过雨后的树,拿自己最好看的那只笔,包上白色的纸巾,当洋娃娃,再玩过家家。
  小雅有一个很爱她的妈妈,而我,在我刚刚会用软糯糯的声音背着床前明月光时,据说跟别的男人跑了。庆幸的是,我有疼爱我的爷爷奶奶。
  平行着数,小雅和我只隔了七幢房子的距离。所以我们会互相早晨去对方家,等待她一起上学。小雅是个急性子,我每次都是在她的催促声中吃早餐,再推单车和她一起去学校。那时,我们的生活无虑,只是在考虑着快点去学校抄作业,然后在老班来之前一哄而散。那时,我们没有罪恶感,所以我们做着不该做的事,还笑的肆无忌惮。那时,我们单纯的幻想着未来,却总是在大人的叫骂声中不服气的去做事。
  曾经矫情过,明明前后座位,却用个白纸做的信封装上不能称之为信的信给对方。后来咬着极不标准的普通话录下自己的录音给对方听,还自以为说的有多动听。可是,小雅,这是我之后听的最动听,也再也听不到的情话。
  我想我曾经是恨过小雅的,记不得什么事,但是依昔有两个字紧紧的盘着我,贱。货,两个噬血的字眼无时无刻不在纠缠着我,它们由我的天灵穴中爬出,带着血丝穿过我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庞,所到之处黏湿、嗜腥。再盘着我的颈,慢慢的慢慢的收紧,就如同那放在温水中煮的青蛙,慢慢的死去。然后,没有然后,然后我就醒了,眼泪没有预兆的一点一点向外溢出,黑暗中只听见我小声的抽涕还有外面被打死了孩子的母野猫凄厉的叫声,它跃上我的窗上,透过透明的玻璃死死的盯着我,我与它对视,竟然发现在夜之子下它绿荧荧的伸缩的瞳孔竟是如此美丽,妖冶。
  初二我的第一场暗恋是小雅陪着我的。他是高我一届的学长,乖张、叛逆,是我的评价。曾经我厌恶过这样的男生,可是清晨中那微微的一瞥,柔和的阳光照在他的脸庞,温暖此刻已是不能形容的了。说芳心暗许或许有些搞笑,但是我真的进行了我人生中第一次长达两年的暗恋。虽然期间我谈过恋爱,但是,没有一个让我像对他一样如此着迷,直到遇见宋北洛,但那已经是后话了。
  我不漂亮,不是美女,顶多跟才女擦点边。但男生不需要女人有多少才华,他们只要姿色,一个美女更实际些。所以我心中念念不忘的神和我们班一个长的很秀丽的女孩子交往了,而那人偏偏也是我的朋友。
  我曾经深深的相信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但我现在后悔了,我宁愿我那不知在何方的母亲给我生副好皮囊。
  小雅自是看不得我受气,所以在学校春游时,她努力的带着我努力的挤到他的旁边,与他不会超过五米的距离。行至一个鬼屋前,我眼巴巴的看了他进去,犹豫了,我,害怕。可是想到里面的人,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我拉着小雅交了门票就往里冲,也不管进入就跌倒了的小雅。但我发现我真的错了,从进入那一刻我都没有再睁开眼睛,混合着血色的黑暗漫过我的眼,耳边尽是冥府幽灵之声。我不知道我抓的是谁的衣服,但我知道她一直指引着我向光明走去,心中一暖,脚步厚实了些,不再虚浮。至少现在有个人是陪伴着我的。
  出来时已是香汗淋漓,仍心有余悸的攥着手中的衣角,张开眼睛,入目的竟然是小雅一副惊魂不定的模样,我这才感到有点对不起小雅。
  因为春游,小雅也遇着了她青涩的初恋。
  那也是个高一届的学长,姓秦,据他说,他是在春游时注意到小雅的。后来小雅很幸福的答应了他。当时我就如同嫁女儿般,一个劲的掐大腿,拼命抹眼泪嚎着女大不中留啊。
  其实我有过一瞬间的私心,秦学长和他是好朋友,我有想过通过这第四道关系来套近乎,但是被我否定了。我不想自取其辱。
  我决定让这份爱深深埋在**夜的梦里,于是我狠着心在我一个精巧的记满了乱七八糟我却视之珍宝的本子的最后一页,写下了一些话。我承认我是个很有心计的女子,我故意下课时把那页敞在桌上,自己走开,好让她知道,我不会跟她抢。
  我渐渐变得虚伪,笑得假仁假义,遇事木然,长袖善舞周旋在各色人物中。可是当小雅笑盈盈的说起我喜欢吃草莓不喜欢草莓味的东西,我最爱听的歌是最后一页和等下一个天亮,我们买的黑色羊毛衫是一样的,我最好的朋友是,小雅。我的心又如火铁烙灼过血肉般的疼。
  就这样我们浑浑噩噩的迈向了初三,小雅的第一段恋情也无疾而终。
  而我始终把心中那一点小小的念想放在心中,不与别人分享,自己涩涩的品尝。除了小雅。
  初三有许多老师都换掉了,而新任老班更是要我们依靠排名来排座位的,我就是这样渐渐和宋北洛熟捻起来的。
  其实宋北洛和小雅也谈过的,但那更是一段无疾而终的事件。我之后问过宋北洛当时对小雅是不是真心的,宋北洛只是散散的说是玩玩的。我不知道是该为我庆幸,还是为小雅不值,虽然小雅也并不是喜欢北洛。
  宋北洛着实令我讨厌,当英语老师提问到我,我的身体渐渐向他倾斜到不能再倾斜时,他才轻飘飘的从嘴里吐出一个单词,然后我照读,坐下。
  现在回忆之前的种种,发现我和宋北洛最快乐的时光竟然是这些平常暧昧的小打小闹。
  我们的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第一次亲吻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晃若昨天。第一次真正的牵手是在被我们称之为拉瓦锡的化学老师的课上。那时,他的体温源源不断的由手心传进我的手里,左手被他牵着渐渐涌出密密的汗珠,右手却还得强装镇定,抄着黑板上的答案。拥抱,是在老师的办公室里,老师都去开会了。当他猝不及防的抱住我时,我不知道心中想的是什么,我只记得那疯狂的尖叫,一阵高过一阵,是由我口中发出的。然后回到班上我就拿起一包薯片灌在他的头上。至于亲吻,我从来都是幻想与我爱的男子在一个花好月圆的晚上,或是春暖花开的明媚清晨,再不济也是个长满漫山遍野小碎花的山坡献上我纯洁的初吻。而不是在这个甬黑,昏暗的网吧楼梯道口。当我走出网吧门口时,我真想跑回去问他一个问题,他是不是吃杨梅的,那么甜。
  我发现,宋北洛渐渐取代了那个盘旋在我脑海近两年的影子。
  那个时候,即使临近中考,但我依旧与宋北洛与小雅笑闹。我放下了伪装的包袱,最天真。
  记得中考时在下雨,天阴阴的。衣服都湿透了,我蜷缩在椅子上瑟瑟发抖。小雅便向宋北洛打趣,让他把衣服给我穿,他真的给我了,可是我多么希望是他自己发现的。
  去学校拿分数条那天太阳很毒,打在肌肤上硬生生的痛。宋北洛在网吧里,而我在网吧外。等了一个多小时,在阳光的反射下,瞳孔中多了抹煞人的金色,我,扬角,浅笑,眼却湿。
  他说过情人节会陪我的,那天我特地去买了情侣杯。却不想一整天杯子都是孤零零的被我抱在怀里,精致的包装外沾了我的几滴泪。
  终于和他又见着几面,可是气氛又是如此尴尬。
  他要去军训了,我每天把对他的思念记下来。
  开学了,他读他的高中,我读我的高职。也继续伪装起自己。
  我无时无刻不在练钢琴,因为我答应他亲自为他弹一首曲子。可是最后还是没实现,但我们就扯平了。
  我会由着电话给小雅弹着断断续续生涩的曲子,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小雅读的是护理专业。我说以后小雅的女儿去我的幼儿园读书打半折,小雅说以后生病就去找她,我又没心没肺的笑着说我不会为了省点钱去牺牲我的生命。
  那天我哭了好久好久,一个人在琴房里弹着失恋进行曲。然后任由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在琴键上,黑的白的,都有。
  可是过一会,我又笑了,我抱着手机,我知道他是舍不得我的。
  从期末考两个月前就开始排舞,每天晚上零下的温度却还得只穿着薄薄的小毛衣练舞。在期末最后一个星期终于支持不住了,好久没生过那么大的病了,整个人病奄奄的,却仍然硬着头皮咬着牙,把舞蹈考试和健美操考完。回家连挂三天点滴,又坚持着回学校考试。可是,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有宋北洛,我告诉他我生病了,他竟然一句话也没说。我只是想要你的一句安慰。
  我们原以为的念念不忘,全都在不经意间忘掉了。
  我发现我越来越矫情了,喜欢抱着一本林徽因诗选集发呆,再用我自己听了都觉得非常做的声音一遍遍的读着,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最后才小声的吟出,全是空虚再莫有温柔。
  我心已成衰,我不知道说的是不是就像我这样,我说出我也在作贱自己时,竟然停机了,难道上天也作弄我。
  这个时候我只能想到小雅。当轻轻松松打出那几个字时,我发现竟然哭不出来了。我只是没心没肺的吃着东西。
  小雅骂我不是东西,说她舍不得我和宋北洛分开,我无语。我调笑着说,那你去找他去。
  笑着笑着看着小雅,忽然鼻子酸酸的,原来那么多年过去了,最后留在我身边的还是小雅。
  我将笔名改成了伊熙,它有一层涵义,但我不会说。
  小雅,我亲爱的女孩,我只愿你随着心去翱翔,不要太累。
  亲爱的永远亲爱。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