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你停泊的驿站
时间:2012-06-23 07:17:4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hongganlan1972  阅读:

整理:红橄榄有时候爱情也需要一个自由空间,没有空气的爱情,只能让人感到窒息,而再深刻的爱,也会慢慢消亡。子轩先生,此刻正陷在这种感情的旋涡之中,对亡妻的怀念让他不能忘怀,面对现在的爱他又感到恐惧,他说她把他抓得太紧了,他怕被套牢,他怕不能呼吸……
  
  两年前,我爱人被诊断出胃癌,不到半年时间就去世了。虽然我尽心尽力地守候在她的病床前,可是还是心力交瘁,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自己本身就是外科大夫,却无法挽救我爱人的生命,在痛恨病魔的同时,我又很自己的无能。别人都说男人就是“坚强”的代名词,可是我内心的脆弱只有我自己知道。同事们那几天一直在我家里陪伴我、安慰我,不然我真不知道那几天如何熬过来。
  我们夫妻感情一直很好,结婚多年几乎没红过脸。儿子正在上高中,平时住在他爷爷家。我在痛苦的时候,只好把全部的爱寄托在孩子身上,休息的时候,尽量陪着孩子打打羽毛球,下会儿象棋。那一段时间,我总是替别人加班,我觉得只有在工作时,我才能忘掉痛苦,因为我实在不愿在家中安静的环境中,去呼吸我爱人曾经带给家庭的温馨的气息。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科室一个热心的张大姐非要为我介绍对象,说她是一个小学教师,业余时间还喜欢画画儿,比我小三岁,带一个女孩,离婚两年了,家里也没什么负担。
  我有些犹豫,因为我心里还没有能力适应改变,怕对陌生的女性有些排斥。张大姐却一个劲热心地鼓动,最后她说女方是她的邻居,人很贤惠本分,五年前她丈夫说去出国挣钱,却没回来,只是把离婚手续跟她办了,她也挺可怜的,自己带着孩子。
  听完之后,我忽然萌生了同情心,我说要不处处吧,看看性格合不合适。
  我们就在张大姐家见了面,她叫美莹,名字很美,人有一种高雅的气质。发型是烫发,前面刘海是齐的,给人感觉很显年轻。她还很爱笑,一笑起来有一个小酒涡。我对她印象很好。那天晚上我们一直在谈艺术,谈她喜爱的美术流派。她说她父亲是美院的教授,到她这儿她选择当了逃兵,因为对艺术没有绝对的痴迷和天赋也出不了成绩。她把画画只是当成一种业余爱好,这样反而没有心理压力,倒能静下心来画画,她曾经有两幅画获了全国大奖。
  我说我的职业不允许我做过多的介绍,医生虽然是救死扶伤,但是谁也不太愿意与医生打交道,除非毫无办法的时候。
  不知不觉中,我们交谈了两个多小时。我能感觉到她很有涵养,我也能看出她对我印象也挺好,于是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
  一开始我们都很少谈曾经的“另一半”,就怕触景生情。有一次美莹说让我陪她去逛街,我就陪她去了,而且还当参谋帮她选购了大衣和靴子,她突然说了句谢谢你,他从来没陪我逛过街。
  很随意地,她丈夫的名字就横亘在了我们中间,我也没觉出有什么别扭。后来慢慢地,我知道了她为她丈夫出国,至今还欠着亲戚朋友五万多块钱。她说她一直以为她们的爱情很牢固,所以她才会拿金钱做赌注,才会毫不犹豫地去借钱,去希望获取更富足的婚姻。没想到还是失败了,现在想来,其实平平常常的生活才更幸福。
  听了这些,我当时心里就有个想法,如果我们有缘结婚的话,我会马上替她把钱还上,让她卸下心灵的重担。但我从来不把我过去的故事说给她听,一来怕她不爱听,二来是怕我自己患上忧郁症。
  相处了一段时间后,美莹开始有意无意中说起他们过去的故事,她说她那时侯总是没有自己的思想,结婚以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好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跟同学们也几乎不联系,只是躲在小家庭里,一心一意地爱着他和孩子,把他们当成了全部的世界。那时侯他本来有一个很好的单位,他却说他想出国去挣钱,给女儿一个更优越的环境。可她不愿意过这种生活,他许诺说只呆两年就回来。谁知却是这样一个结局。她想了很久才想通,爱一个人和选择离开其实是每个人的自由。
  听她说这些的时候,我心里也很不自在,我除了劝慰她忘掉过去的痛苦外,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而她总是说我不痛苦,我说出来才觉得愉快。
  而我心里却有些难受,那个时候我就提议去看夜场电影,在黑色的影院里,我俩各自想着心事。人家都说离婚的女人,总爱拿现在的恋人跟过去的丈夫比较,现在看来一点儿不假,除非我表现非常出色。
  后来她非要带我去参加她的同学聚会,我说我跟她们又不熟,没什么话说,多尴尬呀,到时候弄得你们聊天也受影响。她却执意让我去,我没办法,心想就依她这一回,也许她是想告诉同学们,她已经从过去的时光里走出来了。
  同学聚会很热闹,美莹不失时机地向她们同学介绍我,声音很大地说我是某医院外科的主任医师,有事言声就行。我看着她们对我评头论足感觉很别扭,有点儿像被人参观的猴子。这时偏偏美莹又剥了瓣橘子非要往我嘴里送,对她的过分热情我很有些气恼,于是一把拿过橘子,装作漫不经心地吃,对她们报了一个比较热情的微笑,偶尔对她们的话题也发表一些见解。
  路上回去的时候,美莹说你知道我同学们说你什么吗?她们说你太酷,有些冷,还给我支了点儿招。
  是吗?我说以后你们聚会我就不掺和了,以免你们有什么小秘密不方便说。
  她说那好吧,以后你带我去认识你的朋友吧。
  我心里想说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空间,但一想,以后的事情再说吧。
  过了几天我过生日,想到以前都是我爱人给我在家里做一大桌丰盛的饭菜,心里就不好受。于是我给同学们打电话来我家聚聚。我做了许多菜。可她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儿?我不想让她过来,我说我们同学有事儿,回头我再去找你。说完我挂了电话。谁知她的电话又打过来,说我现在也没什么事,我过去找你们去吧。我实在无奈,只好告诉她我家地址。
  她过来之后,我的同学们就跟她寒暄,她于是反客为主,不停地跟他们喝酒,不停地说话。其实有时候男人在一起,只是没事想喝酒,就是什么都不说,要的也是那种气氛。可是有女人在说话就很不方便了。最后弄得我们的同学聚会倒成了同学们跟我们俩的见面会,使我觉得很难堪。
  送她回去的路上,我说以后咱俩最后都保留一些自己的空间吧,这也是对对方的尊重。我正是觉得尊重你,才觉得应该走入你的生活,认识你的朋友。
  我一时无话可说,觉得好像谁也没有说服谁,只好沉默着送她到家门口。
  那天,碰上单位有一个大手术,我连做了六个小时,累得腰酸背疼,回到办公室后,我正准备跟护士交代点儿问题,谁知美莹忽然闯了进来,冲着护士嚷起来,你在这搭咕什么?不去伺候病人?
  护士被说楞了,不知道她是谁。而我也楞了,对她这么颐指气使的话不知如何开口。过了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我说我们在谈工作,你上这儿来做什么?
  工作?工作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我们家都快乱成粥了。
  我说我刚做完手术,有什么事下班再说,你先离开这吧。说完我给护士道了歉,觉得头痛欲裂。
  我走什么?我母亲需要输液,就在楼下,请你给我找个大夫。她大声对我说。
  我虽然觉着很没面子,但一听真是着急的事,于是赶紧张罗为她母亲检查和输液的事。
  她母亲只是有些血压高,输了两瓶液后病情就稳定住了。可是每次她来,一看我和护士在说话,她就不说话,还冷着面孔。我真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她母亲出院后,我打电话问她为什么在我的单位里那么严肃。她说我就是不希望你跟她们总是开玩笑,那是工作吗?你以后一定要注意,因为我可能随时会去查岗。
  就在那一刻,我的心“砰”地一下子压抑起来。她说得十分随意轻松,就像我们是夫妻那样熟捻。她在我心中的好感开始一点一点地淡化,也许她以前的丈夫离她很远,远到已经到了大洋彼岸;所以她现在想离我很近,近到可以牢牢地抓在手心。可是爱情只有距离才能产生美,虽然我能读懂她的心,只是我不是她停泊的驿站。
  虽然心里已经决定跟她分手,但是每次面对她的时候,却又不忍心对她说,我怕她经受不住这再一次的打击。可是拖得时间越长,我的内心就越痛苦,而对她的伤害也就更深。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