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自飘零水自流
时间:2012-06-21 10:07:5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季琼  阅读:

  新的工作环境,给了我几许精彩,就给了我几许无奈,“高处不胜寒”的感觉让我在一片喝彩与祝福声中增添了许多莫名的恐惧与不安全感。大学所学的机电专业只不过给了我一张大学毕业证而已,从学校到工作,我一直以自己对文字的爱好,走到了今天,说穿了我什么也没有,没有专业,没有背景,仅仅只是一个文字爱好者而已。我真的离失业更近了!于是考研从一杆为了爱情的旗帜变为一杆为了生存的旗帜!
  二零零二年冬,她到火车站送我去外地考试,火车开动时她把手挥了又挥,眼睛清澈得象泉水……因为一个月之前才把法硕指南买回来,考试的结果是意料之中的事;考试的过程却是轻松和简单的,我就象猎八戒吃人参果一样,什么味也没有品出来,三天的考试就过去了。
  时间伴着工作、生活、学习在匆匆地流逝,大家都在忙自己的生活,她偶尔也会将他的“未婚夫”带到我家,我们或者一起去蹦迪,或去唱歌。她将工作与考研都抛开了,沉浸在恋爱的快乐中,幸福得像个小女人,但我觉得她的状况更糟糕了,身边经常带着谷维素、安定之类的药,昏昏沉沉的在我家从晚睡到早,我去上班了她还不起,拿起电话就象祥林嫂一样,讲述她为那个男人的付出以及这个男人不断的花心、“外遇”。
  放手吧!或者好好地工作,或者继续考研、或者重新找个男人开始新生活。我的这番话说了上千遍,我知道没有用——一个女人如果执迷不悟起来,十头牛也不能把她拉回来,我真的怕她出事,我舍不得啊!俗话说:“士为知已者死、女为悦已者容”,她既是我的悦已者又是我的知已者,我们彼此欣赏、彼此理解,这对于女人和女人的友谊来说太难了。
  一天她来了,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话就消失了,那几天正是初秋,秋雨绵绵,我四处找她,单位也找她,她的未婚夫也找她,之后我打了电话到她家,她妈妈接的,说让我放心,她一切都好。
  生活本来就是很复杂的,有时我们的理由充分地可以惊天动地,而有时仅仅是一个无奈的结果;有时我们赢得世人的喝彩欢呼,而有时我们连自己也理解不了,作为朋友我只能为她默默地祝福,祝福……一年后,她打电话告诉我她考上了研究生,公费。很想我。我对她不辞而别的积怨一扫而光,真的很替她高兴和骄傲。
  今年春节我去她家看她,她比以前漂亮了许多,精神也好,她带着我穿行在大街小巷,边吃边聊,似乎还和以前一样,谈往事、谈工作、谈考研、谈社会时事、谈男婚女嫁、谈将来如何经营家庭、心疼孩子,她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真奇怪,现在虽然还会憧憬爱情,但想得更多是实实在在的婚姻,要我再为一个男人爱得死去活来真的很难了。人就象花一样一个年龄一种状态。”——或许爱情真的是一个人的事,你可以为一个男人笑,也可以为一个男人哭,但过去了就只能一样留作生命的回忆而已!
  我走时她去送我,牛仔裤、长包包,一头黑发象瀑布一样披在身后,我说:“都老大不小了,还装什么清纯少女啊!”
  她把我紧紧地抱住,我们笑成一团。真的,想起那些人,那些事似乎就在昨天,但真的已经离我们很远了。
  (一)我和2004年国庆
  2004年国庆期间,下了两场雨,天气真的凉了。
  天空灰蒙蒙的,看不到阳光,整个城市都笼罩在阴冷的空气中,犹如没有城墙的囚笼,令人感到疲惫、窒息;窗外几只麻雀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地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我坐在书桌前,恨不得把这一堆书吃下去,消化了,装在脑子里;或撕得粉碎,扔向窗外,任风吹雨淋,蚀成尘埃;或扔到火里烧成灰烬……,总之眼不见心就不烦了。
  电话响了,我起身把盖在腿上的毛毯放在椅子上,“噢,是你啊,回来过节吗?”
  “学习呢,那我就不打扰了”。他在电话里讲了些考研经验和鼓励我再接再厉的话,最后问我还要什么复习资料,我连连致谢——再多的资料,时间太少也没有办法!
  我第一次考研就是和他一起去的,那是他第四次考研。老天不负有心人,那次他终于骄傲而幸福地走进了上海复旦的校园,如今他已经快毕业了而我依然在考研路上痛苦而执着地挣扎着,哎,惭愧啊!
  关于考研,已经看过太多过来人的真传,法硕版主老妖精的考研一路通我打印出来,订在床头经常翻阅以求洞悉其精髓和真谛;北师大艾艾的考研心经我copy过来也制作了一个自己的学习心经;北大小老虎所引用的每天进步百分之一,“为一个全新的更坚韧更执著的自己而喜悦着”,我也坚决贯彻执行。或许真的如唱衰考研所说的“考研温水煮青蛙效应”——考研的过程比较漫长,许多人自觉不自觉成了考研复习这一温水中的“青蛙”。对于这一点我不是完全承认但也不反对,就象我现在看的05法硕指南,许多东西已经看过多遍但还是不敢不看,真是食之无味又弃之不得。法硕论坛的排骨兄在国庆期间留言“明年要是考不上就到北大未名湖游泳”,“看书看的想杀人”,真是“座中泣者谁最多,江中司马青衫湿”,手无缚鸡之力的我杀别人是不可能了,也只能吓唬吓唬自己而已。
  
  (二)我和一个四十岁的考研男人
  有人突然挡住了我的去路,抬头一看是他,和他的女儿,还有一个陌生的年轻女人。三个人冲我淡淡的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满脸的明朗与温馨。
  他问我,明年还考吗。
  考啊!不考干什么呀?现在考研已经是我的一种生活状态了;我也试着放弃过,可觉得太难受了,或许有时候放弃比坚持更难吧!
  你那有历年的英语真题吗?我有个朋友想复印一下,他问我。我说,有。
  我们站着聊了几句,女儿已经长到他的肩膀了,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还是掩不住豆蔻少女特有的那种青春与朝气,旁边的这个女人或许就是他新找的女朋友吧!我给了她一个真诚而友好的微笑。
  我知道他所说的朋友就是他自己。2004年1月9日下午,我在考场划分的名单上看见他的名字和照片时,我真的不敢相信他会参加研究生考试——这个已经快40岁的男人。当时他在我公司一个二级矿山单位任组织科长,我到他那报到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或许是工作中遇见的第一个领导吧,我跟他不是特别生份,在工作中他不仅给了我许多指导与帮助,还给了我许多中肯的批评与建议,甚至包括我调走后,他还偷偷帮我在考研登记表人事部门一栏里签上“同意”并盖了大红章。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他身边的人尽可能多的帮助,大家对他总是客客气气,敬重有加。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