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自飘零水自流
时间:2012-06-21 10:07:5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季琼  阅读:

  说到远在他乡的考友,我一定会想到这个素末蒙面的网上考友。去年国庆期间我在长青藤法硕聊天室留言“一个温暖又有任性的女人”,后来他给我发电邮,再后来我们经常通电话交流学习,他是应届生,要考法硕,河南人;我说你看过《河南人惹谁了》吗,他说哪儿都有好人而且是多数,哪都有坏人而且是少数。后来他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他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河南人,且不说平时他邮给我的学习资料,就是考前的第二天晚上他还把一些重要的资料打出来发给我。今年又一次与法硕失之交臂,我真的有点对不起他。春节我给他打了电话,他说除了姐姐之外,所有的亲戚都全了,我很高兴多了一个弟弟。因为考研,他没有找工作,成绩出来了却名落孙山,他只能一边承受失败的痛苦一边找工作。
  毛老爷子曾有诗云:“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上帝不可能把你想要的一切都给你,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回家的公交车上是郑智化的一首老歌,“让我拥抱你入梦,在我温暖的怀抱中,虽然明天要说再见,今夜让我为你歌唱,唱着唱着忘了短暂的拥有,唱着唱着忘了明天的分别。玩火的孩子烫伤了手,让我紧握你的小拳头……”
  “……玩火的孩子烫伤了手,让我紧握你的小拳头……”依稀就记得这么多了……
    “乍暖还轻冷,风雨晚来方定。庭轩寂寞近清明,残花中洒,又是去年病。楼头画角风吹醒,入夜重门静。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影。”
  又是一个平常的夜晚,由内蒙而下的冷空气使得连日的艳阳天突然变脸,气温骤降,沙尘暴也趁火打劫,在街巷楼道里咆哮、穿行。妈妈把收起来的厚被拿出来给我盖上,我醒了,却睡不着,于是起来写我的考研战友之二。
  她现在应该是在阴雨绵绵且开了许多花的大学校园里,过着忘了忧愁和烦恼的研究生生活!她比我小一岁,却比我早一年分配到我们这座西北的工业城市,她看见我时说“看见你就像看见了沙漠中的绿洲,这的气氛太压抑了。”她长着一张极白的圆脸,眼睛就象是长白山的天池一样清澈、安静。因为出身书香门第,耳濡目染,她写得一手好字,极具灵气,文笔流畅,经常有清新雅致的随笔散文见于我市的各大小报纸。她给她的宿舍取名叫“灵泉阁”,以抵抗这座城市气候的干燥,文化的干燥,人们心灵的干燥。
  九九年我们认识时,她就在学英语,准备考研,那时她英语还没过****呢!因为她有两个亲戚在我们总公司身居要职,所以我们的领导同事也便对她谦让三分。那时她充分享受了国企的宽松与鸡犬得道之福,一年的时间几乎半脱产在公司培训英语。第一年,她考经济专业,没有考上,兵败数学。第二年夏天,她只身一人去北京参加启航考研辅导班,一个人拎着个大皮包从这去了北京,又从北京回来,一脸的斗志与信心,今年一定考上。
  我们同在一家二级单位工作,年龄的相近、兴趣的相投,让我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我俩经常坐在大小餐馆一边品尝美味佳肴,一边谈论工作、生活、爱情、社会时事、鸡毛蒜皮的小事、甚至张家长李家短,酒足饭饱之后就唱着歌在街上溜达。许多同事觉得我俩很像,还很羡慕我们这对小姐妹。然而社会关系的悬殊,让我们之间经常有许多“拥有的还要给予,没有的连她仅有的也要被剥夺”的对比。纵然如此,也没有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们像是姐妹,胜似姐妹,在我内心深入甚至还很同情她。她是我家的常客,我经常给她做红烧肉和拉面;而她则是坐在沙发上一边听音乐,一边看我和男朋友的影集,“真的很羡慕你,你有一段完美的爱情。”
  或许长在书香门第,受过太多约束的缘故吧!她表面极为纤细、柔顺,而内心却极为反叛。在刚来这儿不久就认识了我们公司一个工人,并深深地爱上了这个男人。我真的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纤细的女孩竟能和那个男人经常打架打的浑身青一块紫一块之后,还坐在台灯下学英语、学数学、学专业课,准备考研;我也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敏感、优秀的女孩能经常去跟她的情敌兴师问罪,把这个男人从别的女人那里抓回来。作为女人,我真的很佩服她,不仅如此她还是我学习的榜样,“你也考研吧,离开这,去和你的男朋友在一起。”她在鼓励我考研,以为了我们的爱情为理由,我真的开始重拾英语背单词了。
  二000年九月,我们矿长为她开绿灯,给了她四个月的假,同意她去学校复习考研,安排我把她的宣传和广播工作兼上。虽然我们象是一根藤上的两个瓜,但我绝对没有她这样的好运气,我得服从组织分配啊!她走那天,我坐在她经常坐的位上为全矿播广播,在节目的最后我放了一首田震的歌“朋友啊!今天就远走,请干了这杯洒,忘了天涯的忧和愁,一路到天尽头……”。
  春节过后她回来了,等待是何等的煎熬!我拉她一起做采访报道《在自我需要重新定义的年代——讲述井下大学生自己的故事》,当系列文章续载在报纸的整张版面,我们的名字并排变成铅字,我告诉她——这是我送给你去上研究生的礼物,她低头不语,十几天后成绩出来了,还是兵败数学。周围的领导同事不停地问她,问得她一塌糊涂,问得她避之不及,再十几天后,我通过招聘去了我们总公司当老板们的秘书,她依然是我家的常客,我依然给她做红烧肉和拉面,她依然是一边听音乐一边看我和男友的影集,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变,但又好象变了什么,我说不清楚。
  半年后她把一大堆考研书抱给我,说:“我不考了,准备跟他结婚,想跟他生活在一起,想为他生儿育女,就算这是个火坑我觉得跳进去暖和。”我知道她放不下这个男人,有道是“墙外行人墙里笑,多情却被无情扰”——感情这东西就象是有了源头的水,总得有个去处吧,越压抑越强烈;感情这东西也象脚气一样越抓越痒。我能说什么,就让一切都顺其自然吧!更何况她们之间又吵又闹又打,分分合合的戏已经上演了三年。三年里,有这个女人太多的难舍,有这个男人太多的无奈,她们之间的问题绝不仅仅是她考研带来的不稳定,社会地位、家庭状况的差距也是一个很难跨过去的门槛。  2/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