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浪漫的求婚是在房本上写你的名字
时间:2012-06-20 07:54:5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在房产证上写你的名字。

文/梅 梅

求个不一样的婚

罗浩真是讨厌现在的新闻工作者。干嘛非要报道别人怎么求婚的,谁又点XXXX支蜡烛拼个图案啦,谁又在大街上请陌生人送女友玫瑰啦,谁又请粉丝们转发求婚微博啦,谁又包了间电影院放映大厅或在商业中心大屏幕上打求婚宣言啦,更可气的是连富豪送女友豪车求婚也要大肆宣扬。

左小柔每次看到这些报道,身后就冒出无数向往的粉红泡泡:“亲爱的,如果你也能向我求一次别致的、感动得让我终生难忘的婚,多好啊。”

罗浩觉得真冤。他那次求婚还不够别致么?作为优秀程序设计员,他专门为小柔设计了款“MARRY ME”的迷宫小游戏,只要走出迷宫,画面立刻跳出鲜花、桃心、礼炮和他深情款款的录音:“小柔,许我一个未来吧。”

同事都说这够浪漫了,结果他严重低估了职业代沟,高估了左小柔的方向感和耐心,无法通关的女朋友恼羞成怒,干脆利落地拒绝了求婚。

当晚罗浩就做噩梦,梦见自己把求婚钻戒放进左小柔的梳妆台抽屉,压在一张小纸条上:亲爱的,嫁给我好吗?再拉开抽屉,戒指不见了,纸条上的字变成了两个英文字母:

“NO!”

要“别致”还要“感动”,理科男罗浩泄气了,男女在“别致”和“感动”这两点上真的很难达成一致。他没多少钱,只能送女朋友一枚小钻戒,为什么杂志上那些情感信箱里,就没人问“如果我只有一枚戒指,怎么来个别出心裁感动人的求婚”呢?

 

很别致,但更丢脸

罗浩努力把一切日程安排都和求婚扯上关系。公司后天有场球赛,自己所在的研发部对手下败将运营部。他挖空心思终于想出一招:自己在胜利来临之时张开双臂竖起食指飞奔一圈,最后在一众家属的祝福声中跑到小柔面前,从运动裤里掏出戒指,双膝跪下奉上。

说干就干,他花了好几个小时在运动裤里衬上缝了个内袋,把钻戒小心藏进去。明天,它将带着自己的汗水和胜利的喜悦套在小柔的无名指上。

现实永远比想象残忍。比赛当天,运营部的人像打了鸡血一样,充分发挥重量级抢挤撞能力,把研发部摁了个二比一。平时神勇的罗浩被裤子里坚硬的小钻戒磨得有苦难言,跑动时滑稽地塌着腰撅着屁股,忠实女球迷小柔几度变身成女暴龙:“我真想举块牌,就写‘我不认识这家伙’!”

罗浩连掏戒指的勇气都没攒齐,这个时候求婚是够别致,但除非左小柔脑子进水了才会答应。

国庆前,左小柔团购了古崖口漂流的票,打算长假去玩。她最喜欢玩各种刺激惊险的事,但胆子其实比耗子大不了多少。罗浩又动开了心思。两个人一条船,九曲十八弯跌宕起伏地冲下来,小柔肯定会害怕,如果自己很爷们地一直把她护着,她心里肯定涨满对自己的依赖和崇拜。到时再来句很煽情的求婚词,比如“我更愿意跟你一起携手经历人生的曲折艰难,彼此珍惜到老,嫁给我吧”,成功几率应该很大吧。

足球常踢还出岔子,何况头一回玩的漂流。罗浩有自信没经验,为了保证求婚时的形象,他豪爽地只套上救生衣没选笨拙的雨衣。

九曲十八弯,一路浪花四起,罗浩被淋成落汤鸡。河里的水是空山水,流程短,凉得厉害,打在身上一层一层起鸡皮疙瘩,他很快就冷得嘴唇发紫。可左小柔在身边啊,他怎么也得装出狼牙山壮士的英雄气概,哪怕自己已经被乱打转的皮筏子折腾得想吐。

一个多小时后,两人终于漂到终点。

刚刚还吓得脸煞白的左小柔,上岸就恢复如初,还有力气嘲笑“湿身”的男友:“亲爱的,没想到你还有这身材,太诱惑了。”

罗浩呻吟一声,他恨不得把当初出馊主意的自己踢到外太空去。

 

最感人的是最俗的

三番五次失败,罗浩怀疑自己将是第一个死于求婚的男人,就算没死,他也离疯癫不远了。他连买条鱼都能联想到求婚上去!

左小柔要下厨安慰男友的屡战屡败,“去买条鲇鱼,我们做豆豉蒸鱼。”看着鲇鱼那胖胖的肚子,罗浩又有了新主意。

他悄悄拿出戒指,念了声阿弥陀佛,掰开鱼嘴,深深地塞了进去。如果事态的发展按照剧本走,那么小柔剖洗鱼的时候就能在鱼肚里发现戒指,然后发现戒指上还刻着她的名字,绝对浪漫、绝对感人。

罗浩埋伏在厨房外听动静,单等小柔一声惊叫就冲进去给她戴戒指,可是直到鱼香勾下一溜口水也没听到意料之中的声音。他假装帮忙蹩进厨房,心顿时拔凉拔凉的。水槽沿上,搭着染了鱼血的加厚橡胶手套,一堆鱼内脏黑乎乎地团在垃圾袋里。

老天爷注定让我结不了婚。他绝望地想。眼看就要到自己的29岁生日了,他最想要的生日礼物不过就是结婚。

生日前几天,罗浩接到售房部电话,爸妈给他买的那套房已经竣工,明天就能办手续交房。这个电话不但没有减轻他的阴郁,反而加重了。他从书柜顶上找出当初的付款收据和购房合同文件,心里一遍遍骂自己:爸妈花那么多钱把结婚的房子都准备好了,我却连求婚这点事都搞不定,窝囊死了。

小柔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好奇地问:“谁又招惹你了?这是什么东西?”

罗浩蔫头耷脑地回:“购房协议,明天换合同。”

小柔蹿过来取出袋子里的东西,惊喜地叫:“天哪!你买房子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告诉我?”

罗浩纳闷地挠挠头:“没说过吗?早就买了,开发商五证不全停了一阵,拖拖拉拉都两年了,我都把这事忘了,一直是爸妈在管这事。要不是办房本得用我的证件,电话也打不到这。你不问我差点又忘了,把你那套资料准备好,到时把你名字也写上。”

小柔突然娇羞起来,偎进罗浩怀里:“亲爱的,办房本又不急在一两天,之前你是不是有件更重要的事要办啊?”

罗浩有点呆:“什么事?”

“娶我啊,你这个呆头鹅!”

罗浩真成了呆头鹅,小柔在向他求婚耶!他恍然大悟,自己若干个绞尽脑汁的不眠之夜都用错了地方,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最浪漫最别致最感人的都抵不过最俗的房子。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