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一量,你我之间的距离有多长
时间:2012-06-16 08:09:5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量一量,你我之间的距离有多长

项目经理部距离工地是1165米,把这个数字乘以4,倒挂起来就是青藏铁路至高点的高程。水准镜沿线平移343米,桩点已经被盐茧吞没了,从白哗哗的痕迹美他里露出一些淡红色的征兆。再往前数342米,有人抓住标杆,打算在光天化日之下侵吞国家财物。水准镜里可以看得很清楚,她的高程是1.62米,脸长15公分,眼睛占了脸的三分之一,显得大而无神,居心叵测。

我向她喝斥一声:“唉,说你哪,别挡着我的标尺。”

她吓了一跳,但没有逃窜,反而以一步0.34米的大步向我走过来:“师傅,麻烦您,能不能把这个杆子借我用用?”

多吉的汉语一直不灵光,低声问我:“她要什么?”

多吉脸色大变,没等我开口,就把姑娘轰到了五十米开外:“真是的,草原大了,什么样的羊都有。”

我发现她离开的时候,步伐比刚才至少小了0.14米,她的心情应该非常沮丧,其实在大多数时候,数字可以说明的问题远远多过于表相。

我让多吉看牢镜子,跟在她后面,到了盐湖边上,她望着掉到下面的行礼包,呆呆的愣神。我把绑在腿上的绷带解下来,用铁丝窝成钩,远远一甩,挂在了行礼包上。这还是跟多吉学出来的本事,工地上的人一天忙下来,回到宿舍就比着着看谁懒,多吉是草原上长大的,拴马换成拴暖瓶衣服,简直是小菜一碟。

姑娘捧住行礼包眼泪汪汪的看着我,她掉下来的泪珠特别大,目测绝不会小于1.5厘米。

高原上的天气最容易歇斯底里,七月份,刚才还是漫天流毒的太阳,一会功夫就冷的让人忍无可忍。姑娘跟我回到驻地,一屋子的光膀子拉塌男人,齐刷刷向她看过来,我多少有点汗颜,这个地方女人出现的几率不亚于灵山上佛光一现,连女厕所都没有。所以我让姑娘抓紧时间跟山下的同学联系,最好能在明天一早就把她接走。

半夜里又刮起了妖风,以每平方米450颗的携沙量从窗前掠过,哗啦啦一片碎响。我到外面收拾仪器,见小姑娘站在台阶上,这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太新鲜了:“风是咸的呀。”我愣了愣,忍不住哈哈大笑,多吉要知道有人这样形容他故乡的这股妖风,脸上一定会绽放出桑丹花一样恐怖的表情。

屋里丢出一只鞋,险些砸到我头上:“周颂民,大半夜的你鬼叫什么,捡了个女人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了!”

我神色尴尬,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小姑娘却看着我微笑:“我知道了,你叫周颂民。”

对面就是高耸入云的雪山,在夜里看过去也闪烁着名贵而疏远的冷光,小姑娘抬起手:“你们是要把铁路修到那上面去?”

我咦了一声,她笑了笑。姑娘不像我想的那么小,也比我印象里那个只会掉眼泪的女孩子要聪明:“对,5072米,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铁路,只要有了这条路,再深的山里都可以走出凤凰。”

她好像非常向往,牢牢的望向远处,许久之后,忽然扭过头:“你记住了,我叫杜明娟。”

这个时候我们彼此相距5.01米,她记得我叫周颂民,我知道她叫杜明娟,这么简单的,仅此而已。

项目经理部随工程进度开菝,驻扎到半山腰上,连多吉都开始出现高原反应,红彤彤的脸,连续低热,测量部的成员统一改名,互称37度8或者38度1,奇怪的是这种地方居然会有邮差,踏着2寸厚的积雪,一路咯吱吱的跑到我面前。的31839b036f63806cba3f47b93af8ccb5

信是杜明娟写来的,她在3816公里之外的成都,自从那次和同学走散遇险之后,就轻易的不再出门。她说成都现在热的像一盆火,到处都是脏的,感觉说不出的污秽,想念高原清朗明媚的天气,但最主要的,还是想念这里的人。我抬头看了看多吉红的要冒出血来似的脸膛,哈哈一笑,就把小姑娘的呓语丢了旁边。

然而信还是像飞来峰一样的,在最不防备的时候就会跳出来。铁路即将横跨山脊,杜明娟要毕业了,去往什么地方,她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我喜欢看她的信,捧在手里沉甸甸的,就像捧着大都市烫人的繁华热闹,高原上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寂静,在茫茫的盐海中寻找鲜红色桩点,目标分明,只有人渺小到不值一提。

工程遇到了技术难关

,这是意料中的事,其实回头看看5072米的雪原高峰,能在那上面铺筑一条钢铁巨路,就连我们自己都难以置信。杜明娟的信飘然而至,她说她工作分到了西宁,距离我只有275公里,从3816到275,看似冰冷的数字,她经历了日日夜夜的煎熬,父母的冷眼和坚决反对,她说只要我有时间,随时都可以在格尔木市一间名叫华风的中学里看到她的身影。

我耸然动容,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回答她。

从3816到275,杜明娟白纸黑字,掷地有声:周颂民,你不是最喜欢用数字来说明问题吗?

第一次给杜明娟回信,东拉西扯的说了一些不沾边的话,然后状似不经意的,在第七百多个字的空档里,说到多吉的妹妹,是一个非常美丽的藏族姑娘,早在去年我们就已经订了婚。至于距离和数字,她就在格尔木盆地,只跟我相隔20000多米。多吉大惊失色,扑上来抓住我的脖子猛摇:“周颂民,我拿你当兄弟,你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我妹妹。”

我被他掐的面红心跳:“傻蛋,我都没见过你妹妹,拿来当一下挡箭牌,你别发疯行不行?”

多吉不明白:“那个姓杜的女孩儿多漂亮,你为什么不喜欢她?”

这跟喜欢不喜欢并没有关系,就像雪山和草原,标尺和桩点,看似近在咫尺,其实根本就不可能融为一体。

“小女孩儿的话你也信。”

多吉愣了一会儿:“老周,要不然,我就真把我妹妹介绍给你认识吧。”

我吓到死:“这种事又不能当慈善事业。”

信寄出之后,很久没有接到杜明娟的消息,我并不担心她,二十来岁的女孩子,完全不用发愁过不去这道难关。等到想明白了,恐怕还要怪我为什么不早开口,白白耽误她如花似的时间。

八月份终于重新开工,一连下了三天的雨,邮差从泥地里趟过来,却不给我信,一脸诡异的表情盯着我:“老周,有你邮包。”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