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望一生
时间:2012-06-10 08:52:3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饮冰月  阅读:

  
  我发现你就在身边,静静的望着我。
  我也就此静静的望着你,彼此这样望着。
  就这样望一生好吗
  part1
  梅雨时节,空气中弥漫着湿气。小屋里,陈旧的木制家具泛出青色的水渍;光洒进来,窗台上劣质的香烟,忽明忽暗。袅袅烟雾里有一双视线没有焦点且眼神黯淡的眼睛,或许他是病了,或者……
  此刻,只能躺在床上不住的咳嗽,完了又吸上一口烟。
  门吱吱的开了,一个女孩探过头来,她19岁了,乌黑的头发用一根绿丝带系着,含羞的眼神略带一丝雀跃;精致的鼻梁上方有一颗朱红色的小痣,她微翘着小嘴,带着一丝婉约的微笑,进了屋,藏在身后的手不停地腕转着,顿了顿,近他跟前,转了转身子,望着他说:“我好看吗?”
  他微微翻了翻低垂地眼皮说:“好看。”
  “言不由衷哦。说说,哪里好看?”她撒娇地取下他手里的烟
  他默不吱声。她摇了摇他的手说:你说啊,哪里好看嘛“
  他把头朝着另外一边。
  她的脸象霜冻的茄子,刚才还是红霞满布此时却是青色了。她叹了口气,手指点了点他的脑门:呆子。连我头发拉直了都没看见。她突然觉得万分委屈,别过头不再看他,一个人站在窗前,依稀可以看见她后背抖动着。良久。
  屋里的烟味呛得她咳嗽了几声,小手在空中扇了扇,说了句:“老烟鬼!”随后打开窗。窗外的风吹散了她心里的慌乱,她平静的吸了一口气。
  她望了望他,见他闭上了眼睛。
  她用力踏在木质地板上,似乎把所有气力都撒在上面。地板咚咚的响。
  他依旧没有回应,一个人望着那面墙。
  她端详了他好一会儿,继尔摊摊手说:“该交水电费了哟?”
  他嗯了声,吃力地从枕下摸出皱巴巴的钱给她。她看着手上惨被蹂躏地钱,晃了晃,100元,感觉好不真切,一会儿才确信。
  她走了两圈,想了想,摇了摇头,随后眨了眨眼,装作不经意望着他说:“你怎么每次都不准时交钱呢,非要我来催,今天都三月一号了,这个月迟了三天。”
  他没有吱声。直到听到三月一号。闭着的眼缓缓睁开,一双浑浊的眼开始亮了起来。
  她知道他忘记了日子,每次都故意迟几天来收水电费,好见他一面。他望着她娇羞美丽的脸,口里念着:“三月一号。”反复念了几次,那声间把他拉进遥远的回忆里。
  她心里骂道:鸢。你怎么要提醒他呢?如果不提醒或许他就会忘记。可是他真的会忘记吗?连她自己也不再确信。
  有时你想忘了时间,时间却把你记住,不管你记不记得,那天都会来到,但那天是哪天呢?
  part2
  瞬间,他呆滞了。
  货车从他身边飞驰而过,留下一条黑色的轮胎印,耳边回响起喇叭刺耳的声音。司机从驾驶室冲了出来,铁青的脸,咬了咬牙,握紧拳头,走到他面前,气愤的朝他吼道:“没听见喇叭叫啊,想死到别处去。别挡老子的路。倒了八辈子的霉,出门遇见疯子。
  他缓缓回过头望着司机傻笑。
  司机甩了甩手,脸上露出极其厌恶的表情说:”晦气。遇见一个傻子。
  他把自己关在房里,电脑里放着《一直很安静》:“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用来交换你偶尔关心。明明三个人的电影,我却没有姓名。”
  清冷的音调,唱出了多少人的心酸与无奈,或许,在对的时候遇上错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痛苦,而他却深陷其中。
  仿佛有人不停地戏虐而恨恨地对他说:“你不懂爱情,你不懂爱情的。”
  声音拉扯着撕裂了他的心,疼痛似有却无,痛的无法开口。他呵呵的傻笑,由于许久未笑,笑容生涩,肌肉抽动着,狠狠地拉开了心里的旧伤
  他揉了揉头发,抱着头,脸上痛苦地争扎,不断的念着:“什么是爱情?”
  又一年梅雨时节,雨淅淅沥沥地打在玻璃窗上,窗台上还陈留着去年的泥点;云愁着脸,天意外的明净起来。他脸色憔悴,眼眶里泛着猩红的血丝,唇色惨白,胡须布满了他本是清秀的脸。他望着窗外,听风声时急时缓,雨中急行的人,如隔千山万水,恍然之间,又似近在眼前。
  曾几何时,在这样的阴雨天,静静等她回家,不想雨中的她有多狼狈,恍惚间心渐渐乱了,如丝的雨中有个她。他咕噜地爬起来,顾不得穿上鞋子,跑了进出去,又倒回来,拿上伞径自跑到雨里。他仿佛看见雨中的她生气的盯着他,眼睛里有点期待,有点怨。她在期待我给她送伞吗?他的心一下乱了起来,在雨里狂奔着一路呼喊,一路追赶,却怎么也追不上她。直到筋疲力尽,他才落寞的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小屋里。他病了,一病就是几天。他把自己关在屋里,任病痛折磨身体,以此减轻心里的痛楚;想起她经常生病,自己不能第一时间出现在他的面前给予他安慰。心里更是悔恨交加。他想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什么都愿意的。现在她若是病了,有没有人照顾她?
  想起这些,他痛苦的呻吟着,泪眼婆娑。良久,他感觉昏沉欲睡,浑身发软。
  困了,困了,我只想好好的睡一觉。梦里他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不停地叫:别走好吗?
  门被敲的叮咚作响,急促而零乱,伴着鸢焦急的叫喊声:“小凡,开门,快开门啊。”许久,门依然紧闭。
  鸢站在门外焦急的痛哭,许久,哭声渐化为抽泣。
  门外响起中年妇女的声音:“鸢,别哭了,他不在家”。
  “我看见他前天进了屋,一直没出来。”鸢用袖子擦了擦眼泪。
  “他出去了,妈妈看见他出去了”中年妇人安慰的说。
  鸢固执的说道:“门被他反锁了。他一定没有出去,一定在屋里,我在这里等他”
  妇人的声音变得心痛又无奈:“鸢,回去吧,妈妈,求求你了。”
  鸢不答应,她拉了拉母亲的衣角:妈妈,叫他开门好吗?我好担心他。“说完鸢又哭了,哭声伤人肺腑,动人肝肠。
  妇人擦了擦女儿脸上的泪水,点了点头说:妈妈叫他开门。
  妇人大吼道:“孟小凡,你这个王八蛋,把门打开,是不是没钱交水电费啊,你没钱给老娘说,老娘不差你这点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要当乌龟王八吗?”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