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女孩身陷巴黎乱交噩梦
时间:2012-06-05 07:45:5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文/宁安

2012年4月中旬,乔芳重返湘西的小山村。与孩子们在一起时,她终于忘记了那场异国的噩梦,重新焕发生命活力。因为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乔芳曾多次自杀,是心理咨询师将她从崩溃的精神世界中拯救了出来……

被逼留学,

支教女孩颓废乱交

 

2010年8月初,23岁的乔芳含泪远赴法国巴黎留学。她不是因为舍不得离开父母而哭泣,而是舍不得支教的那个湘西小山村。那里有漫山遍野看不够的野花,有最高远的天空、最明艳的太阳与最璀璨的星辰,还有最纯的人和最可爱的孩子……

2009年夏天,乔芳在鲁迅美术学院毕业后,毅然去湘西的一个小山村支教。虽然只待了不到一年时间,可她却尝到了无尽的欢乐,甚至有了一生一世守护山村孩子的念头。

家境富裕的乔中强、葛玉雪夫妇被女儿的念头惊呆了。当初没有阻止女儿支教,是因为他们认定从小娇生惯养的女儿用不了两个月就会逃回来。万万没想到,乔芳不仅迅速地适应了支教生活,而且要一辈子留在山村当教师。这怎么可以?

为了让女儿“荒唐”的山村教师梦彻底破灭,乔中强夫妇不顾女儿的哭求与抗拒,以最快速度给她办理了去巴黎的留学手续。他们之所以选择巴黎,是因为巴黎是艺术之都,学美术的女儿可以在这里受到良好的熏陶。

可是,时尚的巴黎并未捕获乔芳的心。乔芳不喜欢巴黎人的热情奔放和浪漫之都的喧闹。她白天在语言学校学习,晚上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发呆。没有人跟她聊天,没有人陪她上街,有了问题全靠自己解决。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语言、陌生的脸孔……这一切,让她沉浸在深深的凄凉与孤独中。

留学一个月后,感觉快被憋疯了的乔芳,周末一个人跑到酒吧喝酒。那天晚上,帅气的中国青年钟黎翩然走来,主动跟她打招呼。在异国他乡看见同胞,乔芳感到分外亲切,两个人聊得非常投机。在极度孤独寂寞时,人很容易陷入情网,乔芳对钟黎一见钟情。当晚,她与钟黎发生了关系。

此后半个月,乔芳陷在钟黎编织的情网中不能自拔。长期的压抑终于找到了爆发点,她开始与钟黎恣意地玩乐做爱。

乔芳以为钟黎是她等待了一生的爱人,可这个她信赖的爱人,却毫不犹豫地将她扔进地狱。2010年10月初,钟黎说要带乔芳去个更好玩的地方。他们来到一个豪华的住宅,里面10多对年轻男女在开Party。钟黎带着乔芳加入其中。聊天时,钟黎随手递给乔芳一杯饮料,她毫无防备地一饮而尽。几分钟后,乔芳的身体开始燥热难耐,仿佛有个火炉在炙烤着她,情欲如汹涌而来的潮水席卷着她,她感到自己是如此饥渴……一旁的钟黎色迷迷地盯着她说:“亲爱的,咱们玩个新游戏,很刺激很好玩,你一定喜欢!”一瞬间,天堂变成地狱,道貌岸然的男男女女们,开始毫不顾忌地宽衣解带。在酒精和春药的刺激下,乔芳也加入到乱交之中,被魔鬼占据了灵魂……

翌日清晨醒来,看到自己与一群赤身裸体的男女横七竖八地躺在一起,乔芳失声惊叫!羞愧难当的她,边叫边用双手捂住自己的私处,慌乱地找自己的衣服。

其他男女被乔芳的叫声惊醒后,非常不满,肆意谩骂她。钟黎做出怜香惜玉的样子抱住乔芳安慰道:“没事的,很开心很刺激吧,下回就更有趣了。”

逃出魔窟后,乔芳的精神几近崩溃。在来巴黎之前,她的经历清白如纸。她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连想都不敢想。她可以和恋人做爱,但和一群陌生男女乱交,这彻底颠覆了她的精神和道德底线。没有感情的交配,这跟畜生有什么分别!

回到住处后,乔芳躲进浴室里,一遍遍地清洗身体,可无论洗多少遍,她还是觉得自己很脏。这时,钟黎陪在乔芳身边,精心照顾她,并喃喃地说道:“芳,我爱你,深深地爱你。”乔芳绝望地嘶喊:“你爱我?你爱我为什么要带我去那样下流的地方!”

钟黎却不以为然地说:“什么下流地方?那所豪宅叫‘混居爱情之家’,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混居是一种时尚前卫的生活,真心相爱的夫妻都可以玩换妻游戏,相爱的恋人当然也可以混居。混居让生活更刺激,让爱情更有活力。再说,参加混居的人也都是大学生,素质越高的人才越开放呢!”

就这样,钟黎不遗余力地对乔芳进行洗脑,几天后,乔芳的心态渐渐平和下来,她竟然相信钟黎是真心爱她,而不是玩弄她的感情。为了让恋人开心快活,为了缓解独处异乡的孤独与压力,她无奈地接受了“混居”。每次清醒后,她都深深地自责,觉得自己禽兽不如;可不久后,她又在钟黎的软硬兼施下再次妥协…… 这样反复多次,她终于沉沦了。

乔芳再也无心学习,她对父母谎称自己在认真学习语言,准备考试。实际上,她连课都不上了。在乱交时,她尽情地放纵自己,并以此来报复专制的父母。这种畸形病态的生活,维持了整整7个月。

2011年5月中旬,钟黎留下一封信后,不知所踪。在信中,钟黎写道:“我怎么可能爱上你?怎么能爱上在酒吧认识的女人?你只是我的性玩伴。在‘混居爱情之家’你表现得不错,让我很满意,这就够了。我可以和任何一个疯女孩儿玩性游戏,不过,将来我要娶的却一定是个清纯的姑娘……”

信上的一字一句都如一柄柄利剑狠狠地戳着乔芳的心!看完信后,乔芳仰天大笑,觉得自己真是个天下头号大傻瓜!放下尊严,匍匐在爱情的脚下,供人玩乐糟蹋,却没换来一丝真情。揣着一颗鲜血淋漓的心,乔芳疯狂地撕碎了自己的衣服、被褥,摔碎了所有的生活用品。然后,她瘫坐在地上,痴痴呆呆不吃不喝,嘴里反复嘟囔着:“混居爱情,混居爱情……我恨,我恨……”

精神崩溃,

她数次割腕自杀

 

深陷于突然被抛弃和被骗的巨大痛苦中,乔芳悔恨交加,不能自拔。一想到自己在“混居爱情之家”的荒唐之举,她就感到无地自容,恨不得化做一缕青烟从这个耻辱的世界上消失。

2011年5月底,万念俱灰的乔芳在巴黎割腕自杀。抢救成功后,她被送回沈阳。乔中强夫妇得知女儿的悲惨经历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在机场看到女儿的那一刻,他们惊呆了!眼前的女儿,形容憔悴枯槁,眼睛像两个空洞,面无表情、身体僵硬,行尸走肉般地挪动着。葛玉雪扑过去抱住女儿:“芳儿,你怎么了?别吓妈妈!”乔芳没有一点儿反应,好像丢了三魂七魄。见女儿这个样子,葛玉雪瘫倒在地。乔中强顾不上妻子,一把抱住乔芳:“乖女儿,跟爸爸回家吧……”乔芳兀自走着,嘴里喃喃道:“混居爱情,我恨!我恨……”

这个夜晚,乔中强夫妇彻夜未眠,看着在床上沉睡的女儿,低声啜泣。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如此荒唐?葛玉雪抱着丈夫哭道:“怎么办?怎么办?难道是我们害了女儿……”

突然,睡梦中的乔芳四肢乱动,惊叫道:“不,不!我不做!钟黎你保护我,我不做!我害怕,好害怕……没法再做人了……”葛玉雪摇醒梦魇中的女儿,乔芳抱紧母亲,泪流满面:“妈妈,我不想活了,太丢人了,我没脸见人了……”母女俩抱头痛哭。可是,几分钟后,乔芳却又冷冷地推开母亲,两眼空洞地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3天后,乔中强夫妇把女儿送进了沈阳市精神卫生中心。乔芳被确诊为抑郁症,需住院治疗。住院3个月后,经过药物和其他手段治疗,乔芳的病情明显好转。2011年8月底,乔芳出院回家。医生建议她应该继续进行心理治疗。

乔中强夫妇找到辽宁省青少年研究会副秘书长、著名青少年心理问题专家周永梅。看到周永梅,乔芳表现出明显的抗拒。周永梅马上意识到,这个女孩的心灵创伤并未愈合。要彻底治愈心理疾病,唯一的办法是采用情感转移法,让她的感情和注意力从钟黎和“混居爱情之家”转移到其他事物上。经过一周时间的咨询,周永梅发现,乔芳对那个她支教过的湘西小山村念念不忘。那么,能不能用山村支教的美好回忆把巴黎的痛苦经历淹没掉呢?

怀着对女儿的赎罪心理,乔中强夫妇决定,由葛玉雪陪乔芳前往湘西小山村,重拾美好回忆。

2011年9月底,乔芳回到她支教过的湘西山村,和母亲一起住在原来的房东家。山峦雾霭,如诗如画的美景滋润着乔芳伤痕累累的心。在这个纯净美好的环境里,乔芳像变了个人似的。她拉着母亲跑到小溪边,欢快地看着潺潺水流下游弋的鱼儿和柔软的水草,情不自禁地捞鱼玩。

看着女儿纯真的笑容又回到脸上,葛玉雪高兴地泪流满面,喃喃地说:“这才是我的好女儿……”

乔芳捧着自己抓到的鱼跑到母亲面前,欢快地叫道:“妈妈,你看,多好玩!”她告诉母亲,她来这里支教的第一天傍晚,房东家的小儿子就带她来过这条小河,他抓了好多条鱼,让她惊叹不已。从那以后,她就经常和少年来这里抓鱼,日子过得非常开心。

第二天早晨,天还未亮,乔芳就叫醒母亲走了出去。她俩一起爬到山顶,乔芳兴奋地说:“妈妈,你看,那条河早晨升起的雾气和农家的炊烟混在一起,多像传说中的仙境呀!妈妈,快看,太阳升起来了!在沈阳,一辈子都看不到这样红、这样圆、这样亮的太阳!你看,它是跳起来的,一下子就从对面的山上跳了起来……”

白天,乔芳领着母亲到她曾支教过的小学校,站在窗外聆听孩子们的朗朗书声。看见女儿专注的神情,葛玉雪明白了,女儿是真的非常爱这个小山村。

母女俩在小山村住了3周,乔芳每天都很快乐,仿佛已忘掉那段不堪的屈辱经历。可是,离开小山村前,她的脑际又掠过自己在巴黎“混居爱情之家”的那些肮脏画面。她很想留下来继续当老师,可她觉得自己这么脏,不配教那些可爱的孩子,只好流泪离开了。

 

 

讲课治疗,

赶走心魔迎来爱情

 

2011年10月下旬,乔芳回到沈阳家中。此时,她好像整个人分裂成了两半,一会儿沉浸在湘西山村的美好记忆中,一会儿又突然跌入巴黎“混居爱情之家”的噩梦中。钟黎狰狞的面容在她的脑中反复闪现,挥之不去。

父母都得上班,乔芳的姥姥专门从外地赶来陪她。在无法入睡的夜晚,乔芳动情地向姥姥讲述着自己心中的圣地:“我喜欢那里的一切,溪中的小鱼、山上的羊群,一草一木一石都让人觉得亲切。一到那儿,我的心就安静了下来……那个最爱画画的小男孩儿,一天早晨迟到了,上课又睡觉。我批评他,他也不吭声。放学后,他背来一大捆我不认识的草给我,说了声‘放屋里,蚊子就不咬了’,然后就跑了。原来,他得知我被蚊子咬得厉害,天不亮就跑了十五六里山路,去山里找这种能防蚊咬的草……”

说着说着,乔芳突然大声吼道:“姥姥,我不配讲他,他那么纯洁善良,而我,太脏了,我应该去死!”半个月内,乔芳又3次企图自杀。

针对乔芳病情反复的情况,周永梅又为她制定了新的治疗方案:让乔芳讲课,重回她人生最美好快乐的时光。而这一切,必须有她父母的参与,因为当初父母的逼迫才是这个悲剧的根源。

在乔中强夫妇的安排下,白天,乔芳教幼儿园的孩子们绘画;周末,在五里河公园里,乔芳给学生们讲绘画技巧;在家里,一群亲戚朋友们都来听她讲绘画……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咨询绘画知识,每天都有电话来向她请教,连姥姥都成为她最勤奋的学生……

乔芳每天从早忙到晚,没有一点儿空暇时间。她又从教学生绘画中得到了人生的快乐。偶尔,巴黎“混居爱情之家”还会挤进脑海里,这时姥姥就会提醒她:“你是老师,不能溜号,那样对不起学生……”她就马上集中精神继续讲课。令人欣慰的是,乔芳对生活重新燃起了希望,她开始主动找周永梅做心理疏导与治疗,并保持一周三次。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乔芳竟然在治疗期间恋爱了。

2011年11月底,和乔芳一同支教的大学生雷冬可来找她。在一起支教时,他就非常喜欢乔芳,只是还没来得及表白,她就出国留学了。得知乔芳病了后,他马上过来探望。乔芳对雷冬可也有好感。可他来看自己后,她的心理压力又增加了,并固执地认为自己没有资格被爱。

在乔家人的安排下,周永梅与雷冬可长谈了一次。周永梅认真地告诉他,乔芳的心理阴影太大了。如果他是真的爱她,就要帮助她走出心理困境;如果不是,最好趁她还未坠入情网前就离开,否则会对她的康复不利。雷冬可当即表示,他深爱乔芳,并且接受她的过去,他会尽自己所能,帮助乔芳渡过难关。

在周永梅的指导下,雷冬可并未马上提出与乔芳谈恋爱,而是每周都过来跟她聊两三次,周末陪她教孩子画画,以朋友的身份陪伴在她的身旁。

经过几个月的讲课、心理疏导与治疗,乔芳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小了,那个可怕的“混居爱情之家”在脑海里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这时,她也明白了,在沈阳的一系列讲课,都是家人苦心安排给她治心病的手段。乔芳终于摆脱心魔,诚恳地对父母说:“是我错了,我没有理由怪罪你们……”一家人抱在一起,泪如雨下。

2012年3月初,雷冬可正式向乔芳求爱。乔芳面对他送来的玫瑰,激动得满脸绯红,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可是,她还是婉拒了:“不,你那么优秀那么好,而我过去……”

雷冬可打断乔芳的话:“不要说了,我都知道。那是你的过去,我要的是现在和将来……”

两个相爱的年轻人,终于拥抱在一起。

几天后,乔芳在雷冬可的陪同下再次去湘西小山村。在小山村里,她虽然还不能正式支教,但是却在傍晚和周末,和雷冬可一起带着那个最爱画画的男孩,徜徉在山间水旁写生。到2012年4月,她已不再梦到那个可怕的巴黎“混居爱情之家”,钟黎也从她的脑海中消失。

乔芳回到沈阳后,周永梅为她进行了各项心理指标的测量与测试,确定她已基本恢复健康。再有3个月至半年的恢复期,应该能完全恢复心理健康。

2012年4月中旬,乔芳又一个人返回了湘西小山村,她离不开那几个热爱画画的孩子。而雷冬可会在一个月后来到这里,与她一起圆梦……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除周永梅外皆为化名)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