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路,花开花落
时间:2012-06-01 07:25:3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孙小宁  阅读:

  我们一路在走,
  那一路,绚丽花开。
  在夏末与初秋,残留的是踪影。
  我们频频回头……
  我想,每个人心中都藏有一个童话,
  我们一路寻觅着这么一个童话,
  只是,每个人的看到的结局不一样而已.
  
  过去和遗忘是谁在迁就着谁,幸福和伤感是不是都写在了路上,而这只有记忆知道.那一路,有着很多人的故事,有你,有他,有她,还有我……
  多年以后,我总喜欢再去看看曾经走过的路,也许是怀念一个故事,也许是怀念一个人,也许是为了纪念一段岁月,或者是感慨一个年代。
  地平线上泄漏了光芒,我在想,年轻应该就是这种感觉吧,可以去奔跑,却带有一种莫名的感伤。
  我好想跟你说说那些故事,也说不定你正和我们同路!
  轻叹韶华,前尘往事已成空.....
  沙漏记得,我们遗忘的时光。
  
  第一集谁知道命运那回事
  同桌用笔杆戳醒了我。
  “这种天气你居然睡成这样。拜托,都快考试拉!”
  “对了,我正要告诉你我刚做了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我梦见我们高考完了,去了大学,还……”
  “你二逼啊!写作业拉。这次考试年级组长说又要分尖子班了。”他又继续埋头在题海中。
  窗外的木棉花絮满城飘。你知道木棉花的花语吗?是珍惜。
  珍惜?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们一谈论到关于过去,关于回忆,关于岁月那回事,就都有那么点忧伤,也许因为我们是与文字沾边的孩子吧。可是我们的青春似乎都书写在那些题海那些公式中,我不知道,有一天这些东西都被当成废品卖掉的时候,我们还剩下什么。
  我骑着脚踏车回家,慢慢骑着车还可以一边仰望天空,即便我知道这很危险。但是这里的天空真的很蓝,工业不发展的地带就好在这。
  一个小时的时间用来吃饭洗漱过后,我又奔到自习室了,我已经有点厌倦了这种生活,这种神经高度紧张的日子让我成了一个“药罐子”。每次一难受同桌就最辛苦了,看他们的胳膊被我拧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我想再也不会有跟我们这样“生死之交”的同桌了。真不知道高考的结果能给我弥补回来多少东西,结果会怎样都无法料想。
  关于结局这一说,其实在最初谁也不知道,但我相信在最后面对即使多么出乎意料的局面,其实每个人心理都早已有了底线。同桌“大肿贤”在这段日子就打镇静剂了,也能理解她那种抱负高远的孩子,虽然我也争强好胜,但是有时候我认命,有些东西是上天注定的。我不会去强求,只有在我叛逆的时候我才会想尽办法去改变命运。
  又一次考试,跌得有点夸张了,我真想休息一下,每个晚自修老师还要给我们讲课,真讨厌,连个自己喘气的空间都没有。大家都已经被笼罩在紧张的氛围当中,我们那个小组最近也经历着四分五裂,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组长都沉默了,这个传说中的数学王子最先在组里开启冷战的序幕,其后是傻尧,突然把桌子都搬走了,大肿贤说想换个地方学习了,换了其他两个“陌生人”插入,让我很不适应,还有就是我后面的那个“冤家”,这个人在我记忆力藏匿了六年。
  这个“冤家”是我们班长,他每次都说我傻,整天认亲戚,叔叔伯伯阿姨大妈一大堆,其实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全都是妈和姨妈。不过这个人总是让我委屈,打自认识他,其实他就是嘴巴贱了点,人缘还是不错的,认识他已经有5年了,中间分开了一年,他去了隔壁的重点班,记得我们初三的时候,我们经常为了一道数学题相互挖苦对方,不过那样的时光还是挺美好的,我总是羡慕他,因为很多人喜欢他,就连数学老师也这样,学校的运动会有小品比赛,他都可以参加......从前是因为他抢夺了我在老师心中的地位,让我妒忌不已,后来发现他是个很善良的人,为别人做了什么事,他从来也不讨功,有时候我错怪他,他受了委屈也他从来不说,只是背后会有点难过,我们很少能认真下来说一个问题,不过后来我总觉得我自己欠他点人情,以至于后来我一直在还,还得都累了。后来我对他竟然有了爱慕之意,因为他学习挺优秀的,我竟觉得也许长大了我们可以一起,一起奋斗,一起走很远的路。高二那年有一次我拉他出去,我原以为我有勇气告诉他其实我喜欢他,但是他阻止了我,我不知道他是猜到了我要说什么,也或许他不知道,但结局注定那样。
  其实我们只是偶尔会在读书年代开点小差错,也可以说在幻想那种虚无飘渺的童话故事。但是每次放学回家我都会遇见他,也都想遇见他,那个时候大家的时间都是自己掌控,我们已经不习惯去等人一起回家了,可是我们总能在某个转角遇到,我一度觉得那是缘分。
  这场高考战斗很痛苦,每天要完成的试卷一大堆,45套模拟题,买了好几套,还没有做完,看到新出的试卷,我们又买了,只是一种心理安慰,高考临近,大家都到了一个巅峰状态了,不再做卷子了,不再翻练习册,只是偶尔再简单看看,因为是重点中学,所以被很多小考中考占用场地,那段期间我们一直有时间休息,不久我们就开始搬书回家迎接我们的高考了。
  高考后我们还回来学校整个毕业典礼,看了新建的操场,只记得当时为了建这个操场学校是议论纷纷,毕竟这些钱有一部分是从我们的手中“征收”的,怨声载道,到头来我们走了它才修建好。操场是建立一年多,整个高三我们连体育课都省了。只可惜我们一直期待的“末班车”还是没有搭上。
  高考成绩还是下来了,成绩出来的那天我们可是紧张激动啊,当时网页堵塞,电话也打不通,最后是我的朋友帮我查的,只是我是那群人里头败的最惨的一个,这个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可事实还是发生了,此后我销声匿迹了,想着报所过得去的大学,或者复读算了。好朋友们都考得不错,极大多数都在广东境内。“冤家”也失手了,很多年前他说过他也想去外省的,但最后去了广州重点大学,只可惜读的是日语,他一直都痛恨一个理科生的境遇竟是如此。小敏去了西南政法,小罗去了同济,小蔡了中南财经政法,阿哲去了中山大学,还有去了浙大的,傻尧去了广工,虽不是特别好,但是选到了好专业。貌似谁都没想到我会这样,班主任当天立马给我个电话安慰我。最后我还是认命了。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