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年,锦时
时间:2012-05-20 09:55:0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冰城深雪  阅读:

  那场素白年华里的遇见,我会在今后所有的流年里铭记。
   --题记
   因为安妮的文字,我开始喜欢“素年锦时”这四个字,喜欢安妮,是因为那个叫安颜的女子。
   遇见安颜的那年,是2003年,我十八岁,最无所顾忌的年纪,青春被我握在手中,肆意的挥洒。
   那一年,刚从家里出来的我,经过同学的介绍,在上海的一家服装厂上班。那个厂很小,只有两个车间,一楼是电脑绣花,二楼是裁剪和缝纫。刚开始,我跟同学在一楼的绣花车间,工作是将裁剪好的布片铺到机器的针脚下,用双面胶固定,一台电脑绣花机有二十几个针头,工作的时候,我们在机器旁来回巡视,如果哪个针头上的线断了,就把机器停掉,把线穿好,再继续工作。很简单的工作,几天后,我便能独自操作,而基本上,机器断线的几率很小,所以每次将布片换好以后,接下来的时间是清闲的。
   车间的窗户外面,种了几株不知名的树,那时是春天,树上开满了大朵白色的花。空闲的时候,我喜欢对着窗外发呆,看微风将花瓣吹离树枝,在空气里打几个回旋,然后落在地上。
   每天中午十一点半,是楼上缝纫车间吃饭的时间,我们绣花车间是十二点。下班的铃声一响,楼上的车工们便争先恐后地奔向食堂的方向。我看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从窗外经过,捕捉着他们各异的神情。喜欢观察不同的人,这是我的爱好和习惯,那一张张各不相同的面孔下,都隐藏着独一无二的故事,这让我对每个人都很好奇。
   渐渐地,我发现了一个女子,那是一个特别的女子,她每次都走在最后一个,不急不缓,最最让我感到好奇的是,她每次穿的都是一样的白色衬衫,白色的球鞋,中长的头发随意扎了一束马尾绑在脑后,从我第一次见到她起,每一次都是这样的装扮,不曾有过改变。那时候厂里的女孩子,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像一个个美丽的蝴蝶,这样一个素衣清颜的女子走在她们中间,显得那么的独特和另类。
 

  在绣花车间做了一个多月,不想遇上了非典,上海发现了病例,一时人心惶惶。同学选择了回家,爸妈也打电话叫我回家,但是那时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回去,于是坚决选择留下来,爸妈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我注意安全。没想到没过几天,老板娘对我们说,因为非典的影响,厂里的生意不如以前,绣花车间要裁员,不过她又说,如果还想留在这家厂里上班,调到楼上缝纫车间也可以。因为没有了同学的陪伴,我对绣花车间也没什么留恋,于是我选择了到楼上的缝纫车间。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会被分到那个素衣女子一组,并且,我的位子就在她隔壁,这让我高兴了好几天。直觉告诉我,我会和她成为好朋友,而我的直觉向来准确。
   组上除了我和她,其他的都是年纪一大把的老太太,所以很快,我们有了很多话题。我知道了她叫安颜,我知道她25岁,虽然那时我只有十八岁,但是我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和安颜之间有隔阂。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很微妙,有些人只要看一眼,便会从心底喜欢,便能成为朋友,比如我和安颜。
   安颜的话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在叽叽喳喳,但是安颜每次说的话我都很喜欢,比如她会告诉我,她最喜欢那支绿箭口香糖的广告,因为那首广告歌,叫做《雨的印记》,比如她会说,她喜欢穿白色衬衫的男孩子,就像小说里走出来的样子,走在阳光下,带着温暖的笑容。这些话题与那些老太太们说的是非家常是那么的不同,与其他女孩子整天讨论衣服发型也是一点不一样,于是越是走近,我就越是喜欢安颜。
   那时候的我,十八岁的年纪,刚刚从学校里出来,对什么都好奇。每次工资一发,就将大部分的钱花在买衣服和装饰品上,跟所有同龄的女孩子一样,把自己打扮得像只五彩斑斓的蝴蝶。有一次,我问安颜,我的新衣服好不好看,安颜摇摇头,说她不喜欢。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问她,为什么只穿白衬衫和球鞋,安颜说:“因为我喜欢安妮宝贝,她文字里面的女子,都只穿白色的棉布衬衣或者裙子,光脚穿球鞋。我不喜欢裙子,所以,我买了很多白色的衬衣。”我被她口中的安妮宝贝深深吸引,于是我说:“我也要看安妮宝贝的书。”第二天,安颜就给我带来了安妮的《告别薇安》。
   整本看完,虽然似懂非懂,但是从此以后,我便一发不可收地喜欢上了安妮的文字。冷艳的笔调,悲伤的故事,最主要的是,每个故事里,都有一个素衣白裙的女子。但是我没有勇气穿成这样子,因为在我心底,能够有安颜这样气质的女子是极少,似一朵清丽的莲花,不染半点俗世的泥垢,白色的衬衫,刚好衬托出她出尘的气质。我还是将自己打扮得时尚花俏,走在路上会引得路人纷纷回头,我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我觉得只有这样,才不会被所有人遗忘。当然,我没有把这些告诉安颜,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一日既往地喜欢安颜。
   有一天,安颜告诉我,她表哥要来看她,从她闪烁的目光中,我敏感地察觉到,并不是表哥这么简单。于是我笑着问:“是男朋友吧?表哥怎么可能这么好,大老远专门跑来看你?”安颜瞬间绯红了脸颊,证实了我的猜测。
   第二天一早去上班的路上,我看见离厂不愿的广场上搭起了大大的舞台,貌似要有什么文艺表演什么的。在工厂上班的日子是枯燥的,所以这件事成了车间那些老太太谈论的“新闻”,说是这里一年一度的文艺汇演,是这个小镇上所有工厂的老板共同出钱举办的,如果不去看,简直是天大的遗憾。我问安颜要不要去,她说不知道,我说:“你去嘛,顺便把你家那位‘表哥’一起带出来,让我看看帅不帅!”安颜原本不愿意,但是拗不过我的再三纠缠,最后还是答应了我。
   那天晚上,广场上人山人海,似乎整个小镇上的人都出动了,看起来很是热闹。舞台上劲歌热舞,舞台下人声鼎沸,还有很多卖荧光棒的小贩,人群中星星点点的荧光,远远看过去,很是漂亮。
   我站在约定的地点,看见一袭白衣的安颜从远处向我走过来,手里拿着一根绿色的荧光棒,一闪一闪的,很美。那个走在她身边的男子,高高瘦瘦,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英俊帅气的脸庞,笑容无懈可击,一个几近完美的男子,但是我却在他们中间看到了裂痕,我记得安颜说过,她只喜欢穿白衬衫的男子。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我觉得安颜并不喜欢他,有时候我很讨厌自己的这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但是每一次,都是那么的准确。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