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海哭的声音
时间:2013-08-17 06:27: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倾柠  阅读:

是谁说,走你走过的路,看你见过的风景,就能够离得更近。

我到过很多次的海边,或一个人或很多人。我看过很多次的海,和不同的人,但没有一个是你。我来过你的城市,走你走过的路,看你看过的风景,却不再与你重逢过。

也许,那些关于从前的记忆,终将脱落,不留一丝痕迹。

——告别&遗忘

《《《

没有人能够联系得上周茹,从愚人节的前一天开始就忽然没有了她的任何讯息。等林屿悟到周茹消失了的时候,已经距离她消失十来天了。打电话给她,永远是提示着关机的冰冷女声。打到公司,被告知她请了一个月的假,具体原因不清楚。而租住的房东表示,最后一次看见是在她消失的前一天。那天她背了个小双肩包出门,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林屿有些许的担忧,她不知道周茹到底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许,她只是工作压力太大了,想要出去散散心而已。林屿这样自我安慰,尽管她一点也不相信只是这样而已。上个月底,她发给自己的信息还在手机里存着,上面写着:林屿,他说他要结婚了。她从城市的另一端跑过来陪她住了几周茹真的没事才又回自己家里住。谁知道过了两三天,就收到了她的短信:暂时关机,无事。勿念。

然后电话再也没能打通过。 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又是怎样的心情。

《《《

清晨的海有说不上的魅,足以蛊惑人心。

初升的太阳温和的除了美,并不会有太多的威慑力。红日,蓝海,遥远的地平线夹着中和的淡蓝。周茹望着眼前的景色,想着终于知道海天一线是怎样窒息的美丽。

路边的小广场响起了广播,有当地人聚集在一起晨练,伸展筋骨。她坐在岩石上,斜对着日出的方向,看着脚下的海浪,一波又一波。来来去去,反反复复。隔着四五步的距离,有位老人家坐在那里垂钓,神情甚是专注。

拿出手机录下海浪的声音,她忽然想起曾经有一个人说:“自然界的声音千千万,唯独挚爱海的声音。壮阔,大气,你会听见生命的咆哮是多么的有力度。”

可是为什么,她听见的却是海浪的哭声。思虑许久,还是把录音发了出去,伴着“新婚快乐”四个字,也不管那个号码是不是能够收的到。“这是我给你的祝福,也是给自己死心的理由。”周茹的心如是说。

《《《

T城的另一端。某著名酒店。

大门的电子屏放着令人欣羡的婚纱照,大大的字写着对新人的祝福,彩色的气球在半空中飘荡着甜蜜的气息。走过的路人都不免会习惯性的多看几眼。

公交车路过酒店正前方的站台,车厢内有情侣说,“你看,今天又有人结婚了。”有声音附和:“是啊,布置得好漂亮的感觉,真幸福。”“XX酒店祝新郎许牧和……唉,车开了,没能看见后面的字……”“反正就是和新娘谁谁谁百年好合之类的呗。”“也是,忽然真想结婚啊。”“等我娶你。”“嗯。”

在对话的座位右后方,有一个乘客一直闭着眼趴在车窗旁,始终动也不动。只是在车子启动开往下一站时,抬起的脸上有着两条淡淡的泪痕。

那些年的爱,开始是一个人,告别也是一个人。

《《《

许牧忙着等新娘并招呼宾客的时候,手机提示有信息。打开是陌生号码发来的语音信息,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点开来听。那一刻喧嚣的人群里,贴近手机却听见了来自海的声音。在这一刻,他愣住了。身边忽然之间变得寂静,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声和那一端传来的海的声音。眼前闪过一些画面,某些脸,某些话。开始的时候色彩鲜艳,到后来却是灰白一片。

思绪不由自主的飘远。那个人,很久不曾相见了。在过去的时光里,有些人的分开并不是不爱了,却还是只能错过。许牧隐约记得,自己曾经同一个人说过,喜欢听海的声音,喜欢去每一个海边都录下海浪的声音。虽然从大四后,他渐渐忙碌于生活,工作,早已忘记了当年青葱时候有过的那份细腻之心。如今听见这样一段录音,有说不上来的感觉。下意识的朝宾客的方向望过去,可哪里能看得到那张记忆中熟悉的脸。

伴郎走过来拉了拉他的衣袖:“发什么呆呢,婚礼要开始了,准备好去敲新娘休息室的门了没?”从记忆里回过神,许牧点了点头,随着伴郎一起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谢谢你,也祝你幸福,周茹。在敲开新娘休息室的那一秒,许牧在心里悄悄的说。

《《《

林屿在接到周茹电话的时候,有种天终于亮了的跪拜感。下班后匆匆忙忙的赶到周茹住的地方,推开门看见的是正穿着睡衣窝在沙发上看电影的她。很久前的一部台湾小电影《九降风》。听见声音,周茹转过头来同林屿笑了笑:“有带吃的没,我好饿。”林屿恨不得上前直接掐死眼前的这个人,但是看见虽然挂着笑可是眼神明显还是带着些悲伤的周茹,也只能叹气着捏了捏她的脸,“那你快去换下衣服,我们出去吃好吃的。”

周茹其实是不大愿意出门的,可冰箱里空空如也,只好磨磨蹭蹭的爬起来去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林屿已经简单补好妆了,勾着她的手臂就走。周茹忽然想起大学的时候,她总是和林屿一起手挽手去吃饭,去上课 ,去参加各种活动。每次难过的时候,总是林屿陪在自己身边,哪怕自己多么不开心,只要不想说,林屿总不会像其他人一样逼问自己什么事。她什么都懂,但什么都不说,只是努力的让自己开心一点。周茹头一歪,把脑袋搁在林屿的肩膀:“林屿,谢谢你。”

林屿很嫌弃的鄙视了眼:重死了。但是并没有把她的脑袋挪开。她有些心疼,周茹什么事情都不说,从来只是自己默默消化。“这一次,真的没事了吧?”“嗯。”

《《《

周茹说,林屿,我真的放下了。我没有亲眼看见他和她的婚礼,但是我路过了。

那个城市很美,有着极蓝的天空,和大片大片漂亮的海。林屿,你知道吗,我住的房子推开窗就可以看见马路对面的海,真心漂亮。旅社的庭院里有很多我说不上名字来的花草,有秋千架。夜里睡不着的时候我就坐在那里吹风,或者看星星月亮,又或者同其他睡不着的路人聊天。有情侣,有文青,有职业旅行者,有失意者,还有老人,有中年夫妻,各种各样的人。说着各式各样的话题,天南地北,也许是真的开心,也许只是借着开心来掩饰悲伤。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