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台上曾经栀子花开
时间:2013-08-05 10:08: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荀衣落落  阅读:

  
  千万别流出来,千万别给她看到。
  
  
  
  那年,他们不会念安,也不会说喜欢,更不会煽情的话语。他们一边相互邪邪的逗笑着书里的浪漫情事,一边在心里比划着谁的样子和神态就是故事里说的那个忧伤的美人。
  
  他们习惯左顾右盼,不停的寻机偷视那个让自己心神不安的人,而总能神出鬼没,莫名其妙的以欲惊天动地的声响出现在他或她的就近处。甚至,他们做真做假,真以假做,和最关注的人在公众前逗打和狠嘴,一边掩饰,一边希望获得哪怕是一点浮光掠影的关注,就能饮饱他们萌动出的心草一季的所需的水量。
  
  终于,他们能相互心照不宣的用同样隐秘的密码交换彼此的冲撞的渴望而欢欣雀悦,阳光明媚,天地同春。
  
  即使,没有机会和可能彼此解码读懂,那么能隐蔽越深,潜伏得越久,也算是另一个胜利。
  
  少年的薄脸比含羞草叶还薄嫩,若是被别人觉察到那份不安的因,一丝嗤笑和怀疑,那稚嫩的叶下紧连着浅埋的根须将被连根致命拔起。
  
  最后,不论输赢,人生第一盏愁来的滋味大多换置了少年毕生第一口壮怀的烈酒和第一口潇洒的喷烟。从此,他们敏感的随下巴上的柔嫩的软草开始扎扎的坚硬,他们的孤傲如喉结会逐渐棱角凸起。
  
  
  
  云云雾雾里,此刻少年的耳膜里尽哐哐的铁轨速碾声,窗外是急弛的灌木,坡地,野壕,这都是最好的腾挪辗转的隐蔽战壕。
  
  青春年少,搬一句生硬而羞涩的客套往往都能把豪爽的客人说羞。
  
  况且,他警觉到,咫尺之间,谁先动,谁先暴露,谁必先输,他坚定选择了最上的策略,静观静听,决不先声输人,而他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一米的距离,两个不懂语言的小兽,心里嗷叫着,谁都不知道怎么发声。
  
  
  
  眼睛飘忽向外,灵魂弦绷的盯着剑拔弩张的咫尺对面。
  
  少年开始迷惑的猜度。
  
  不对,不对,每次她都准时的开着窗户,不对,不对,若烦恨,早就该把纸条在车站递来,转身就走,何必如此周折。
  
  
  
  她应是在列车启动锁门的最后一刻上了列车,估计她该是没有车票冲上的,是少女柔弱急切的神情或某个借口,她终没被人为难。
  
  她或决意放下少女最后的矜持去掀开一个窗内,窗外心照不宣的秘密。
  
  
  
  再缠绵的水,又将被海绵吸纳殆尽。越强的音,在回音壁的折返后,越会伤到发音者的耳膜。
  
  无水无音的臻玉,已如猛兽蹄下的珠花。
  
  哐。。。。。。哐。。。。好象列车就要缓停到了下一站。瓷白的小脸已显苍白。
  
  争涌着上下的旅客,他贴着车壁的身子开始松动,喉咙已知道吞咽,他想说。。。。。。。。。。。。。。。。。
  
  她依然咬着唇,扬着手里的那折粉笺,连带悲戚的眼神被拥挤吞下去。
  
  
  
  列车重新启动,少年扑到甬道的窗口,站台上一张瓷白的脸一步一回头的与启动的列车反向缓步。若是一尺的眼神可以见迷惑,那么十尺三丈边将无形无界,此刻,他见到是自己无力回天的百尺绝望。
  
  
  
  那一年,有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择了几张女孩都喜欢的粉笺,咬着唇,演练不可罢休的心事,欲认真的篡改栀子花香尽后的时光,她修长的手,娟秀的一笔一笔划下,端正的心思,一行行接续,篇尾排到了那个闲云蓝天的站台。
  
  自此,少女院前溢满栀子花香的路上,再也不见那个佯做思考,久久徘徊不肯离去扎着白衫的少年背影。
  
  
  
  那个裙衣袂袂,梳着齐眉刘海,并手并足的少女,推开了一扇窗,她早就窥到有个柔嫩的少年心事欲悄无声息的掰开栀子花儿。她给了他一个咫尺的距离欲合力一起,不意,这成为两具青春体最后的陨石撞。以那个时间节点开始,由此,再近,再远的距离他们都已能自如,张弛不惮。
  
  
  
  突来时,生命的美妙被青涩逼得心悦诚服,无话可说。飘走后,那些柔嫩都锈黄,大多欲剥难剥,就怕面目全非,连皮带肉。记忆里那时的肝胆欲裂,走投无路居然还能姗姗飘来,清香洌肺,这或是一个特殊。

 2/2   首页 上一页 1 2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