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再寻不到第二个你
时间:2013-08-03 07:28:2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苏流汐  阅读:

  我笑,“叔叔,是我们。”
  “呵呵。”年老的皱纹在他脸上绽开了花,“这都四五年了,你们还在一起,不容易啊,打算啥时候结婚呢,叔叔给包红包。”
  你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情,我了然于心,“叔叔,这还早着呢,不急,到时现在饿了才是正事。”
  “哟,你瞧我这记性,按原来的给你们来一份,叔叔请了。”他笑着朝厨房走去。
  我看着你,槿,我好怀念那时的时光。
  饭菜上来了,你习惯地将辣椒挑出,放在一旁,我却又将它夹起,放进口中,神色自然地吃着。
  槿,这一年我习惯了吃辣椒,而你遇见了严娩倾。
  我带着你转了很多地方,相隔甚远,而我却不亦乐乎,因为这些地方都记录了我们曾经的小美好。我指着湛蓝天空下的白云,对你说,“槿,你看它像不像那年你买给我的棉花糖?槿,你再为我买一次吧。”
  你垂眸看我,很快走开了,再回来时,手中多了一串洁白如云的棉花糖。我连忙抢过,大口大口的吃着,满嘴都是。
  你抽出一张纸巾,轻轻的为我拭出嘴边的糖渍,嗔怪地说,“落雅,你慢着点,我不和你抢。”
  一如当年,你的动作依然轻柔,可望向我的眼中却不复当年的神彩。所以槿,你不知道,我唯有大口大口的掠夺,才能掩盖住属于我的悲伤。
 黄昏的十字路口,你说,“落雅,我送你回家吧,天色晚了。”
  我抬头看天,笑容自嘲,以前十点都还嫌早的你,现在却在太阳弥落之际跟我说天色已晚。
  我转身看向你,深呼吸,然后神色平静地说,“宁弦槿,我们分手吧。”
  你难以置信的望着我,而我的语气中带上一抹绝然,“宁弦槿,我知道你说不出这个字眼,所以我替你说。”
  你愧疚的对我说,“落雅,对不起,我不是不喜欢你,只是……”
  我抬头,却不去看你的愧疚,声音清冷,“只是你爱上了严娩倾。”
  我说“你还记得我们上次在天桥下救过的算命的那人么?”
  你不解得点点头,后来我告诉你,那次以后我再一次见到了他,他对我说,“姑娘,今年你爱的人将会遇见他爱的女生,而你唯有放弃。”
  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槿,我最后送你一件礼物。”
  我靠近你,最后一次闻到你身上的薄荷气息,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将那枚暗黑色的耳钉取下,装进那个精美的盒中,然后再将那个十字耳坠戴到当年你为我打的那个耳洞中。槿,当年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后复活,而我的爱情被你钉死在这个十字架上却永世不得轮回。
  为你戴上后,我后退三步,如当年般赞美,“槿,我果然还是喜欢你带上这些的样子。”
  “惊。艳。时。光。”我一字一顿。
  你伸手摸了摸耳坠,突然问,“小笨蛋喜欢我带上十字架的样子了?”
  我紧咬着嘴唇,“小笨蛋喜欢你带上十字架的模样。”
  然后你说,“落雅,我不会取下它的。”
  我笑着与你背道而驰,可却在眼泪落下的前一瞬间回头,看着你单薄的身影在夕阳下形影渐疏,而我最终落在原地,泣不成声。
  尾:
  宁弦槿,离开你已然数年,我走过中国的最南端,走到中国的最北点,我爬上青藏高原,遇见了不少想你一般的男子,我评价他们干净,清澈,妖娆,却始终再未说过,惊艳时光。并不是他们比不上你,而是,唯有你,惊艳了属于我的时光。
  可是宁弦槿,
  我寻寻觅觅这么多年,却再也寻不到第二个你……

 3/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