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校花在一起的日子
时间:2013-07-30 07:55:5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莫二  阅读:

  她说:“怎不知道,那时是陈老师教咱们,陈老师不让去看,我就没去。”
  我说:“那时候还没有院墙,就是铁丝网。五台推土机推了三天三夜。在最后一天晚上,听六指他爸说,当推到那个高土坡时,推土机前的大灯灭了,推土机直接开进了棺材,只听砰砰砰三声巨响,一道蓝火把推土机点燃,烧了足有三分钟,给六指他爸吓得赶紧去村里叫人。等他把村里人叫来,推土机司机正趴在驾驶室里憨睡如雷,六指他爸将司机叫醒,让他把推土机倒出来。你知道大圆棺材里有什么?”张春燕用小石头砸着我:“说呀,说呀。”我站起来躲着,然后,凑到她旁边坐下,继续说:“棺材里有一个锅盖大的马蹄子。”
  “怎么就一个呀?”她问。
  我说:“听六指他爸说,这是太子的战马冢,那匹战马在里面修炼了几百年,推土机把墓一推开,它就跑了,留下的马蹄子,很可能是战马生前就有旧伤,或就因脚伤而死,所以留了下来。”
  她说:“六指他爸掏了一辈子大粪,他嘴里出来的话还有好味儿?”
  我说:“我问你,咱们教室前面那一大圈松柏你知道有多少年?”
  她停顿了一下说:“少说一百多年了。”
  我说:“三个一百多年也不给你。咱们学校就是马冢,我哥他们备战时挖防空洞,挖出多少马骨头?”
  她说:“行了,啰嗦半天,蝴蝶的事一点没讲,尽讲一些瘆人的事。”
  我看她被故事吸引了,又说:“我想拉你的手。”说着手伸了过去。张春燕呸了一声,躲开了:“可以,讲好了,可以考虑。”
  我找着面子说:“先拉一秒钟。”
  她说:“不行,讲好了,不会食言。”
  我说:“咱们学校除了马路西边,北面、东面、南面是不是比学校都低不少?”
  她点头。
  “你说学校像不像一个马蹄子。”
  她点点头。
  “咱们学校这个高台,最早叫驯马台,战马到了一岁就开始驯养了,这个工作量非常大,要想训好一匹合格的战马。最少需要一年以上的训练,合格了发往兵站边关。这也是最后办结交手续的地方。每年一到这个时候,旌旗招展战马咴儿咴儿,别提多热闹了。驯马师拍着一个个自己驯好的战马,挥泪无语,战马回首嘶鸣,从生下来就没有离开过苑囿,马上就要服役于疆场,能不激动吗?”我手指着眼前的这条小河说:“你别小看这小河,在明朝的时候它叫饮马河。历朝历代北苑养马也没低于几万匹。你想,哪有那么多水槽子饮马,旁边的荷花池是太子饮马的池子,最早叫太液池,也是太子的后花园。太子有两个贴身丫鬟,一个叫红云,一个叫红霞。这两个侍女,一个瘦点,一个胖点,瘦的清秀,胖的丰腴,这么说吧,美的和你在伯仲之间。”听到这里她朝我一撇嘴,她知道这是对她的一种赞赏。
  “说话这两个丫鬟长到十八岁那年,你想哪有女孩不思春,出出进进,一来二去,她俩就跟太子底下的两个武官弄的不清不白。这事很快传到了太子耳朵里。太子很苦恼,调查吧,怎么调查,就是调查明白了,又怎么处理。让皇上再知道了,连自己家里的事都整不明白,还管理国家大事?不处理她们又如鲠在喉。太子因为这点事,茶不思饭不想,贴身的太监看主子这样,更不敢放肆。其中有一个以前是后宫的老太监给太子出了一个主意,他说:宋朝包拯在临死之前,曹皇后为了整治后宫,委托开封府专门监制了一把枣木铡刀,铡刀刚制作完包拯就死了。据说包拯的死因和铡刀有点关系。你想呀,皇上的女人都准备开铡,他震不住了。当然这只是民间的一个传说。这把铡刀被咱永乐老祖宗北迁的时候,路过开封府时将它带到了北京,现在就放在故宫的后花园。这盘铡刀叫乱淫铡,专铡淫乱女子。奴才派几个太监回宫,偷偷地把铡刀运过来,放在太液池里,太子找个理由让她俩下到池子里,如果没事,也洗清了她俩的清白之身,如果给铡了,罪有应得。太子听了很是赞同。在明朝,太监参与政事是一大风景,历史上有名的太监都出在明朝,像我们耳熟能详的郑和、刘瑾、魏忠贤、冯保、王安、王振、汪直、怀恩。
  第二天一大早,几个太监坐船回到宫里,和总管太监撒了个谎,说苑子里铡草的铡刀不够用,军需紧急,借用几日。他们在头吃晚饭赶了回来,当天夜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乱淫铡放进了太液池。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太子带着红云、红霞和几个太监来到太液池吟诗赏花,临近中午,太子说:“上星期王太医从宫里来,说我虚火太盛,给我开了几服药,服后几日不大见好。昨天晚上突然想起我七岁那年父皇给郑贵妃做那把玫瑰椅的时候,冯总管给父皇介绍他们老家一个治虚火上升的民间秘方。我之所以对这个秘方现在还有印象,是父皇上朝时将这个秘方说给大臣们听了。宰相张居正当时就参了父皇,众大臣也跟着起哄,最后张居正说:希望皇上多上几天朝,别老在后宫跟一帮妃子太监天天琢磨木匠活儿。你们知道那个秘方是什么内容吗?”他问着几个侍女太监,她们频频摇头。太子停下脚步,望着太液池的河水,继续说:“这个秘方,方中有方,第一个方子:未及笄女子口含隔年莲芯一个时辰嘴对嘴让病人服下;第二个方子:有肌肤之亲的女子将隔年莲芯放入阴部一个时辰滋润后,病人口对阴部吸服。第三个方子:及笄女子亲自采莲,用自戴银簪搅拌煎熬的莲芯一个时辰。太子转过身问红云、红霞,你俩用什么方法呀?红云红霞听了又气又乐,气的是太子明知故问,她们早已过了及笄之年,气的是想试探她俩干过那种事没有,高兴的是太子求自己办事,就等于国家二把手求自己办事,她俩忙不迭地挽起衣冠裙裾,争先恐后往太液池里跳,谁都想采最大最好的莲子献给太子。兴许太子一高兴,晚上把自己留在床前伺候一夜,来年怀上点不明不白的骨血,这一辈子就熬出了头。红云红霞叽叽喳喳,刚下到池里,就听池水像开了锅一样,噗嗤噗嗤噗嗤一股股血水翻腾,太液池里一会儿就红了半边,你说怪不怪,她俩的肢体皆无,衣冠裙裾一点都没破损,在水面上漂着,在阳光映照下像一片红云,像一片霞光,一会儿整个河水被染得通红。  13/15   首页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