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校花在一起的日子
时间:2013-07-30 07:55:5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莫二  阅读:

  我和张春燕有染,没有染在床上,而是染在了八六九八三部队门口的路沟里。
  那是个惠风和畅的下午,天上的白云像我的心情,很轻很飘,其中有一片云的颜色,很像我们厂门口那尊毛主席站像的颜色。
  孙有炳骑着车,我坐在后面,哼着刚从俱乐部看完的电影《流浪者》主题歌《拉兹之歌》:“阿巴拉咕……”我正唱的来劲,孙有炳非常急促地介绍了前方发生的情况:有七八个流氓,在八六九八三部队门的东边,拽着我班张春燕和四班邱红的车把,纠缠不休,问我管不管。我一歪身看了看前方那帮流氓地痞,心里又怕又气。怕的是这七八个人一看就比我们玩的猖多了,他们当中有三个和我们班杨兴羓、王大力个头差不多,剩下的矮也矮不了哪儿去,全穿一身板绿,一人一个军挎,还有四个人戴着墨镜,在那个年代这就是专业玩主儿,我哪惹的起呀。气的是刚散电影的时候,我在电影院门口碰到她俩,我和邱红开玩笑说:“孙有炳的车坏了,顺路带我一段。”我拉着邱红的后车架假装要上去。她和张春燕推着车,回头恶狠狠地说:“谁跟你一路!”并学着《流浪者》里扎克对拉兹说的一句话:“你只有一条路,去偷,去抢,去杀人,去放火。这是你父亲的愿望。”说完她转过身上来就是一脚,我转身一躲,正好踢在我尾巴骨上,这给我疼的,她连看都没看我一眼,撩起大长腿和张春燕消失在人群中。
  我催促孙有炳快骑,不知是心急还是他将车速放慢了,反正车速越来越慢,慢到张春燕没跑几步就拽住了后车座。并说:“帮帮我,帮帮我。”不知是孙有炳有意停的,还是张春燕拽停的,总之车子不走了。我不得不下车,十分恐怖地瞪了孙有炳一眼,他低着头,小声说:“你拖住他们几分钟,我回北苑叫人。”话声未落,人车已经没了影子。我心里这个怕呀,那七八个流氓扇子面一样向我围上来。一个又黑又壮的大个子,挥舞着弹簧锁向我脑袋猛抽,我用胳膊搪着,雨点般的拳脚,从前后左右向我袭来。我双手抱头左冲右撞,随着一声大喝,那些拳脚骤停,我恍惚看到这些人撒丫子朝新华大街的方向狂奔。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时后面有人叫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同班同学张东旗的姐夫。他一米八七的个头,身穿一身藏蓝,手提警用公文包。我明白了,这帮小子把张东旗的姐夫当便衣警察了。姐夫将我从路沟里搀了上来,看我并无大碍,说了几句横话,并劝我赶紧回家,别在外头惹事生非,然后一偏腿上了拔得很高的车座子,倒划了一下飞轮,走了。那一天,我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夜里做了很多恶梦,说了许多梦话,弄得我弟弟一夜没睡,吓得他上了一夜厕所。大早儿起就问:“哥,你是不是有病了?”我问:“怎么了?”他说:“你喊了一夜的爷爷,让人家饶了你这条狗命。”
  我听了这话,当时就把他嘴捂住了,说:“记住,你什么都没听见。”说完从兜里摸出一分钱放在他手里,他攥着一分钱深深地点着头。
  第二天下午,孙有炳放学来到我家,一进门,先问候了几句,然后转过话头说:“今天早上一上学,我就找张春燕邱红她俩,说你被打伤了,上不了学。她俩听了特着急,非要过来看你,现在在楼下副食店给你买东西呢。我先上来给你报个信儿,让你有个准备。”说完他扒着我的脑袋看伤情,并自言自语道:“这么大包,怎么就没流血呢?”他用手挤着大紫包,疼的我破口大骂:“孙子,你给我挤流血喽。”说着给他一拳,他后退几步。我说:“你昨天去唐山叫人去了。”
  他说:“杨羓子、三逼、逼四都没找到,等我回来,你早没影儿了,去县医院也没找到你,我想没什么大事。”
  我气哄哄说:“火葬场你没去看看?”
  他听完,憋不住乐了,说:“赶紧化化妆,我跟人家说打得不轻,再不给你的大紫包放点血,这样兴许好的更快些。”
  我说:“去你妈的,就这样,跟我妈那儿说谎还没说圆呢。”他听了我的骂,没说话,在抽屉里乱翻着,时不时还嘟哝:“我记得抽屉里有卷纱布,这不,红药水,紫药水还在,纱布哪儿去了?我早就想跟她俩交个朋友,只是没有机会,这回正好,这俩你挑一个,剩下给我。”我听完他大言不惭的话,气就不打一处来,我承认我非常喜欢她俩,可这事一出,马上就跟人家提那种事,就是趁人之危。更阳损的是他要给我脑袋上绷纱布,这不明摆着拿我受伤要胁人家,坐收渔翁之利吗?这小子昨天分明是给我卖了,我捂着脑袋,说:“昨天谁叫你把车停下的?”我的话音没落,有人敲门,接着门开了,张春燕和邱红站在了我9平米小屋的门口。孙有炳忙不迭的打招呼。张春燕上身穿一件短袖红汗衫,下身穿一条乳白色的真丝裙子。我想这条裙子应该是她妈年轻时穿的,那时候小姑娘穿这么贵重的衣服不可能,她脚下穿一双白凉鞋,一双比肉色重一点的丝袜,那个年代这就叫时髦,就叫高雅华贵,她的身条长相酷似那时候刚刚上影的日本电影《望乡》里的女主角粟原小卷,她比粟原小卷更淑女,更天真,更怜爱,不像粟原小卷那么有原则,有使命感。看完《望乡》以后,我盼着张春燕穿一条粟原小卷穿过的白裤子,这个愿望一直等了十多年后才得以实现。那时她已经是京城小有名气的模特,而且在《时装》杂志还上了封面。上述这些描写,在当时那么慌乱的情况下是无法看清的。那为什么我能一样一样清晰地描写出来呢?很简单,那时候我每天一进校门,就开始踅摸我们年级几个漂亮女生。像我们班的张春燕、赵恒、崔颖、白丽、四班的邱红。我到学校根本不好好学习,所有时间都盯着这几个漂亮女生。在她们身上乱踅摸,她们的身影除了上厕所能离开我的视线,剩下的时间全在我的掌控之中。
  此时,真正映入我眼帘的是张春燕和邱红每人手里拿着的一瓶水果罐头,和她俩怀里抱着的那束野花。那束野花在朝西北的小屋里叶子显得有点墨绿,花朵深红,叶子和花朵都有点叫劲地挺着,好像刚被人从地里拔出来很生气,我当时真想浪漫一下,发出惊讶声,叫出那束野花的名字,用电影里女主角常用的口气说:这是送给我的吗?太美了!可我对花卉的知识和对数理化的知识一样,基本上等于零。  1/15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