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锁今生
时间:2013-07-19 07:45: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嫣然~晨曦  阅读:

  陈建兵笑了笑说:“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好,明天我再来看你。我家离你家不远,就在村头。
  锁似乎想起了什么,惊呼起来:“啊,糟了,糟了。”
  陈建兵费解的回过头:“怎么……怎么了?”
  “奶奶的药……我忘买了。因为我去的时候……所以和你直接回家忘买了。”锁尴尬地说着,脸上顿时出现两片红晕。
  陈建兵说:“哦,等一下,现在天气太热,你又受了惊吓,你还是回屋休息,告诉我买什么药,我去帮你买,成不?”
  锁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陈建兵看出了锁的心思,傻呵呵的笑着说:“没关系,五里路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想当年在部队当兵,每天那么艰苦的环境艰苦的训练我都没有皱一下眉头,那么苦我都熬过来了,这点事又算什么呢?呵呵,不碍事。”
  锁揉弄着衣角,静静的听着陈建兵一番话,才知对方是军人出身,从陈建兵救她的那一刻起,她的心里认定了陈建兵,是自己一生在寻找的那个他,可以保护她,给她幸福的男人。
  锁想着想着走神了,陈建兵看着锁娇羞的模样,有点不知所措,为了打破僵局,遂问道:“你要抓什么药?告诉我我这就去抓回来。锁只能听陈建兵的。
  陈建兵不愧是老兵,速度惊人,四十分钟没到就将药顺利抓回,交给了锁,用温开水给奶奶服下。
  
  四、
  自从那次交往以后,陈建兵和锁见面的次数逐日频繁。在多次交往中,陈建兵了解到锁的家庭有多么不幸,这个女孩子经历了怎样的成长历程,风霜雪雨的摧残,都没有让锁失去生活的热情和信心,反而变得像一枝梅花一样清丽脱俗、倔强坚强。
  锁在陈建兵眼里不仅漂亮贤惠,通情达理,还是个持家的好手,将来更是贤内助。锁和奶奶风雨相伴这么多年,已经磨练成了一种坚韧不拔的个性,这一点是陈建兵最为欣赏和欣慰的,也正是这一点,让陈建兵为其倾倒。
  陈建兵在锁的眼里,是一个有担当、有抱负、有责任感而又至情至性的好男儿,是值得用生命去爱的,更值得自己托付一生。
  陈建兵经常去和锁一起下地干活,早出晚归,锁也借此机会,将陈建兵就自己的事情和盘托出,告诉了奶奶。奶奶觉得有了陈建兵的帮助,家里像是多了一个男人,有男人支撑的家才是完整的,有依靠的。她们祖孙两心里温暖的感觉不言而喻。
  通过两人的不断接触,彼此间加深了情感,两个人的心中都对彼此有了爱意,只是没有揭开这层窗户纸。直到有一天,陈建兵和往常一样去看锁,奶奶拉起陈建兵和锁的手,将两个人的手交叠在一起,说:“孩子,人常说患难见真情,所以,这份缘来之不易,你们要好好珍惜,互相信任、关爱、理解、包容、扶持,奶奶相信你们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奶奶脸上挂着激动的神情,泪流满面,那是幸福的、欣慰的泪。她觉得自己就算马上死去,也算对不起锁的父母,可以安心坦然的去见儿子和媳妇了。
  陈建兵与锁的手交叠在一起,四目相望,眼神中都流露出对彼此的依恋之情。奶奶看到两个人情意绵绵,难舍难分,感觉这时候把孙女交给陈建兵了,她的心里也是着实喜欢、百般信赖这个善良、热情、勇敢的小伙子。
  那天傍晚,锁送陈建兵离开的时候,锁从脖子上摘下一个同心锁,对陈建兵说:“奶奶和我说过,这是她当年送给我妈妈的结婚礼物,希望她和爸爸白头偕老,永结同心。当年,我爸爸因为去打鱼,淹死在水里,妈妈知道后当场昏死过去,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服毒殉情,在死之前把这个锁留给了我,那时我刚刚两岁半,奶奶悲痛欲绝,日夜思念他们,才给我取名叫锁。这是他们留给我最珍贵的东西,我一直把它带在身边,现在送给你,看到它就像看到我一样,也希望这个同心锁保佑我和你的爱情至死不渝,绵绵无期,同心、同行。”
  不久后,锁的奶奶死于折磨她多年的肺结核。
  奶奶走了,带着欣慰的微笑走了。他去给儿子儿媳报告好消息去了,可她也带走了锁心中的那份依赖,今后谁会像奶奶一样疼她爱她,知冷知热得抚慰她伤痕累累的心呐?锁越想越伤心,越想越觉得自己还没长大,她是那么的依恋奶奶,舍不得奶奶。望着奶奶的遗体,锁的眼泪就像决堤的河水,哗哗流淌。她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也不知该做什么,只是一个劲哭地撕心裂肺,声嘶力竭哭的在场的不在场的,听得见的人都直抹眼泪。
  三天过去了,锁依旧是头不梳脸不洗,不吃饭不睡觉,仍是一味的哭,嗓子哭的连声儿都发不出来,这可怎么办啊?陈建兵在一旁看着、听着、愁得直打转转。他看着刚刚失去奶奶的锁,面容憔悴,眼睛红肿,整个人儿瘦了一圈。面对此情此境,陈建兵的心被一种无法言喻的纠结撕扯的生疼,他的心在滴血,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悲痛万分,茶饭不思,泪流不止,让他一如浑身裹满芒刺般难受,可他却束手无策,只能在一旁默默的守护者她,陪伴着她。
  
  五、
  按照阴阳看的天气,奶奶需要停尸六天,可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到了发丧的那天,送葬队伍刚走到半路,老天爷就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艳阳高照的天突然毫无征兆的乌云密布,来了一场倾盆大雨,像是在为孤苦了一辈子的奶奶而送行。
  雨不停地下着,所有的人都淋成了落汤鸡,却不敢怠慢正常的送葬事宜,陈建兵与几个人抬着奶奶的棺材,踏着泥泞的路,吃力地冒雨前行。陈建兵搀着锁,锁还是一路嚎啕,对天气的突变却浑然不知,她身上的孝衫被雨水湿透,裹在身上,下摆处雨水滴成了水溜,鞋子里面也装满了水,看着曾相依为命的奶奶已经被黄土所覆盖,锁跪在泥水中,放声痛哭,任人如何解劝都无济于事,径直哭昏了过去。
  陈建兵把锁背回了家里。锁因为奶奶去世,正常的饮食和作息都已打乱,精神萎靡,心力憔悴,身体早已透支,难以支撑,加上送葬淋雨发起了高烧,嘴里不停的念着:“奶奶别走,您别走,别丢下我一个人。”
  陈建兵摸了摸锁得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糟了,锁发烧了。”他立刻打来一捧凉水,将毛巾浸湿拧干,给锁敷在额头上。摆脱邻居帮忙照看着锁。他来不及细想,一路向五里地外的诊所飞奔而去。  2/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