倭瓜的女人
时间:2013-07-14 09:10:0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高山流水1212  阅读:

  “朱大奶子孙大腚,倭瓜女人万人弄”。这是当地的一口顺口溜,主旨内容就是三个烂女人。朱孙二人是俩个姿色很一般的女人,除了长的身体外形特点,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所招的也就是那些无赖光棍之流,登不了大雅之堂。倭瓜的女人,指的是秀秀。秀秀是方圆几十里的美女,那身段那腰肢那脸蛋,气死日头儿,尤其那双能勾魂的大眼睛,一眼就能让你酥麻。
  秀秀原来虽称不上大家闺秀,亦可为小家碧玉。那时她有一个人人羡慕的好家庭,爸爸官至科局级,是一个乡镇的党委书记,地方的土皇帝父母官。秀秀也是温柔乖巧小鸟依人。可惜,爸爸英年早逝,就像雄鹰一下子失去了翅膀,秀秀一下从天堂掉进了地狱,祸不单行,妈妈又出了车祸,念高中的秀秀被迫辍学伺候妈妈。妈妈病好了,却落下一屁股外债。
  秀秀的第一任丈夫就在这个时候乘虚而入的。
  王硕是个司机,跑长途的,早对秀秀垂涎三尺,在医院,他替秀秀交了五万元的押金,妈妈在医院的日子了献尽了殷勤,花言巧语舌如弹簧,凭三寸不烂之舌,很快做好了妈妈的工作,出院不久,秀秀也就和他步入了洞房。
  车伙子,店脚牙,
  没有罪也该杀,
  一路歌来一路情
  留下一路小儿童。
  王硕就是一个酒色之徒,走南闯北没少惹花花事,和秀秀结婚不到两年,在安徽一个路边店,因嫖资发生争执,一怒之下拔刀捅了小姐,锒铛入狱。无奈秀秀只得与之离婚。
  秀秀的第二个男人是个包工头。
  开始几年,他们还算恩爱,结婚一年后有了一对女儿。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可是,男人有钱就变坏,丈夫承包了几个工程,狠狠赚了一大笔钞票后就不思进取,不但金屋藏娇,而且还迷上了赌博,仅仅一年的功夫,输的分文不剩,并且把秀秀和孩子居住的房子都输光了,从此一蹶不振,酗酒抽烟,终于在一次酒后掉进了河里。
  红颜薄命。
  于是就有人指点秀秀是个狐狸精,有克夫的命。
  一向文静通情达理的秀秀慢慢变得放荡起来了,抽烟喝酒泡男人,成了一个十足坏女人。
  遇到倭瓜时,秀秀已经徐娘半老,但风韵犹存。
  倭瓜人老实憨厚,长相也不好,成天骑个三轮车以烤地瓜为生。秀秀比倭瓜大三岁,媒人给倭瓜介绍时特意告诉了秀秀的过去,说:“你要不介意,我可以给你做媒。”
  倭瓜说不介意不介意,他有什么?一个烤地瓜的而已。
  倭瓜知道自己长得难看,也知道秀秀的风流,他希望娶上秀秀,仿佛赖蛤蟆吃上了天鹅肉,光有笑的份了。
  谁也不相信他会娶她,谁也不会相信她会嫁给他,但那年腊月,随着鞭炮阵阵,他们结婚了。
  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有时在街头,就有人截住卖地瓜的倭瓜,嘲笑道:“你真行,不费事就有了一对女儿!”倭瓜并不介意别人嘲笑的眼光,呵呵笑着,一脸的幸福。
  
  秀秀嫁给了倭瓜,可心却没有收回来。
  依旧和男人们打情骂俏,在树下唠嗑儿,还爱打麻将,自己家成了一个麻将馆,多的时候一间屋都站满了人。
  
  倭瓜回到家,他眼前总是浮现出了她那微微上翘的嘴角以及斜拉着的双眼。
  “窝囊废!”
  秀秀的口头禅。顺带翘着小拇指用食指狠狠戳了下老窝的脑门。
  刚结婚的秀秀起初对他挺好,倭瓜知道,自从村主任在他家打了那次麻将,她就对自己横竖鼻子竖瞪眼。
  因为倭瓜发现了他俩的秘密。
  那是一个小雨天,一桌人打麻将正酣,倭瓜负责沏茶倒水,他见桌底下有一张钞票,那是打麻将人掉下的,于是他就蹲下身子去捡,一低头,看到了主任的脚丫子正在秀秀的私密处磨蹭,而她呢,面带微笑,很舒服的样子,倭瓜又狠狠瞅了两眼,发现了她那骇人的眼光,她发现倭瓜的眼光了,倭瓜耷拉下脑袋,悄悄退了出去。
  有人悄悄告诉倭瓜,倭瓜晚上鼓起勇气,嗫嚅地说:“往后少打点麻将,对你身体也不好。”他没恼反而她急了:“你想管我?不打麻将我不闷死?再说,没事玩个麻将又怎么了?人家能玩我就不能玩啊?”
  倭瓜就无语了。秀秀杏眼一瞪:“以后少管我,窝囊废,嫁了你可倒了邪霉了!”
  秀秀爱骂人,倭瓜一挠头,嘿嘿的傻笑,并不还言。连女儿都看不下去了,嫌她骂的寒碜。秀秀一掐腰,“老娘混到这一步,还不是因为你这俩个小兔崽子,没良心,不是你们,我会嫁个卖地瓜的!”
  即使这样,倭瓜还是很疼秀秀,每次收摊回家,面对冷锅冷灶,他也不恼,家里有个女人才是一个完整的家。他做饭,专做她爱吃的。做熟了,一遍一遍到邻居家去喊她回家吃饭,她总是嫌他煩,“催命鬼,全是你,又点炮了!”
  回到家,倭瓜把饭又热了一遍,吃一碗盛一碗,一边看她津津有味地吃,一边轻轻劝她:“别老打牌了,打一小会就行,时间长了对你身体不好,看,你的颈椎又疼了吧!”
  夜里,她的颈椎时常疼的要命,他就过去给她按摩,拿捏得恰到好处,舒服极了,这一阵子,秀秀就有点可怜倭瓜了,这人对自己真的不错,脸上就有少有的温柔。
  拾掇好了,倭瓜就会摆弄她的芊芊玉手,白葱似的,他就直盯盯看着她,她一巴掌轻轻拍向他的黑脸:“死鬼,八辈子没看见女人啊!”倭瓜就嘻嘻的笑:“就是没看见你这么俊的女人,从来没有!”
  这个时候,秀秀就笑了,去照照镜子,果然还是那张桃花脸,尽管有了鱼尾纹,但仍掩不住当年的风骚和美丽。她暗暗叹了一口气,她已经45岁了,真的老了,年轻的时候打情骂俏,没干什么正经事,一辈子也没受什么委屈,没吃过什么苦,如今找了个知冷知热的人,值了。前两个男人,一个进了监狱,一个喝醉淹死,因为长期的打闹争吵,他们死时,她只觉得给她挣钱的人死了,心里竟没有一丝的悲伤,甚至都没流过一滴眼泪。人们都说她心硬,说最毒不过妇人心,她不以为然,嗑着瓜子反驳道:“哼,谁让我长得漂亮呢?”
  如今的秀秀就是一朵快要凋零的花朵,但依旧美丽,依旧能招蜂引蝶。
  暑天就坐在胡同口的老槐树下和人喝茶聊天。大雨天,倭瓜推着自己的车篷跑回家,有人说:“你男人回来了,快回去烧壶热水给他暖暖身子”。她无动于衷,懒散地说:“自己不会烧啊,不管!”连女儿都看不下去了,都有点恨这个当妈的了。可倭瓜笑笑,对女儿说:“让你妈玩吧,反正雨天我也没事干,你妈心里郁闷啊。”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